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文化随笔 > 现代口语体诗的有益尝试 (M站)

现代口语体诗的有益尝试

分类:文化随笔  时间:2021-09-13  编辑:pp958

现代口语体诗的有益尝试 标签:现代企业

  现代诗歌若从胡适始作俑算来已近一个世纪。对于人的一生来说,一个世纪是个一般人可望不可即的数字,但是从历史长河来说仅是一个短暂的瞬间。自九十年代朦胧诗高峰过后,现代诗歌呈江河日下的低迷之态,现代诗歌读者日渐稀少,诗人无法养家糊口已成不争的事实,大批诗人转向古近典诗词写作或其他文体写作,各种诗词协会林立,呼吁确立现代诗歌格律的呼声日渐高涨,有关论著连篇累牍,梨花教主和裸诵助阵事件,凡此种种,使现代诗歌的话题愈发沉重起来。尽管如此,仍有为数不少的诗人们不为目前的乱象所惑,特立独行,默默地在进行着自己的诗歌实践和尝试。最近,在本网我就很高兴地读到了知名淮剧剧作家、诗人胡永忠的一首试验之作。

  胡永忠在我们淮安文学艺术院搞编剧工作,但家却在南通,每次来来回回经过的南通车站成了他非常熟悉的地方。旅客和在车站周围活动的形形色色的人就成了他艺术家慧眼观察的对象。他厚积薄发,出手不凡,《我的城市》这首诗刚在淮安文学网发表,就一路飘红,点击率远远高于其他诗人的作品。

  客观地说,通过这么多年的争创文明车站活动,各地车站的秩序、环境和文明服务水平都有了较大的改观。但诗人的目光却投注到了那些活动在车站周围的人群,包括一些弱势群体身上,因为这些是一个城市身上的疮口和疥癣,更成了我们善良诗人的良心之痛,必欲根治或铲之、除之而后快。

  首先,在《我的城市》之首诗中,诗人不是通过空洞枯燥的说教和呐喊来实现他的艺术目的的,而是通过一个个鲜活的形象将这首诗立了起来。他写着:

  打零工的牛大背着一床

  印有大红航天飞机的棉被

  走出车站,呆看

  ……

  乞丐朱五收起了假腿

  哥哥,哥哥

  罚剩的零头给我

  快到中上了,还没开饭

  ……

  走廊里来了贴广告的胡七

  美眉,妹妹,没没

  越喊越不正经

  专治性病,无效退还

  太冤!太惨

  还我房产

  上访的郭八在马路上大叫

  人太多,听不到,白喊

  ……

  小姐六六总算醒了

  系牢海绵胸罩,准备上班

  窗外掉下一个人

  炒股票亏血本的刘十二

  从十二楼跳下了,勇敢

  弄新闻的吴十三来了

  看着地上的刘十二像鼻涕一滩

  牛大王二姐赵三马四

  朱五六六胡七郭八

  房九庞十一

  都来看,连声说

  真惨!真惨

  他们的命运通过我们艺术家瞬间镜头的定格永远被捕捉了下来。给人以极大的感视觉冲击。具有强烈的艺术震撼力。

  目前,政府正在大张旗鼓地宣传帮扶弱势群体。我们的诗人没有大声呼吁,为民请命,而是通过自己诗歌中的艺术形象吁请社会对这些人分别加以疗治和帮助。

  在描写关注这群社会底层生活的同时,诗人还没有忘记描写了他们的对立面。

  城管马四跳过了四个围栏

  帽子也不要了

  一把揪住

  早盯你了,罚款

  ……

  拆他家房子的开发商房九

  驾着宝马,笑着经过

  车里暖气太足,擦汗

  ……

  通过这样镜头的闪过,诗人为我们呈现了特定地点,特定时代里特定人物的瞬间命运,用瞬间即永恒的方法使这首诗有了某种社会编年史的作用。不论是这个时代或以后时代的历史学家都可以循着这些人的足迹再一一加以深入挖掘,从而再现这个社会的某些场景。

  时下的诗坛有一个怪现象:越是看不懂的越是好诗。由于这种业内潜规则的存在,诗歌写得越来越晦涩,越来越看不懂,诗歌的读者也越来越少,一般中小书店可以买到唐诗宋词的本子,却看不到现代诗歌本子的影子,即使有,也基本是二、三十年代一些诗人的作品集。

  现代诗歌脱离普罗大众和没落,固然有其他原因,但诗歌语言的晦涩必然是其中的一个原因。

  题材本身决定了诗人对语言的选择。胡永忠这首诗使用的都是通俗易懂的日常市井语言。虽然不雅,但因为使用了适当的语言适当地呈现了车站这个特殊场景中的特殊人物和特殊事件,从而使之产生了其种魔力。大俗即大雅。这首诗就像一把锋利的削金断玉的匕首,直刺人们心中最柔软的部分,从而产生了较好的艺术效果。

  这首诗的另外一个特色就是押韵。胡永忠这首诗的每一节都是押的an韵。韵脚声音的回环往复使整首诗有了比较美丽的节奏感,加强了诗歌的艺术魅力。

  诗歌是韵语,历来就有“无韵不成诗”的说法。现代诗歌虽然在诗歌的格律方面不需要像唐诗宋词元曲那样苛求,但作为一名现代诗歌诗人,为了继承和发展我们国家的诗艺,顶起码应该在押韵和节奏方面加以自律。更何况,我们汉字的同音字词那么多,完全可以满足我们诗人创作的需要,唐诗宋词元曲佳作纷呈就有力地证明了这一点。此外,从我国广大诗歌读者的趣味和生理遗传结构来说,我们诗人也应该对自己严格要求,创作出节奏美丽、押韵,符合大众趣味和生理遗传结构的诗歌。当然凡是皆有例外。当你有了很特殊的审美感受时,也可以突破一下,只是不要把偶尔当常规。对节奏和押韵的要求是世界性诗歌的普适规律,也是诗歌区别于其他小说、散文等艺术形式的重要标志。

  胡永忠的这首诗在押韵方面的优秀表现应该是诗人诗歌创作理念的充分体现。我很高兴看到诗人有这种自适状态。

  当然并不是说这首诗就十全十美了,这首诗还可以在语言上再提炼,凝练一些。只是由于时间关系,我不打算进一步展开,还是留白等待各位去填补吧。

  08-5于淮安钓月小筑

您正在浏览: 现代口语体诗的有益尝试
网友评论
现代口语体诗的有益尝试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