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生活随笔 > 关于我的第一份工作 (M站)

关于我的第一份工作

分类:生活随笔  时间:2021-09-13  编辑:pp958

  2011年10月份全部考试科目结束了,也就是说之前一直深居校园的原因或者说借口没有了。不得已,怀着大部分的担忧与偶尔的好奇向人才市场迈进——纳杰人才市场(我只知道这一个)。

  不知道其他的人才市场境况如何,总之,那儿几乎是人满为患。在拥挤的人潮里总觉得其他人都是自信满满、目标坚定、满脑子智慧,自己完全是茫然的、无意识的、被动的,被挤来又挤去。之前认为的“可能事情没有人们所说的糟糕”一下子被否定了,事实就是如此,至少在那么一刻。招聘方安然的坐在小方格里,有的着装干练,有的一席学生装,有的随意休闲,但是坐落在椅子里的他们个个令我敬畏:不管怎样有过人之处吧,否则、、、

  询问了好几个认为自己大概可以胜任的职位,但是都被委婉拒绝,他们对于应届生太苛刻了。正在绝望之际一家销售公司向我发出了邀请函,而且就在附近很方便。当时内心不光是欣喜还有许多感激!

  简单又不简单的面试过后,填了一些表,所有应聘者都不知命运如何,回来的路上通知:第二天试工一天。跟一位主管走一天大街小巷销售,坚持下来的几乎都会通过吧。他们男男女女每人背个鼓鼓的包,个个激情澎湃,我是个寂静久了的人,对这种情况心中一时还难以接受,但是临阵脱逃算什么?逃一次还是逃一辈子?

  硬着头皮撑下来,一路走一路沉默一路听他们说话,感觉那才是精彩的生活。一起凑零钱乘公交车,大家自觉拿出自己的那一份,一上车有人睡觉有人大声笑谈还不忘跟新员工拉着家常;开始工作了,大家分成几组分散开去,互相打气,再次碰面不问业绩只默契击掌;一起围着大桌子吃饭,新来的作自我介绍,老规矩先做游戏,简单又紧张很有趣。一天下来已是深深被他们吸引,我确信吸引我的不是外在的,况且他们无论男女没有一个刻意打扮,而是内在的年轻、梦想、自信,如此吸引人。我为自己之前的浑浑噩噩感到羞耻同时也为自己能接触到这样的人们而感激不已。

  “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何等有魄力的话语啊,存在即是合理的,即使有人可以做到的,他们可以做到。跟他们呆在一起,仿佛整个世界也可以是我的一样。

  师父

  这里每一个人都会有一个师父,可能还有师伯师兄师姐什么的,很有趣不是吗?像古代的江湖门派哩。同门感情很深,同时各门派之间所有人都和睦相处,互相请教。M主管即我的师父对我真诚的关心教导,不光是嘘寒问暖还有精神上的鼓舞,尽显人性之美。

  他有时看上去很劳累却很快乐,有点沧桑,一言一语没有半点含糊;他发自内心的尊敬上级,用崇敬的语气向我介绍他们的光荣奋斗史;他也很幽默有趣,会表演即兴小品,喜欢美女,下班就一副公子哥形象。比较其他的师徒,我们则略显生疏,可是整个公司我就一个亲人——师傅,没人能取代。

  工作前都会开一个激情的早会,从早读(企业文化)到各组小结,然后是昨日业绩NO.1秀、早运动、早练习等等特别振奋人心。我当时最害怕最不喜欢的就是早练习,害羞的面纱在我们新人身上那么顽强地缚着。主持人拍着巴掌大声喊“练习练习、、、”,我几乎每回都是原地打转或者干脆不动,没有半点尴尬,因为主管、带队个个就像热情的好心的雷锋,对新人关怀有加,总有不同的前辈过来教你技巧啊话术啊,当然过后你得演绎一遍给他们审批,于是我就木讷的模仿一下而已。我竟还说了:“这不管用,真实的场景毕竟不同于假想的练习”,但是他们都坚信练习很重要,严肃而激动地教育了我一番,看起来他们对我的话生气了,包括师傅在内。就像我说了什么大逆不道的话。

