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岁月随笔 > 群带飘起的夏天 (M站)

群带飘起的夏天

分类:岁月随笔  时间:2022-04-24  编辑:小景

群带飘起的夏天 标签:了不起的盖茨比

  楔子

  很多年以后,莫海心想到第一次遇见李陆的那天,嘴角不禁挂起微笑,所谓爱情,不过是一场遇见。却无法预见。

  惜福者当善留其余,莫海心,你不就是那只固执的小狐狸吗?

  1

  莫海心第一次见到李陆是在那一年的夏天。

  那天下午刚下过一阵大雨,天气清凉许多,莫海心到单位,工作不多,整理完几份材料,打算溜达回去,顺便去逛逛东街新开的几家小店,买件新裙子参加晚上的聚会。

  莫海心一进那家店门,就被一件白底粉花的长裙吸引了过去,瘦长的裙身,腰间几道褶子,如婷婷的女子,立于莲池中央,吸引无数翩翩少年寤寐思服,辗转反侧。莫海心想都没想就掏钱买了下来。

  穿这新买的裙子,莫海心得意地走在街上。突然,在转弯的地方,一辆黑色的轿车疾驰而过,莫海心急忙躲闪,人虽躲开了,可地上的积水却溅了莫海心一身。正当莫海心怒火中烧的时候,那辆车却缓缓停下了,走下来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西装革履,他摘下墨镜,向莫海心走来,递上一张纸巾,一脸的歉意:“小姐,真对不起,开的太快,来不及减速.......”看他满脸的内疚,莫海心也不好发作,接过纸巾说了句没关系就急匆匆的走掉了。

  看着脏兮兮的裙子,懊恼不已的莫海心只好另换了一条,在镜子前转了几圈就开始为聚会作准备。参加这次聚会的都是早年的朋友,当然也包括谢晓萱。晓萱是莫海心上学时的学姐,也是她的好朋友,对她关爱有加。那时刚离开家什么也不懂得莫海心,每天跟在谢晓萱身后,一口一个“阿姐”的叫了好几年,对于她,除了友情还有感激在里头。不过转眼之间,小丫头长大了,听说一年前晓萱结婚了,莫海心突然感到时光匆匆了。温暖的回忆漫过心间,漾起一圈圈怀念的波澜。

  到了酒店,已经到了一些人,莫海心努力的搜寻晓萱的身影,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喊她。果然是她,还没等说话,一个男人向他们走来,将提包递给晓萱,正是下午那个男人。莫海心一愣:“怎么是你?”“你们认识啊,省得我介绍了,”晓萱笑着说,“海心,还不叫姐夫.”那个男人礼貌的伸出手,“你好,我叫李陆,下午的事,实在很抱歉。”莫海心笑笑不语。

  晚上回到家,莫海心正要睡觉,突然收到一条信息:“我是李陆,为了表示歉意,改天我请你吃饭。”“这人真啰嗦。”莫海心想。

  2

  一天中午莫海心接到电话,是李陆:“小丫头,今天晓萱生日,你要不要来一起庆祝?我去接你。”莫海心一口答应了。路上李陆和她有一搭没一搭的开玩笑:“小丫头,有男朋友吗?要不姐夫给你介绍一个?”“唉,我这辈子怕是嫁不掉了。”“怎么会,是在嫁不掉嫁给我好了。”莫海心不答,心里却怪怪的。

  谢晓萱很是惊喜,吃饭的时候,李陆在一旁一会儿关照她点蜡烛要小心,一会儿又递上一杯水,眼里满是柔情。莫海心暗想小萱没有看错人,心里多了些许欣慰。

  临走时已经不早了,晓萱关照李陆送莫海心回去,路上,莫海心说:“晓萱能嫁给你这样的男人,我替她高兴。”李陆牵牵嘴角,“可别把我当好人,小心哪天我把你你吃了。”莫海心不再言语。到了楼下,李陆把她送下车,拧了一下她的脸,在莫海心写满疑虑的眼神中转身离去。

