首页 > 杂文随笔 > 优秀随笔 > 乐呵乐呵(八成窝快乐生活系列) (M站)

乐呵乐呵(八成窝快乐生活系列)

分类:优秀随笔  时间:2021-04-22  编辑:小景

乐呵乐呵(八成窝快乐生活系列) 标签:快乐的大脚 教人幸福地生活

  啥叫“八成”,我不是太懂!凭感觉总比“七成”强些,却不如“九成”精细。

  “八成”窝却是有棱有角,有边有沿。在俺街上,以俺家门口画个圆圈,直径可别长了。路北老胖家,俺家,路南两家移动,一家联通,外加一个双汇连锁,当然也不乏有其它家哭着闹着入伙,结果是模样子太俊,统统被一顿呵斥,溜了!

  眼瞅年关到了,路南两家移动,一家联通并排三个小喇叭见天哇哇叫:“入网有礼,赶快换号!”双汇连锁也毫不示弱,鲜辣五味,酱醋油盐摆出去老远。俺家就不急,眼前没生意,见天开门最晚。隔壁老胖说得对:“数九寒天,抱窝下蛋!”老夫老妻不下蛋,懒觉却能睡个够!

  八点整,我开门。老胖一双眼迷成缝,小声哼一句:“日头不毒呀,露头了?”见我没言语,自个捂住嘴呲呲的笑。“小王八羔子,来!老伯陪你看北京。”我一把抓住缩在老胖身后边紧拽住她衣裳角子不丢的大胖孙子。“你喊大仙,喊大仙!快莫!”老胖摁住膝盖,弯着腰笑。“伯伯!好伯伯!”那小子头活的很,一张粉嘴在我脸上又亲又抹,就是不想看北京。他是昨晚关门时刚刚领教过的。昨晚我开车进城,傻小子一个劲撵,我就说:“娃,要是你不去,我陪你看北京。”那小子一脸好奇,以为这看北京绝对胜过坐车好玩,就迫不及待的嚷我看北京。结果被我一双手捧了头颅,高高掂起,脸往北。“北京。。。。看到没?花花的北京!”那小子估计啥也没见,只是被我弄得不太舒服,一个劲扭屁股。

  那小子在我怀里,喊着老伯,小嘴又亲又抹的不闲着。路南刚出罢摊子的国庆伸着大长脖子,后背着手,一摇一摆的过来了。“该喊啥?快莫!”我冲怀里的娃使眼色。“王八。。。。”“敢!”国庆一个立正,后背的一只手冷不丁一指,二目圆睁,唾沫星子隔个路过来了。再看那娃,两眼一挤,一头扎到我怀里。那国庆到底过来了,不依不饶的要夺娃,娃把我当了救星,死死搂着不撒手。他奶奶在一旁胡歪歪:“妻孙,请弄了,弄坏了包!”“咋包?大冬天王八不下蛋!”“养汉精,让你妈包,你妈啥都会。。。。”再看国庆,嘴一咧,哑巴了。

  太阳一点也不毒,又起了点风,有点冷,我跺了一双脚,作原地踏步跑。身后好多的人,赏看对门移动昨天刚弄回来的几缸子小金鱼。其中有一只龟,小巧的,被独自搁在一个透明的缸子里。那玩意可能是有点困,要不就是对新的环境不太适应,闭了一双小眼睛,缩头架脑不言语。移动的大经理在一边眯细着眼睛吸着烟,一帮人叽叽喳喳。“你咋不说话?这么多人陪你一个,睁睁眼也算!”国庆手指头弹着缸子,拿眼剜着经理,一脸坏笑。“你没来人家就打招呼,王八蛋加日语,让大仙给你翻译。”那经理歪着个嘴吐烟圈,半天弄一句。“奥!”国庆视乎明白,猛抬头,冲我摆手。“蹦跶个啥?还不到跑羔子季节,过来给俺翻翻,你伙计说啥话?”“信球!它能说啥?抽烟呗,正心焦,一口咬个钓鱼岛,人家毁人呢!”“就毁你!”那经理跳起来,拿烟头子砸我,被我弯腰躲过,刚好砸在一路小跑过来的李慧身上。那李慧是嘴里喊着经理的,看来是工作上的事情,结果被大家哈哈一笑,倒弄得不好意思起来。到底国庆解围,赶忙双手扯住李慧衣裳角子,“快莫走快莫走!粘啥也别粘这“八成”窝,你说实话,又精又能个小媳妇,打来这二年,倒退到几成了?”李慧脸一红,一只脚抠着脚下的水泥地皮:“哪呀!俺连“六成”也没有!”“哈哈!”人群爆笑,再看李慧,一捂脸,跑了!

  “八成”窝的快乐特多特多,虽不入大雅,却是一种十足的生活方式。正正经经做事,快快乐乐做人,锦衣玉食,粗布淡饭皆养人!本人酷爱“八成”,无怪乎累了一笑!

  (即日笑谈于清茶屋):

您正在浏览: 乐呵乐呵(八成窝快乐生活系列)
网友评论
乐呵乐呵(八成窝快乐生活系列)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