  我的表现那么坏,还说那样无知的话,为自己的不思进取找借口,师父可能对我有点失望,他可能觉得我顽固不化吧。一个人在否认自己的同时也会很容易误解对自己好的人,于是不敢与他多说什么,大概我这个徒儿为他丢尽了脸面了吧。好在当时有许多新来的还不如我,只是他们的师父没有我的师父帅气、有意思,他们也没人说“练习这些没用”的话,可能他们也没有我的猜忌和敏感。

  我使师父没有面子了,但是师父也使徒儿觉得没光彩。我宁愿自己的主管又黑又丑,因为与长相普通的人相处要比与漂亮的人相处容易轻松得多。他如此张扬,甚至大家笑称其为“不要脸”让我觉得好丢人,我宁愿他古板,不通人情世故点。虽然大家年龄差不多,但是在我心中他就是长辈一样的人,他那些在会上表演低俗的把戏逗得大家都在哈哈大笑,我却莫名的尴尬极了。我知道这样对他不公平,他原本就是这样的人哩。开始幻想太过完美,现实里就只有郁闷的份了。

  美男子

  张爱玲说漂亮女人总是会有故事,不是倾国倾城就是卷起一阵风波。我觉得漂亮的男子也会这样的。

  伍习亮是我长这么大见到的第一个活生生在我面前的美男子。不知道是哪个部门的,不知道是新员工还是老员工?总之,他是那种在人海里一望就能注目的那种,很特别。我坚信所有女同事有同感。

  他长得很有美感,一双黑而亮的眼睛忽闪忽烁,站立时身体笔直壮而不肥也不瘦,长得接近完美。世上果真有这样好看的人呀——漂亮的眸子、完美的身形!恐怕一些所谓的明星见了都会羡慕嫉妒恨哪。

  不管你是记忆好的人还是记忆不好的人,与美好的事物相遇你总会是个记忆好的人。

  当然也不是漂亮人自身就带有故事来到这个世界,而是爱慕漂亮的我们有意把点滴与之有关的记忆珍藏了,因为我们都有一颗爱美之心。

  记得又一次中午大家聚在一起吃饭,天气有些回暖可能有点热,他脱掉外套,穿件灰色的紧身的T-恤,我一向讨厌男孩子穿紧身衣,真没想到紧身衣在他身上能穿出秀气漂亮来!我觉得自己之前太绝对了。

  他有时来公司有时不来,一会出现一会不出现。他跟我说过两句话,一句是早上说的“你住在桑前村啊?昨晚回去在车上看到你了”,我脑子里全是昨晚在车上换零钱的窘迫,天啊,就不能装作没看见吗?另一句是“凹凸,凹凸不平的凹凸”,晚会表演节目我要唱《凹凸》,当我说出歌名竟没一人懂,全理解成“呕吐”,我很感动他知道并帮我解释,众人才“嗷嗷嗷”表示懂了。

  当然还有好些别人与他的事情,只是我们不知道罢了。毕竟是美人,把不是故事的故事也可以说成是故事。

  后来又许久不见,是离职了还是出差了?谁也不敢问,公司有规定谁都心知肚明,对于离职人员不许联系,更别说打探什么了,他辞职了吧。是呀,哪有那么帅气的人到处顶着太阳冒着风雨低声下气地跑业务呢?况且在销售界总是人来人往。

  我不鄙视谁的中途的离开,而是更加崇拜一直坚守信念、不怕吃苦受累的人。比如师父,比如师兄师姐,比如赵煜、、、

  赵煜我的老乡

  工作上还没有给我们刚进公司的人任何压力,一个星期就是锻炼锻炼。整日开热情的早晚会,乘车,销售,吃饭,游戏。尤其是中间几天有一批老员工回巢,他们一个个都有着传奇的故事或者有聪明叫绝的经历。我对不上号,总之是一群高手回来啦。

  公司变得更加热闹,一到晚上下班后就像一个俱乐部。晚上节目丰富多彩,有人扯着嗓子唱《跑码头》《我很丑我敢在街上走》,有人男扮女装捏着脖子唱《路边的野花你不要采》,有人大胆地表演杠杆舞,还有演艺小品的、、、

  当然也会各自学习,自由交流,三五成群低声哼唱队歌,抄优秀心得,询问姓名、学校等。我认识赵煜就是在这样一个安静的时候:

  --“‘煜’ 读什么音?”小鹿指给那个叫赵煜的眼镜男孩问。

  --“‘yu’赵煜”然后他顺势接过笔写下来。

  我当时在旁边,心想:李煜的煜都不知道?

