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了吧

分类:生活随笔  时间:2021-07-28  编辑:pp958

  朱金华

  夜,已经很深了,列车轰隆轰隆的声响碾过寂静驰向远方,思绪随着车轨在延伸。望着半空中悬着的那轮月,开始还静止着,继尔与车同行。没有感觉列车在行进,只看到那轮月亮掠过层峰,时而躲过树枝,时而爬出云层,连幽长的隧道也未能甩掉她的倩影,执着地一直向前。

  在这轮月的伴随下,我没有感觉到旅途的孤寂,抖搂开记忆的包裹,盘点起满袱的过去。没有在鲜艳的党旗下宣过誓,这与小时候看到生产队长尾巴后跟随的佝偻着身躯的那几个杂毛儿多少有些关联。也没有过把就职演说的瘾,组织上下文件任单位负责人,最红火的时候,是免职时文件上竟是“免去副主任职务”,这或多或少与任职时的级别高了半格,尽管行使着正主任的权力。天生没有外财命,买彩票只中过5块钱,注定是做蜜蜂的奔波命。好多朋友说挂我字能带来好运气,挂我字在屋里贴我字在门框上做生意发财啦官场上升迁啦!我肯定地说这与我没多大关系,全凭你们自己生财有道经营有方。我客厅里办公室里倒是挂有自己的字,那咋混得早晚泡吃大碗面呢!媳妇前天还在抱怨,说我是发人家不发自己……

  走下站台的时候,我把那包记忆没有带下车,放置在行李架上,与列车一起,渐行渐远,消失在茫茫夜空。

您正在浏览: 忘了吧
网友评论
忘了吧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