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飘飘网

◆ 岁月随笔

· [岁月随笔] 时光走了我还在。
Mr.H,我多想拥抱你,可惜时光之里山南水北,可惜你我中间人来人往。我向来是个懒散的人,不善交际不善言辞不善伪装。把最真的给你,便是把最好的给了你。在深深深深的黑夜里,我们...
· [岁月随笔] 深圳:经济高地和文化旗手都是传奇
郭翰/文如果说对深圳的印象除了经济的繁荣和特殊的政策,那么就是对这个城市认识肤浅了一些。这一次来到深圳,笔者有个最突出的感受,深圳的文化意义同样非凡。因有幸参加深圳第十届文...
· [岁月随笔] 列车而过的时光
已经习惯了每晚坐在自习室里抽出时间里码字的生活,这种生活很规律,也很惬意。把自己的情感注入笔端然后在倾斜到纸上,让每一份饱满的思绪汩汩流过字里行间,是白天喧嚣之后自己静谧的...
· [岁月随笔] 南河一梦终复醒,暑假梦回悟成熟
明天,暑假就结束了,回到学校,开始新的学期。熟悉的时间,熟悉的地点,却不再熟悉的人。并非因为不认识,而是不知他们是什么样的人。一直以来,由于自己上学早,所以一直是别人照顾的...
· [岁月随笔] 《爱在咖啡里》
《爱在咖啡里》推开窗,今日的天气好极了。阳光可爱而淘气,它们静的攀过窗,就淘气的开始无声的舞来,愉悦的使每个人都开心了。该起床了,快八点了,于是照穿衣,刷牙洗脸,整理好卫生...
· [岁月随笔] 世界应当对无核国家提供核保护
世界应当对无核国家提供核保护傅伯勇中国当时为什么要研制核武器?有两点:一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中国充满敌意,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及其他各个方面都对中国施压;二是美国对中...
· [岁月随笔] 朋友,是一道遠去的飈景線。。。。
在去杭州的火車上,我通過空間分別給兩個在杭州工作的大學同學留言,告訴她們我將抵達杭州,想約她們出來吃個飯見個面。在火車即將到站的時候,我收到了其中一個朋友的回覆,說很不巧,...
· [岁月随笔] 己语
对面小风扇嗡嗡嗡响蓝白格子粗布窗帘很少能被风吹动哪怕窗门从未关过节能灯的光昏昏暗暗我躺在床上发呆成熟真的很奇怪你似有了看透的眼可内心却终放不下我想我还是太年轻犹记得那一年夏...
· [岁月随笔] 流年碎影里的一笔
踏着十月的余韵行走在枫林小道微风吹过带来些许微凉紧了紧衣领才发现秋已不知何时来到了身边而你已不知何时离我越来越远//金黄的树叶无奈的从树干上脱落像一只只美丽的蝴蝶随着风儿翩...
· [岁月随笔] 逝去的忧伤流年
如果有天我再也看不见也会将你的声音记在心田那一滴相思落,轻齿点朱唇将永生难灭······题记风过花落,经不起似水流年·看着大街上的男男女女,各自地在时光中投影,看着他们舞动...
· [岁月随笔] 我走进了青岛港
去年十月,金凤送爽。应会议之邀,我怀着无比喜悦的心情来到了期盼已久的青岛港参观学习,刚进港务局大门,就被港区的宏大规模所震撼;进入港区深处又被处处散发的现代企业文化气息所感...
· [岁月随笔] 雨夜随想
淅淅沥沥的雨,撑着雨伞从山上图书馆走下来,路灯有点凄清的感觉。路上偶尔有撑着伞走过的人儿,却难免寂静。雨点打在伞顶,很清晰。这个时刻,想起诗人戴望舒来。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
· [岁月随笔] 贵州赵氏简略(文:赵应书)
(文:赵应书)贵州赵姓分布趋势为西多东少,北多南少。在遵义、毕节、六盘水等黔西、黔西北地区,赵姓普遍在总人口的2%以上,高的可达4%左右;在贵阳、黔西南等地也普遍在1.5%...
· [岁月随笔] 心情在四月间
走进四月,走过杨柳堆积的过往,迈出春天的门槛,停留在姹紫嫣红的桃花朵朵里。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走过一路芬芳芳的春天路上,惆怅慢慢的爬上眉梢,旧愁新忧,相继涌出。...
· [岁月随笔] 风吟
永不停顿,是风的宿命。注定了步步前行,注定了独自天涯,一旦停下,怕又魂飞了魄散,没了踪影。风的烦恼明月知道,风儿笑了花香,风儿累了雨懂,风的情怀,丝丝缕缕,在黄昏的那一片雨...
· [岁月随笔] 别不舍,别眷恋,别负疚,这段路,已到尽头
这个季节,春风送暖,春暖花开,多年在南方的广州已不曾感受春的气息,然而,在这,这个冬,雪不够美,亦没有走出去观望,这个冬有太多残缺,太多遗憾...没有时间,亦不愿停留在此感...
· [岁月随笔] 我的家族史
我很早便有了要写点东西的打算,但终究因为自己的懒惰或是能力不足而中途放弃。如今这许多年过去了,心中却始终未能放下。今天我又一次下定决心,决定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但问题紧跟着来...
