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生活随笔 > 禾木中秋雨雾 (M站)

禾木中秋雨雾

分类:生活随笔  时间:2021-09-03  编辑:pp958

  禾木天亮了,推开小木屋的木门,中秋的禾木进入浩渺的世界。远远望去,薄薄的云雾像一层面纱掩藏了禾木东方雪山的容貌,雪山山巅在飘动的雨雾中时隐时现,心里问道:”这里的山也会害羞?”。雪线以下是青绿色的草甸,再往下是多彩

  相间的树林,红得火热;黄的金贵;紫的妩媚……不由让人想起维吾尔姑娘的舞动时的裙摆。近前是冒着缕缕青烟的小木屋,有一匹马在木屋旁的围栏边悠闲的吃着草,此刻我觉得我是在画里了。禾木的小河边景象又如何?我迫不及待的向小河边走去,此时天空还偶尔有雨点落下,羞涩地打在脸上,算是给我这个远方的客人打着招呼。房前屋后的空地里都有架着相机的拍客,好像每一处,每个角度都值得留影。到了小河边人就更多了,此起彼伏的快门声打断了小河流动声响,雨滴湿润了整个山野树稍,木屋草地,难怪人们要不停的拍啊,也许这正是他们心中的天堂。,避开人群我向河岸的上游寻去,河水清澈透明,从东南到西北欢畅的流过,就在河滩上铺满了形状各异,不大小不一的鹅卵石,在雨水的润泽下光滑闪亮,把小河的两岸嵌满了珍珠玛瑙一般,此刻石上的纹路已突显出来,这些平日里模糊不清的图案,似乎在此刻张开了嘴,要向你诉说它的来历,也许它们中就有来自雪山之颠岩石,经过千年万年的磨坜漂泊,来到了这里,也许还有成吉思汗在上小憩过的石头…。河对岸木屋袅袅的炊烟,越来越浓,打断了我的梦,雨雾时浓时稀,小木屋的炊烟在微风中由惆变淡,慢慢容进了雨雾中,禾木的雨和禾木的雾,还有小木屋的炊烟也许永远都是记忆中的无法抹去的吻。

  已从三星手机发送

您正在浏览: 禾木中秋雨雾
网友评论
禾木中秋雨雾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