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生活随笔 > 伸出左手,接住微光 (M站)

伸出左手,接住微光

分类:生活随笔  时间:2021-08-25  编辑:小景

  (故事,在你我左右)

  小d辞职了。前几天他和我说的时候,没有特别的在意。似乎早已经就业还没混的太好的那些人每天都在嘴边挂着辞职的事。很随意。已经成为一种吸习惯。对现实的不满意。对未来太多的憧憬。有着太多的抱怨。坐在他的电车后面,游荡在这个从小长大的村庄。把手电筒照向满天星辰的夜空,像曾经还是自己的那个小孩一样,抱着太多美好的幻想。

  我说,这一道照向星空的光,正触摸着那些还未实现的遥远的愿望。他们那么远,却在那渺茫的夜空时刻注视着我们。等着我们去接近,去获取。从没把我们忘记。而我们这些可笑的人,总会在他离开一会之后,把他遗忘。我们短暂的沉迷,只是一段打发无聊的记忆。想着想着就慢慢的睡去。醒来之后再去欣赏阳光,续写雨天的悲伤,雪天的浪漫,阴天时的惆怅。

  他说,很幸运今天能够看到星空。至少自己的坚持还会出现点希望。自己的生命还能够对上苍早已注定好的明天,用小小的努力,做着小小的改变。

  我问他辞职以后做什么。他笑着说,做很容易做的和很难做的事。

  我说,我不懂。

  他说,我也不懂,也没有人会懂。慢慢的去找,细细的去学,坦然的放弃,乐观着重新开始。

  时间的齿轮从我们吹灭18岁时的蜡烛开始,就飞速的转动在这个高速发展,太多陌生的时代。我们流失了那些人生最美好的时光,后悔自己没有在曾经拿出过几分钟的时间,去定格一次美好的记忆。把他藏在自己背包的里层,留作孤单逃亡路上的回忆。在最落魄的时候,告诉自己:“还好,我快乐过 ”。

  小x在等待了一年之后,还是没有到达自己理想中的大学。他说,我放弃了。不属于你的未来,在怎么努力都只能看到自己被上帝抛弃时的脆弱。那么无助,可怜。我们祈祷着上帝的眷顾,却始终搞不清谁才是真正的上帝。是那些站在这个城市的最高处,去俯看我们这些像蚂蚁一样慢慢爬行,把很低的山丘当做很高的终点。却始终无法到达的可怜的小虫。还是那些怀着慈善之心,回报着人民和社会,宽容着邪恶和背叛。碌碌无为。用文字安详一生的圣人。我们不知道。因为我们还活着。还没有资格去分辨谁是上帝,谁是恶魔。

  他说,你放弃了吗?

  我说,还没 。正在一个绝望的山崖下面,去努力增添最后的几根滕蔓。训练着荡到山顶的姿势。期望能看到山上的阳光。不自量力去缩短和那些在最高处俯看自己的人的距离。虽然还是去仰望,我也想换个舒服的姿势。

  很多人在失去中颓废的向前,不知道时间,没有食物。他们很傻,却很伟大。选择放弃,要比垂死的挣扎快活的多。无论多么厉害的人想改变这个哲理。最后也只能以被自己嘲笑而放弃。

  向那些还在坚持行走的人敬礼。一路保重,继续加油。

  小C和他的女朋友分手了。她妈妈说他不成熟。还不能保护她的女儿。

  那个男孩牵着她的手在学校里散步。她没有笑。一直盯着手机屏幕。期待着小c的出现。在这个陌生的男生面前把自己抢走。然后跟着他跑。他去哪她就去哪。可是小c只是在远处看着没有接近。

  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他想着她,她爱着他。她会在他去自修室看书时,站在窗外静静地看着他。

  他不知道另一个陌生的男人到底有多么的成熟。一身崭新的西装,能盖住多久的幼稚。虚伪的面具早晚有一天会被岁月撕破。如果真的有这么一天。那么,最疼的不还是自己最爱的人吗?

  转眼间,快要实习了。大二的时光,一点都没有挽留的能力。自己那么的渺小,似乎什么都不能改变。一切都按并不复杂的规则条律有秩序的进行着。现实与梦境在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一个在星球的上方,汇聚着所有人的梦想,能看得到他以光年的速度拉长着我们的距离,生怕自己有一天离得他很近,打破了这世间公平的炫耀。一个在无奈的身边,用耳机塞住耳朵,不停地重复着各种喧嚷的音乐。在别人空间的世界里过着不真实的自己。偶尔在阴沉的早晨能够感受到照在脸上一瞬的阳光,借着这点微小的能量,打拼着机械的一天。

  写的东西越来越伤感,没有顺序。想到什么,就在电脑上上什么。有很难表达的时候。也不在乎是否语句通顺,按着心理那个想要的东西。一步一字,无边无际。家里的空调开得很足,总是在闪动着那些无聊的问候。看了几本游记,那些在大千世界游荡的人们,在路途中体会着人生。和我一样不能远行却向往旅行的人们,每天只会守在电脑前看着从新到老的一部又一部得公路电影。从《后会无期》到《逍遥骑士》。旅途中的人们相遇,分离。感触在不同城市的微光,静静的与自己的心情分享。

  就这样走过,需要阻拦,需要挫折,需要瞬间淹没的光阴,需要与最爱的人一起走。不留下遗憾,只是和你。

您正在浏览: 伸出左手,接住微光
网友评论
伸出左手,接住微光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