  3

  又到周末了,阳光很好,莫海心懒懒的躺在沙发上,做周末的打算。可不知怎么,眼前总有李陆的身影,他的微笑在心头掠过,像风吹过的树叶,在心底沙沙作响。突然电话铃响了,是李陆打来的:“丫头啊,今天我值班,中午有时间吗?我请你吃饭,上次弄脏你的裙子,算是赔礼道歉。”莫海心有些犹豫,但还是答应了。

  莫海心特地换上了那条裙子,站在路旁的浓荫下,长发随风飘拂,刹那的时光里,恍惚的沉醉。

  吃过饭,李陆说:“到我办公室坐坐吧,我自己也怪无聊的。”莫海心点头答应。随他到他的单位,莫海心看到靠窗有台电脑,便坐下来放音乐,是琼瑶作的《一帘幽梦》。李陆走过来,在莫海心身边坐下,揽过她的腰:“这么老的歌还听呢?”莫海心颤了一下,笑笑不答。李陆伸手揽过她的肩,低头轻轻的说:“你穿这条裙子很美。”莫海心明白了他的用意,但没有挣脱,倚在他的肩上,沉浸在这一刻的温柔里。李陆抱她斜躺在椅子上,俯下身,吻她的脸颊和唇,猛然间,莫海心心头拂过晓萱的笑,她推开李陆,“你是我的姐夫,你不能......”还没等她说完,就被李陆紧紧按下,她不再挣扎,任他吻着,伸手环住他的脖子。他在她耳边低语:“对不起,海心,我喜欢你。”莫海心站起来,理了一下头发,“送我回去吧”。路上,两人都不说话,李陆先打破沉默:“我要走了。”莫海心一愣:“去哪儿?”“云南”。“还回来吗”?“回来”。“去干嘛?去多久?”“出差去,一个月。”“哦”。

  回到家门口,手机响了,是李陆的信息:“做我的情人吧。”

  4

  在商场,莫海心看到谢晓萱,心里愧疚。提着大包小包的谢晓萱看到莫海心,忙打招呼,“这是给李陆买的,他要出差,怕他用不惯外面的东西。”看着她的神情,莫海心感到莫名的难过。

  李陆走后常和莫海心联系,他说:“海心,我想你了。”莫海心心里却是晓萱的影子。

  月底,李陆回来,给莫海心带回来一支木雕的不倒翁。莫海心把它放在办公桌上,阳光洒进来,不经意的一抬头,就是那张扬着的笑容。时光静止在不倒翁扬起的嘴角上,莫海心突然想留住时光,可她知道那不可能,心,突兀的疼起来。

  随手翻杂志,有莫海心喜欢的作家,写的是写张爱玲的故事,连同那个负心的胡兰成。原来在认识张爱玲之前曾爱过一个歌女,胡兰称赞她清纯如一朵白芍药,可见到张爱玲之后,白芍药就变成了昨日黄花。其实张爱玲不知道,这样没有定性的男人终究是靠不住的,被他抛弃不过是早晚的事。既然如此,又何苦横刀夺爱呢?

  莫海心沉默了。眼前,是晓萱幸福的笑容,让人心疼。

  5

  莫海心给李陆发信息:“在爱情里,背叛是可怕的,夺爱是可耻的。好好对晓萱,祝你们一生幸福。”发完之后,莫海心拿起那只不倒翁放在掌心,看着它上扬的嘴角,对她笑了笑,轻声说:“再见。”随后找了一块绢帕,把它包起来放进了橱子的最底层。回头在空出来的地方放了一小盆花,在阳光下兀自的碧着,和着轻风,在莫海心心底铺展开来。

  莫海心又穿起了那条裙子,走在阳光底下,裙带飘飘,是一个更美的自己。

您正在浏览: 群带飘起的夏天
网友评论
群带飘起的夏天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