· [岁月随笔] 不找熟人也能顺利看病
似乎国内有条不成文的潜规则,看病找个熟人。找熟人意义,不言而喻,一是求得个实情,二是有个内应,三是或许省些银两钱财,四是行个方便,加个塞,不排队。找过熟人后就落下人情债,要...
· [岁月随笔] 又是清明节
又是清明节,我和往年一样,带着儿子,乘车几十里路,又步行一段崎岖的田间小道,再次来到一个平坦的山岗上。在这里,稀稀疏疏的松树林中,长眠着我的父母双亲。立在父母双亲的坟前,尽...
· [岁月随笔] 爱是什么?与君相拥地久天长
爱是什么?与君相拥地久天长以前,我不曾怀疑过爱的定义,而现在遍体鳞伤的我,似乎懂了。我觉得现实社会中能够做到与君相拥地久天长的多数都是小三小四了,当然这只是我的个人观点,瞎...
· [岁月随笔] 九月独行
九月独行许多时候,我们的一生是这样经过的:忘却了天涯,才看清了归路。——秋水长天居士九月的城市,依旧闷热得让人无所适从。举目远望,被日光炙烤的街头,行人零零散散的点缀在萧条...
· [岁月随笔] 我就是喜欢这样静静地相遇
昨晚的一场小雨,洗净了天空。这不,一大早,天空就露出蓝盈盈的本色。白云聚散依依,好不自在。大地上的万物,好像刚刚被初升的太阳唤醒,一切都是只如初见的样子。我四处张望着,搜寻...
· [岁月随笔] 海虹2014年7月发表的时事短评
在纪念党的诞生93周年之际,中央纪委公布了对4件高官腐败案件的处理意见。作为一个20岁入党的老共产党员,我认为这就是对党诞生的最好纪念,这就是凝聚党性、凝聚民心的最好事例。...
· [岁月随笔] 浮沉
人生若梦,浮华一秋。生活的道路上总是坎坎坷坷,跌跌撞撞的,时而扶摇而上,时而落丈千尺。有人说人生像是一壶陈年老酒,韵味飘香。我看不尽然,如若比作五味——酸、甜、苦、辣、咸或...
· [岁月随笔] 《是梦亦是痛》
豆蔻年华已离家,何叹被犬欺,忽闻英雄棒打犬,倍欢喜,仰慕在心中。几许年后幸相遇,一花又一界,乱世之间怎逢生?君相伴,一切都无妨。好景又不长,奸人当道笑相逼,无奈弃无忧,离了...
· [岁月随笔] 写给2013年夏至2014年夏
等了这么久终于还是静下心坐在了电脑前面来敲那些在心里千遍万遍轮回的字。害怕自己陷入那种怪圈,还是防不胜防。压在心底的千言万语总觉得要写一封长长的信,可是不知从何开始,直到那...
· [岁月随笔] 饮冰十年难凉热血
不知不觉中,我跨入了不惑之年。可是我困惑万端。小时候,我无忧无虑,日子虽然过得有点苦,但有属于我自己的快乐。读书求学期间,虽谈不上寒窗苦读、铁砚磨穿,可我真正付出了自己的青...
· [岁月随笔] 雨夜,卧读…
已经忆不起从何时开始,养成了一种卧床而读的习惯。捧一本书,点一盏明灯,伴着夜的静谧,偶尔为自己泡一壶茶,卧于床头,读,是那种不发声地,悄然地进行,读着读着,便有那种想酣然入...
· [岁月随笔] 童年印记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章拨清波。”“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前天晚上,郑大哥的外甥女在微信里背起了这首骆宾王的<<咏鹅>>。手机...
· [岁月随笔] 无处安放的日子
骄阳下的天空总是那么的妖艳,好像狐仙转世般的娇媚。但是又让人不敢抬头去望一望,害怕亮瞎了眼睛。五月的那天,天气格外的糟糕。前一天明明天气晴朗,不冷也不热。可是,五月一号的这...
· [岁月随笔]
中国人对茶很熟悉,尤其是南方人,有事没事沏一小壶茶悠闲地呷着。随着经济的飞速发展,南北交流愈来愈频繁,南北文化不断相互传递、融合,如今北方也到处是茶馆,有档次的酒店在大厅也...
· [岁月随笔] 时间去了哪里?
时间去了哪里?猛然间在中央一套的节目中听到这样的询问时,内心不禁也在自问。白驹过隙,转眼三十多年的光阴,就这样弹指而过。尽管有些记忆已经在岁月的抛离中越来越淡,却不能否认记...
· [岁月随笔] 无关痛痒
忍了很久。确实是忍了很久。本来是不想打这个电话的,可是在室友对男朋友的不安中,平息很久的火苗,像是着了魔法,一发不可收拾。爱是什么?轰轰烈烈到不顾一切,即使与所有人决裂,我...
· [岁月随笔]
家,是心灵休憩的港湾,是爱情的巢穴,是亲情的沃土。小的时候缠绕在父母的身边,大了远走他乡,在外求学在外工作,好久好久都是漂泊在异乡的土地上。在高楼林立的都市在繁星的夜晚望着...
· [岁月随笔] 后会无期
突然渴望些许阳光的温暖,用手掠过抓住一丝冰凉。那是属于风的气息。岁月刻刀的力量也许不仅仅是深入浅出的皱纹,还有骨子里流动的血液。来不及的拥抱,来不及的沉淀。从前种种是慢性毒...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