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归

分类:生活随笔  时间:2021-08-17  编辑:小景

  我平时是居住在外婆家的,因为外婆家离学校近。夏季的早晨,大概五六点就有些的闷热,于是,我的睡意也就全无了。我家远,指的是爸妈家,从姑嫂树的步行街到291的三五零六站,要得一段工夫。更何况我还要再走,到前面的杨柳村,再回湾子,再是到了家。若是晴天也罢,顶着太阳不会受什么的苦,怕就怕的雨天,坑坑洼洼的路,再加上沿途一面来的匆匆汽车,行人。倒霉的时候溅了一身的脏水。不过,跟我一个班的有几个同学也是住在这个湾子上,他们每天都是早晨起早点,晚上爸妈接或者自己打291回来。这样看起来真的很辛苦,最起码,是我认为的。这样的生活,一天到晚的学习,吃饭,睡觉。三点一式的生活占去了我的生命;,没有任何的时间去感受世人所说的回眸一笑的美人妖媚,更没有时间去哪里春游。但这也是幸福的。每逢周六,我都会盼着回家,盼着轻松。一个星期的痛苦也该压下来了。我这样想,这个星期也是。于是,我早早的放了学,早早的在张公堤车站等车,是291。我当时是些许的激动,些许的兴奋。但往往都是事与愿违,这次等了20分钟都没有等到。我不由懊恼。我开始烦躁起来,一直到着急,后来,来了一辆公车,是296,这车可以把我送到宏图路去,只与三五零六有一站之隔。那就委屈点,多走一站路也好。看天色还不晚,此时最多五点半。于是我就上了车。车上的人不多,后面有几个空位,位子周围有些乘客的随身物品。车上还有几人扶着扶手,那扶手有些弯了,也有些褪色了。我刚上来,也习惯了。我扶的是靠近后门的扶手,炎热的夏天,这扶手是滚烫的。我旁边有好多人的,抱孩子的妇女,看着还很年轻。不过看着这社会,有些的感触,不是有些空位专门写了“老弱病残孕席”么,我看,坐上去的,没一个老弱病残孕。在我右边,有一个中年男士,在打电话。嗓门好粗的,整车厢的人都受他的魔音诅咒,车厢内,还有些烟味、和汽油味混在一起。就这样,我从张公堤站到了宏图路。刚下车的时候,肯定是有些倦怠的,我平时的身体也并不怎么好,有时候会会出现头晕,眼睛看到的东西都是绿的,或者说有时什么也看不到。毕竟只是一会儿,我马上就回复了清明。车外的空气是很新鲜的,在这种常见的大马路旁边,都会种些树,然后旁边还会有许多的大“风车”,在天晴的时候,总是看到他们在转。哈,我白痴啊,风车不是有风就转么,晴天当然会有风咧。我看了下怀里的表,六点多了。再不快回去妈又要问我去哪个网吧逍遥了,那时候,就百口莫辩了。

  远远地,可以看到前方被雾挡着的树,那树,是杨柳村的标志,那雾,则是堤上常有的尘沙。我走近些,还是远远的,于是我又加快脚步,但还是好远的,最终,我还是用跑的。枉费了刚刚的洗澡水。渐渐地近了,风吹起沉沙,吹乱头发,遮了眼,看不到了前方的路,看不到回家的路。终于,那风停了。我真切的看到了,路旁是几个婆婆在买菜,还有几个婆婆在卖菜。其中,也有些公公,但很少,估计在家里享清福去了吧。人到了老年,还有什么可求呢。我看了下,有白菜,小白菜。价钱不知道,我去问问,说,三块钱一捆。我手上只有一个钢镚,平时是没有的。学我妈说的,我从来不为自己留条后路,每次的零花钱我总是一到周五,就没啦,再也找不到影子了。这个钢镚,还是刚刚坐车省的。坐291得两块五,坐296得一块五,我外婆给的我两块五,今天竟然省下来了。但这白菜是三块钱一把的,造孽啊。我对那婆婆说,没带够钱。那婆婆没听见,再问了我一句:“什么啊?”然后又来夸这白菜是多么新鲜。旁边有个男人,告诉那婆婆,说我没带够钱,不用再嚼了。这男人嗓子粗,周围人都听见了。枉我一世英明,竟“毁”在这里。我飞一般的逃跑了。不过后来我想了一下,为什么我要逃跑,不是很正常的事吗?暮色渐渐变深。

  在之后的回家的路上,我碰到了一个骑电动车的人,是在杨柳村村口碰上的。那是我妈,我一眼就认出来的。那坐在深色的电动车上,穿着黑色风衣,头发一卷一卷的,这么热的天,穿个黑衣服黑裤子的,这世上再也找不到第二个这样蠢的人。所以说只能是她。他似乎也认出了我,因为我俩的距离只是在50米之内,我知道她眼睛不好,也不会到这种看不到的程度。于是,我们俩见上了,在灼热的夏季,两边都是荷花,还夹杂着些荷叶,是浅绿的。蓦然间想到西湖,听人说西湖也是这般的美景。回过神来,我妈已经到我的面前了,止不住的欢喜。她说我瘦了,我笑着呢,说,回来两天再补上。我妈又说,要不要和她一起买菜,或者,一个人走回家也好。我说,算了吧,还是跟你去买菜,回家太艰辛了。前方是土地,是大坑小坑的,仿佛进了大沙漠里,一望无际走不到边。于是,她驮着我,这车也矮了一大截。

  我们买了菜,回了家。一阵的是阴凉。在我的一楼小房里,根本不必担心什么热,不冷就好。于是,我睡着了,因为很累。不过那准备买菜的事,没让我妈知道。

您正在浏览: 夏归
网友评论
夏归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