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生活随笔  时间:2021-08-18  编辑:pp958

  也许,也许,有太多的也许;曾经,曾经,也有太多的曾经;回忆,回忆,更有太多的回忆。可是,这些的这些,曾经却只源于一个人。有时觉得,这是上帝的安排,有时觉得,这是所谓的前世宿缘,有时觉得,那根本就不叫缘。但是,一种相思,两处闲愁。这种感觉犹如一把利剑,刺入人的心脏,让人不知是哭好,还是笑好;是喜好,还是忧好;反正这一切的一切,也许就只有他自己,才体会的到吧。没有提及他,并不是已经忘了他,而是内心不愿提及他。没有看见他,并不是他没有在,而是他宁愿躲起来,也不想被发现。至此,不禁想起“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千百年来,它究竟描写了多少这样的有情之人,又有谁,会了解呢?

您正在浏览: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