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5.4

分类:生活随笔  时间:2021-09-25  编辑:得得9

  雨从早晨出门就开始下起来,大,小,大,小。懒人有时候连伞都不想打,骑着车子在忽大忽小的雨里穿来穿去,如果不是今天有人告诉这是五四青年节里的雨,也就不会觉得自己如此猥琐,如此无耻的活着,心里闷的要死,就像是被拖的疲惫的在四周无人的路途上散发着恶臭的继续被拖行着,上着那些浪费生命的课,想做些什么,也只能做这些不想上又不能不想上的课。

  晚上一个人在门口的清真拉面馆要了一碗杂酱面,看在门口的玻璃窗上写着本店转让,心里有些难受,从店家的口音中可以知道老板和老板娘是甘肃平凉人,两个人拖着刚生出来正牙牙学语的孩子在上海谋生,北方人靠着自己的朴实与不怕吃苦企图在这南方有些丑恶的城市谋些生活,难得的在这早已暧昧却无法抹去生疏的城市吃到北方家乡口味的面条,却也不能长久,心里竟有些隐隐的委屈。看着牙牙学语的孩子趴在我面前看着我伸出小手让我看他手里捏着的玩具,眼泪无事多起来,伸手摸摸孩子红润的脸蛋,那明明是一张朦朦撞撞的将来的北方汉子的脸庞呀!他来这里干什么?将来他又将经历怎样的人事悲观,竟自作多情的暗暗想,那是怎样一个戚戚然的开始?看着正在扯着拉面的孩子的父亲,戴着穆斯林的白色的帽子和善也憨憨惊讶的朝我微笑点头。戴头巾的孩子妈妈有些害羞,仔细地将饭打好包递给我,反而是我没有敢看她的脸,接过饭结过账谢过匆匆走开。

  现在我躺在床上边按这些字边想,用以安抚着心头关于那一家人脸庞,所生出的隐隐的酸楚,每个人一生中要遇到,遭遇到怎样的,多少的脸庞,我们各自行走在自己的世界里,因为它我们路过彼此的脸,略过彼此的心,或生喜,或生悲,或起恨,或感恩,不一而足。

  他们虽是他们,我却也是个我,象本各异,心却脱不了人世的那颗心。

  我暗暗祝福那一家子曾经在我世界的幻影里晃动过的亲爱的可敬的,谋生的人,无论在哪里愿天给他们安好。

您正在浏览: 2014.5.4
网友评论
2014.5.4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