  --“我很喜欢像你这种类型的男生。” 小鹿突然说。

  他只微微笑,什么也没说依然轻声哼着歌。

  --“真的蛮喜欢你嘢!”小鹿傻乎乎纠缠着,她天真无邪得人见人爱、人见人怕。

  --“哦,是吗。”他轻轻地笑着说。

  我很佩服小鹿,也很惊讶他的清淡洒脱。

  赵煜这个人戴一副黑框眼镜,中等身高,薄薄的身子骨,那时常穿一件赤澄黄绿青兰紫色的针织套衫,配上小平头显得格外阳光、学生气。他小小年纪却有着丰富的社会经验,他总是面带笑意地看着某一个地方,也偶尔跟我们一起在纸上写写画画。当他听说我是安徽人时格外照顾我,很多个这样的晚上和很多个疯狂的工作日,大家建立暂时坚固的友谊。至于那个爱的表白没人在意,因为在那里内部员工之间不可以恋爱,这是明文规定的。况且这样的对话或者说玩笑天天时时上演。

  那几天快乐兴奋的同时我的经济上惨遭滴血,吃饭、坐车都是自付,不过这是小事,师父说出差就可以挣钱,这倒是真的,我业绩还算稳定,申请了出差很容易。

  出差前我们去喝了酒,很多人喝醉了,那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到醉酒的人。夜深沉了,宿舍之路很长很长,几个人零零散散摇晃在马路旁。一向安静的他说个不停,我架着他一路听着他的辛酸,突然觉得他那么脆弱,心里好疼:都是爸妈的宝贝,为什么要让小小年纪的人吃那么多苦?

  第二天他把我们几个送到公司楼下就走了。那是一个星期天。

  问世间有多少个如此短暂的相逢啊?

  希望一切有梦的人都会梦想成真。

  师兄们和师姐

  每个故事里的主角几乎都不是第一个亮相的。生活里的主角往往是这样,曲曲折折,蓦然回首一切尽在安排之中。最后发生的总是使人映像深刻,深刻的就是主要的,就可以算的上主角吧,可能是这段时间里的。

  --“你有好几个师兄都在那里”车站里师父说。

  --“哦”师父跟我讲时,我根本没细问,我们话真的不多。

  只在心里疑惑“怎么突然有师兄?还好几个!”

  --“你没问我啊”他看穿我的心事,他总这样,很聪明,很讨人喜欢的,我从来没有真正恨过他。

  --“再见了,师父”突然觉得叫“师父”怪别扭的,有点可笑。

  火车来啦,再见。挥挥手,再见。感觉不错,不错,不错,不错。

  一天又一夜,到了。第一次离开一乡又离开一乡,有时候我很喜欢离开的感觉。

  来接我们的是一个叫章孝文的男孩,很黑很热情,想不到他竟是我们出差的总头、挂在公司墙上的模范英雄之一、丘廉(我们出差队员之一)的师兄、我的八竿子才打得着师伯。来之前这些就听过可是还是很乱。

  看来出差的日子很艰苦啊,我们都以为会休息休息,比如洗个澡、睡一觉。想不到吃完饭就给我们介绍工作,分配任务。由于初来咋到,新鲜,我们三人都很卖力,忘记疲劳。

  夜幕降临了怎么都不见团队有人回来,我们在旅馆旁边徘徊很久,后来才知道他们是不过九点不收工的。差不多九十点时见到了几位同事,互相问了好,破个例问下业绩吓一大跳,这么猛。

  我其实并不知道见到的人中其中两位就是我的师兄。在路灯下,昏黄的灯把他们的身影拉得老长的,非常高大的样子。家大师兄穆明路土帅土帅,家二师兄石鹏仗义得肯为人喷血。刚才说有个八竿子才打得着的师伯,自然就有八竿子才打得着师兄师姐了。师姐萧雨齐是那一系人中唯一的女性,很好认。长长的卷发,苗条的身材,白白的皮肤,大大的眼睛,气质非常好。可以说她是我进公司以来见到最美最柔弱的一位女生了,我用欣喜的眼光看她。

  似乎所有人都见到了,睡一觉,明天加油。

  刚黎明,天灰蒙蒙,我起得比较早,因为不想与人抢洗手间、水池。天台上本来很脏,可是朦胧使它没那么遭。一个人影在那里洗刷,竟有一人比我还早,我猜不出是谁,就叫了声:

  --“师兄吧”

  --“谁啊?我不是你师兄!”

