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优秀随笔 > 时间煮雨 (M站)

时间煮雨

分类:优秀随笔  时间:2021-04-21  编辑:pp958

  如同我认为的那样,时间紧了,不够用了,不可以神游发呆了,不可以肆无忌惮的狂妄了,但这并不代表我要因此放弃拿笔了。

  我拿笔更多的时候在创造一种我不愿意要但又不得不要的“价值”,真正我认为的“价值”实际上一文不值。

  还是比较满意如今的状态,心态成熟(老)了很多,听以前不愿意听的现在面对起来我明显淡定了许多,我保持了一种不争执的状态。我认为没有什么可以让我抓狂到想要一头撞死在课桌上,没有什么可以让我兴奋到一整个晚上瞪大眼睛不睡觉,我时间宝贵,精力宝贵,我要全身心地投入到事业中去。

  对于中考什么的我已经不排斥了,因为听说毕业生上辈子都是折翼的天使。

  只有一点我认为非常重要,那就是坚决不做低分高能儿,人总有缺陷,太完美了上帝不高兴。那我宁愿自己分数低一点,智商低一点也可以接受,可是情商,道德智商什么的一定不能低,我不想做白痴的败类。

  想象力丰富的人可以做梦想家,可这也不是容易做的,稍差一点就成了白日梦家。我觉得我应该属于后者。

  说起考大学,我想的不是什么清华北大,不是那种人人都梦想削尖了闹到去挤的地方,那种学校一去走出来容易失业得多,我还是比较实际的。北京有一所语言大学,毕业过后可以在地球上流浪或者做个穿金戴银的职业翻译。上海的复旦非常不错,年年有学生与各种事业部门合作搞科研,很注重实践,比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博士生好,关键是郭敬明大学在那里读的。中戏和上戏实用性也很强,能装逼的孩儿们去了是条好出路。还有杭州的美术学院,人杰地灵,尽出艺术高材生。

  说起工作,我想做的最匪夷所思的工作大概就是帮有钱人遛狗了,总觉得前面赶着一群狗狗排成一排的样子很拉风。自从得了胃病,我就觉得我应该立志去当一名医生,急诊手术科的,用手术刀改写生命,要不就是法医,我一直觉得法医都很坚强,面对各种死相的尸体,总该是不会怕鬼什么的。总之,在别人身上左插一刀,右捅一口子,感觉真的很痛快。

  说点正经的吧。翻译,这个职业无疑是最明智但也最不好实现的,学得像模像样了,找份工作年薪铁定是上百万的,如果崇尚自由一点,全世界去流浪也是绝对没问题的,翻译多好,翻译万能。

  如果我真的做了一名职业翻译并且真的很有钱的话,我就边赚钱边全世界溜达,遇见什么地儿风水好的看上眼的就买下,全世界都有家多方便啊。

  作家,这东西似乎离我越来越远了,可我每天依旧想它想得我心里隐隐作痛。要是真的有朝一日我写的东西会给我创造价值带来财富,我第一件要去干的事就是回学校,回到这里。对这个造就了我,玩弄了我,麻木了我,又重生了我的地方,怀揣比一个地球还重的的不可言喻,顶礼膜拜。

  上述一切,也只是想想而已。

  我无法确定明天还是不是晴朗的,路是不是属于我的,背后的目光会不会消失了,我还有没有力量再往前一步..............

  想象力过于丰富的人往往对未来不知所措,就是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才会拼命去猜去想去完善希望得到的一切。

  我不想承认自己是这种人,放弃做梦才是我应该做的。

  我从没想过自己会不喜欢语文这门学科,我偏偏厌恶束缚和限制,那么语文就太让我失望了。我无法按照他们想要的方式去思考,去回答问题,我认为好的语言他们觉得狗屁不通,作文从没让我满意过。得过且过吧。

  理科的底子本来就薄弱,不过智商肯定没问题,我从不觉得我赶不上他们,我只是脚步踩得没那么稳没那么快没那么很。我承认我是个游手好闲有点吊儿郎当的人,不过一认真起来我自都佩服自己。

  永远不会放弃自己,这是我的选择。

  用牺牲换来黎明。

您正在浏览: 时间煮雨
网友评论
时间煮雨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