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花潭

分类:生活随笔  时间:2021-09-07  编辑:得得9

  自以为人生已经走了很远,不料还能站在这里,仿佛回到了最初,然而终究又难免寂寞的想,真正是难再最初.

  风细细碎碎的吹过水面.这里很静,这片偏僻的,被闹市遗弃的孩子一样的水塘,却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梦花潭.雨天里我来过,晴天来过,忧伤时,欢乐时,时间长了,我便想,我会不会做一个如此的梦呢 梦里繁花如落叶,纷纷了了,风雨中闪着时隐时现的嫩黄的光,嫩红的光.

  四围的荒草非常健长,蓬蓬勃勃,没有一点束缚,可以极尽自在,极尽狂野.燕子贴近水面,向右一飘,向左一斜,身子猛的打出一个水花,倏尔冲向了天.

  水里绒被一样厚厚的浮萍,绿的成黑,与水一起被风摇晃,并不散开.

  我一次次到这里来,我不止一次问过自己,我是要寻找什么东西吗 可我又丢失过什么呢 可当我在他乡飘零时,又为何对这里念念不忘呢 难不成我真是从这里捡回去几缕慰藉,使我坚强 或者他从我的灵魂中抽走了什么成分 好罢!我什么都不理睬,我心定神清,一根根数着心的纤纤细脉,而天地分明是十八分的明朗了.

  几近晚暮,西边天空浸着一团红霞,可望不可即.我在风里竟嗦嗦而抖,风从前夜生起,且有要变凉的趋势,暗暗的送来了什么讯息.岸上杨树的叶千百次的变着模样,一会绿深的黑青,忽而翻转过来,成了一片灰白.我不无悲伤的想,天又该凉了.而它们却极尽的快乐,即便凋落,也那样悠悠的快乐,即便即使快乐了,自己仍要寂寂的凋落去.我忽然醒悟,所有一切都是一道哲学命题在被验证,到来就是到来,存在就是存在,归去就是归去,世间万物,正是寻求着这个内容,各自完成了各自的存在,没有停滞,更不会有老化,而目标在天地的空间里生根发芽茁壮成长,那样高大,那样遥不可及.

  生之痛苦与悲愤,造就着无尽的残缺与遗憾,如若超越不了,那便顺承着,再不必希冀于梦境与来世,就这般看着梦花潭呆上一阵,就这么在荒野地坐下,坐下如一块石头,风霜,霹雳,雾蔼,什么都不顾,坐上百年坐上千年,或者很短的一刻,都已经足够了.

您正在浏览: 梦花潭
网友评论
梦花潭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