  我支支吾吾的解释说我师父是谁,我师伯是章。他才说:

  --“哦,哦,你叫什么名字?”

  就这样子在灰渌渌的天台我“见”到我那八竿子才打得着的师兄,为了拼业绩他昨晚很晚才回归。

  从他的话里听得出他最佩服的人呢,就是他的师父、他的师妹,还有赵煜。“师父管理团队,作业时间很短可是业绩雷人,真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我师妹业绩一路飙升啊,雨齐太了不起”“赵煜,你认识不?十几岁就自己养活自己,没上过几年学,哇塞,说的话太有道理了,他相当于我的启蒙老师”

  开会时得知他是一直以来的销售大王,连他的师傅都佩服他得很,“王风局,我的徒弟非常优秀,真的我作为师父都会自愧不如”。

  我总是叫他师兄师兄,几乎忘记他的名字叫王风局。我对这位远方师兄依赖比较大,总感觉他就是我家的师兄,也很骄傲有这样一位师兄——如果社会上那些人是“高富帅”,那么他就是我们团队里的“高富帅”,而且思进取、肯吃苦,高品质的高富帅啊。

  他很“爱”雨齐师姐,他的师妹,一个聪明、能干、会撒娇、漂亮的女孩子,我在昏暗的路灯下用欣喜的眼光注目的美丽女子。我家的穆师兄却好像真的爱上了雨齐师姐,虽然大家平时开玩笑没边没际,但是他总是深情款款地跟雨齐师姐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着一些情话让人骇闻。公司的制度没人不知道,没人敢触碰。她则“钟情”于她家的风师兄,工作累了会偶尔会趴在风师兄肩上喃喃地说:“好累啊师兄,好累”或者靠在他背上看电视,像一对恋人。有时风师兄不愿意,把她抖开,她就翘起嘴说:“师兄现在只关心小师妹了”吃起醋来。我并不喜欢这种玩笑,虽然很欢喜师兄为人。但是师兄在意的是他的师妹,正如他跟我说的第一句话“我不是你师兄”一样,也许他从未当我是她的师妹。

  有一回我们晚上约好五点到车站集合,可是由于几个客户缠着我晚点了十几分钟。打他电话停机,来时他好像说过手机停机的。于是打个电话给家师兄,问“风师兄回去了吗”,他说还没有看到他,叫我别担心等不到就赶紧回。然后我守这车来的方向等啊等,心想可能他没见到我就去我了吧。

  差不多一个小时,幸亏一位热心大哥说:“赶快走,没车了,你那位同事早就走了,我看到他上车走罗!”我听了很不信,于是一遍一遍的跟他确认师兄的样子,他真的走了,他丢下我一个人回去了。当时我又怕又无措,眼泪冒出来。在当地好心人的建议下我在大马路上拦到一辆过路车,夜景很繁华,我终于走在回旅馆的小路上,感觉自己很棒,很悲壮。没想到回去时他竟满口指责我,我真的很想大哭一场。

  即使这样我也并不太恨他,真的,我现在觉得他做得对,人是不该随意纵容的。

  穆师兄后来几次与他闹矛盾,可能因为这件小事也可能因为雨齐师姐也可能因为工作上的事情,谁知道?

  直到季末,他一直是冠军,更加狂妄,但是依然小孩子脾气,很难让人恨起来。雨齐师姐调回其他团队。穆师兄辞职了,真正的原因没人知道。师伯回总公司。石鹏师兄也不明原因离开了,谱尼沉沦了一段时间,因为最宠她的石鹏走了、、、走了,调了,你看啊,我就像一个局外人对此无动于衷,还是整天在外跑业务,然后只是一心盼着快点回家过年。那时就在心里盘算来年要不要来?有什么可留恋的呢?

  大年三十前一天我终于拿着几千元工资久违的家中。大雪铺天盖的夜里,每个人都回到温暖的家中似乎只有我姗姗来迟。进入家门的那一刻,我就决定了:不去了,一个句号。希望后会无期,套用白云的一句话:女人要对自己狠一点。人,有时要对自己狠一点。

  即使再短暂,只要刻苦铭心了,都是用文字言语讲不尽的。也许你觉得无足挂齿,但对于当事人却是重要的经历。

您正在浏览: 关于我的第一份工作
网友评论
关于我的第一份工作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