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语

分类:岁月随笔  时间:2021-09-03  编辑:得得9

  黑夜,时钟指向两点十分,现在是“深夜”还是“凌晨”?我不想去纠结。我习惯把“凌晨”当做“深夜”。 原因是天还没放光,只有一眼望不到边的黑暗, 这样的夜,使我感到压抑,睡意当然也没有了。起身走到窗边,看着无边的黑夜,听着“蟋蟀”的叫唤声,它是在唱歌吗?或许是吧。只是我听不懂而已。下过雨的空气中,略带着些许凉意,站的时间久了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前几天我还说广东的“秋天”和“夏天”没什么区别,其实还是有区别的。

  缩了缩身子把窗帘拉上,转身回到电脑前坐下,安静的守在屏幕的右下角,刷了一下好友列表,想找个人聊聊,看着那么多亮着的头像,我却不知道要点哪一个?想想还是算了吧,有谁这个时候还没睡觉呢?除了我。

  打开空间,邓紫棋唱的《回忆的沙漏》立即传入耳中,这是我喜欢的其中的一首音乐。一直以来我都把这个虚拟的空间当做我心情栖息地,这里装着我所有的喜怒哀乐。听着音乐发着呆,这是我经常做的事。不经意的抬头看到前些日子网购的“罗汉草”就摆在电脑桌的书架上,仔细端详了一会儿,发现它好像长大了许多,但看上去还是很瘦弱,就像一位弱不禁风的“女子”,风一吹便摇摇欲坠。瓶子里的水有点浑浊,这才想起已经好久没给它换水了。 于是起身给它换了瓶干净的水,再一看感觉清爽多了。

  相比之下,傍边的“转运竹”显得大气多了,从买回来到现在它一直努力的活着,而且活得越来越好,绿油油的叶子一天天的往外冒,为我简陋的房间带来一抹春意,每次看到它那嫩绿嫩绿的叶子,我就觉得很有成就感!买过很多植物养过,不是养死了,就是不见长,只有这“转运竹”特别给我面子。

  这段时间脑子有点短路,忽然好想学着做个文雅的人,从哪儿做起呢?从看书开始吧,于是便发疯的买了好几本书,都是散文类的,朋友笑我,说只有上了年纪的人才看散文,我说,心老了呗。他继续笑,我才不管呢,喜欢和年龄无关。

  眼看暑假马上就要完了,想到女儿又快开学了。心情不禁忧郁了起来,女儿却显得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倒像个厌学的“孩子”一样,希望时间过得慢点,我知道我这是在逃避,我怕看到女儿的作业,我怕看到她一塌糊涂的数学,我怕她看到我无法淡定的样子吓到她。想到这里,我又深深的自责起来,我怎么可以这样,连我都想逃避的话,孩子怎么办?深深的呼吸 了一下,坦然面对吧,别把这样的情绪传达给孩子,无论她学习好或不好,都应该让她拥有一颗快乐阳光的心生活着。

  努力吧,努力做个不浮不躁的女子,为自己,为我爱的人....

您正在浏览: 碎语
网友评论
碎语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