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生活随笔 > 春日的偶遇(文/余成鹏) (M站)

春日的偶遇(文/余成鹏)

分类:生活随笔  时间:2021-09-29  编辑:pp958

  这是清新古朴的小镇。 -

  阳春三月,清风正起,恰是放纸鸢的好时节。乡下的小镇早已褪去了冬日的残妆,披着一衣的鲜绿,展现一片的活力与生机。 -

  在清风徐来的季节,在阳春暖日的午后,我遇见了她。她,高挑的身材,穿着一袭白色的衣服,披着一头乌黑的长发,在远处的春风中独立,犹似一枝傲立风中的栀子花。 -

  风,轻轻吹拂,带我回到那年少的时光。 -

  一样景色宜人的小镇,一样风光旖旎的早春,我和她一同走向车站。因为地处乡镇,车站也出现少有的安静。偌大的停车场里,除了少许的乘客和几辆停滞的汽车外,别无他物,显得格外的空旷寂静。停车场的边缘,一个小孩放着纸鸢,欢快地跑动。因为离别在即,我和她都放慢脚步。我们相顾无言,惟有沉默。我不知道这次的别离意味着什么,也许是为了再次相见的喜悦,也许是今后漫长的等待...... -

  一辆车像风一样,从我身边驶过,停在数米前的地方。这是开往T地的车,而T地也就是她要去的地方。顷刻间,她登上了汽车;顷刻间,汽车已经发动。我站在车窗边,想说一两句经典的告别语,可喉头动了动,却什么声音也没发出。沉默,可怕的沉默,吓死人的沉默。也许沉默是离别最好的语言,但现在我不需要它。远处,游戏的小孩发出欢快的笑声,声声敲打着我的心。 -

  一阵风吹过,路边树的枝条随风摇摆,像是挥手告别。终于,汽车开走了,渐渐地远去,留下一路的尘土狂追在后。我独立了片刻,也准备离去。这时却听见那小孩尖叫一声,接着发出低低的呜咽声。原来,先前的风在吹走她的同时,也吹断了纸鸢的引线。我远望着那渐渐模糊的纸鸢想,纸鸢的离去,是风的追求,还是线的不挽留,抑或是它的自由?但我不知如何回答,我只有暗暗地诅咒上天,咒骂他的残忍,咒骂他竟在同一时间让两个人失去了他们的心爱。 -

  “嘀”。一声急促的车笛声唤回了我的记忆。我还在继续走着我的路,可我有该如何走向她呢?

  我静静地走去,走到她的身边。我该很自然地和她相见,快乐的重逢。于是,我们谈笑风声,我们相拥相泣,我们互相倾诉别后一切,最终我们又依依惜别,挥手再见。(这多美好 )可是,我没有。我只是默默的,默默的走过她的身旁。 -

  风吹着路边的小树,发出沙沙的声音,这是树叶的嘲笑还是我的心跳?风吹拂着我的脸庞,我感到了沁入心扉的寒意。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感到如此的寒冷,就像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不和她相见一样(是怕难以面对,还是怕破坏曾经的回忆?)。 -

  我不明白。我去询问远,远说:去事何必忆,旧年风雪迹。红尘入罗帐,遗梦醒晨曦。 -

  我还不太明白。忽然我想起一位居士说的话 : 圆即是缘,缺亦为缘。圆了缘了,一切随缘。

  哦,原来如此。

您正在浏览: 春日的偶遇(文/余成鹏)
网友评论
春日的偶遇(文/余成鹏)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