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筒

分类:岁月随笔  时间:2021-04-29  编辑:得得9

  笔 筒

  在我案头放着一尊青铜圆柱型笔筒,里面插满了各种类型和各种颜色的笔,它在酷暑隆冬苦苦地伴着我,它是我人生精神家园和创作的动力。

  这笔筒的历史说来话长。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我在徐州某部任连队副指导员,负责连队的文化宣传工作。有年春节,部队和地方联合排演文艺节目,开展拥政爱民和拥军优属娱乐活动。连队要排演一个柳琴戏——“军民鱼水情。”当时正缺一把板胡,便向当地宣传队求援,他们很快送来一把板胡。文艺汇演时,“军民鱼水情”被全场观众喝彩,从此,这板胡也就成了连队的纪念品。因为这板胡底部的“琴筒”是用蟒皮缠裹在青铜筒子上,所以发出的声音青脆悦耳,很受听众欢迎。连队文艺宣传队有一个来自地方文艺宣传队的战士,说拉弹唱是好手。演出时,一直由他操板胡演奏。后来部队移防到了内蒙,这板胡也就随连队到了内蒙大草原。广阔的内蒙大草原上有奔腾的骏马,也有马头琴手的歌,连队的板胡与当地乐器合奏,在军民联欢晚会上飞扬着激越嘹亮的歌声。

  后来部队战备紧张,移防拉练频繁。有一次连队文艺宣传队携板胡随部队行动,板胡的弦全折断了,只剩下板胡的“琴筒”,大家都很伤心,带回来珍藏在连队储藏室。

  我转业时,战士含泪围着我,硬要送我一件纪念品,那便是板胡上的蟒皮青铜“琴筒”。我带到地方,把它改成笔筒,放在案头,一直陪伴着我。

  我改装的笔筒并不高雅,近乎粗陋寡俗,但我却视为珍宝,有好友馈赠各种笔筒,均被我一一谢绝,我不能没有它。有一次,一个收废品的人一眼看上了它,要用高价收买,我忙把它搂在怀里。

  青铜笔筒矗立在我的案头,蓄满了我的情怀,常激起我美好的回忆,连队的歌声,战友的脸庞……一起回到了我的身边。

  独灯长明,夜读笔耕,我从笔筒抽出一只只不同颜色的笔,并随着它奏出的恬静、悠扬的音响,思潮滚滚,灵感大发,笔端流泻出诸多妙文华章。

  随着岁月的流逝,笔筒上的蟒皮开始脱落,青铜生出绿色霉锈,但愈发显出凝重沉实。我离不开它,它要奏着清脆的弦音,陪伴我终生。

您正在浏览: 笔筒
网友评论
笔筒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