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生活随笔 > 番茄下面 (M站)

番茄下面

分类:生活随笔  时间:2021-07-07  编辑:小景

  十月的江津,终于迎来了秋的凉意。这骤变的天气着实让人一时难以适应,以至于原本打算下班到菜市场买菜的计划也只能取消。

  匆匆赶回家,打开冰箱,唯有两只番茄静静地躺在里面。吃面吧,简单!想着,便沏好水烧上,随手又拿起一只番茄,切成片,待水烧开,入锅,煮熟,捞起,盛入碗中。下好面,会同作料一起拌好,挑了一夹,放入口中,不怎好吃,倒也不难吃。

  忽的,想起小时候也是这般吃过的,只是味道似乎比这好吃得多。

  记得那时,家里穷,蛋、肉是难得一见的。幸好有几亩地,家里人倒也勤快,常种上些蔬菜,而番茄则是我印象最深的一种。

  喜欢番茄,是见它果实顺滑、光泽,圆溜溜的,甚是可爱。至于结出它的果株,我倒有些厌恶,因为常常散发着难闻的气味。听父亲说,这刺鼻的味道是很有用的,可以保护番茄不被虫咬,可我并不关心这个。

  每到番茄成熟的季节,家里都会变得有些忙碌,采摘番茄便成了那时最重要的事了。虽说番茄不惹虫咬,但鸟雀、鸡鸭的啄食是避免不了的。因此,家里人总是会选在番茄半生半熟之时,便将它采摘下来,涂上药剂,放进谷草堆里。过些时日,待番茄彻底熟透了,便拿到集市上换些零用钱。

  拿到集市上卖的,自是个大、饱满、品相好的;那些其貌不扬的,也就成了我们桌上的一道菜。那时,番茄的吃法是有好多样的,可以拌糖,可以炝炒,也可以就这么生的,洗净,直接入口,汁液横流,甚是解渴。

  而我最怀念的,还是番茄下面。我不知道当时别家是否也有这么个吃法,但现在应该决计是很少见的,至少也得放上两只鸡蛋吧。对于那时的我们,鸡蛋是舍不得这么吃的。要知道,一只蛋拿到市场,是可以换不少钱的。而番茄下面其实也算是很奢侈的伙食了,因为面是需要用自家种的麦子到粮店才换的来,平时也并不多吃。

  家里人并不善于弄吃的,下面时,也只是先将面下锅,然后再放入番茄,待水涨,烫熟,一并挑入盆中,和着汤水端上桌。这时的我,总会迫不及待地拿着小碗,将面挑入碗中,还特意夹几片番茄,放一丁点猪油,加些辣椒、盐,三两口便下了肚,又再去添上一碗。

  至于那时番茄的味道,虽已过好些年了,但现在回想起来,仍记忆犹新。酸酸的,略带一丝甜味儿,如若是青果,还有些涩涩的味道。现在的番茄,也酸,也带甜,可就是吃不出那般味儿了。

  如果说,是生活好了,口味儿变重了的缘故,我是绝不赞同的。至少,我觉得那时的番茄确确实实是生态的,鲜有农药、化肥的污染,口味儿自然也就纯正得多。

  吃着碗里的面,忆着儿时的光景,感叹时光飞逝,物是人非!忽的,又想起了这么一句话:时间可以改变一切。我想,那是一定的!如果时间改变不了,那只是时间还不够久。

您正在浏览: 番茄下面
网友评论
番茄下面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