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生活随笔 > 尚品咖啡 (M站)

尚品咖啡

分类:生活随笔  时间:2021-06-22  编辑:pp958

  尚品咖啡

  又下雪了,飘飘洒洒的鹅毛大雪把西陵峡口的这座城市变成了一派北国风光,凛冽的寒风、苍白的天色,到处湿漉漉的,路面有些结冰,沿着人行道走,有时还得小心翼翼的。偶尔扭头望望街边咖啡馆那宽大明亮的玻璃窗,里面一定很暖和,一个女孩就坐在窗前,雪中飞的羽绒服搭在她的蓝色牛仔裤修长的腿上,穿着一件大红的鄂尔多斯羊绒衫,一盏柔和的灯、一个沉思的人、一杯热腾腾的咖啡。台面上有一束满天星、还有属于她的一个黄色手袋、一本《时尚健康》杂志和一部诺基亚手机。

  我喜欢这样的场景,这本身就是一张永不褪色的老照片,一首清纯动人的现代诗、一幅飘逸温馨的工笔画。不需要面如桃花、美若仙女,只要是文静温馨的女子就好;不需要云鬓高耸、唇红齿白,只要是素面朝天、对得起观众就行;不需要丰乳肥臀、身轻如燕,只要是感觉良好、不影响情绪就可以;不需要妩媚妖娆、嫣然一笑,只要是真情流露、孤芳自赏就足够了……那就是一种意境,一个女子坐在窗前品味咖啡的意境,在静静的品味中悄悄地想着自己心思、与自己心情交流的意境。

  在长篇小说《红杏枝头》里面,我就描写过这种意境,不过那是写的王大为和韩巧巧的场景:“坐在花样年华临街的卡座里,灯光柔美,街景如画,韩巧巧那张清秀而又欧性化的娃娃脸更加显得‘美得惊人,’时而出现的服务生都像是在洁净如洗的瓷砖上滑行,音乐声不大,在窗台上摆设的花草上掠过,是肖邦的钢琴曲,叮叮咚咚的,犹如山泉从幽静的山涧中弯弯曲曲的跌落下来。”

  有一年我和我当时最要好的朋友(提醒:那是一个男士)因为业务的原因陪着襄北来的几个武警去游小三峡,刚到巫山就被人家灌得头都大了,找了个机会溜出来,摇摇晃晃地回到酒店,一屁股就坐进了咖啡屋。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的晚上,又闷又热,我却叫了两杯热咖啡,女服务员有些感到意外:“先生,我们有冰咖啡。”我摇晃着脑袋回答:“不!我就要热咖啡。”女服务员还是服从了,我的朋友不解地问我:“我可不喝热咖啡。”我笑了笑:“会有人喜欢喝的。”我知道我的这位仁兄的癖好。果然,话音未落,就从邻座有两个女孩凑过来,声音充满诱惑的:“先生,能请我们喝一杯吗?”

  我还是喜欢看见一个女孩子独自坐在咖啡馆的窗前品味咖啡的样子,所以我后来在长篇小说《红肥绿瘦》里专门描写了这样的场景,那是警花美人汪雯雯:“随便找一家咖啡店,找个靠窗的位置休息一下,翻翻书,听听音乐,所有的老板会非常欢迎她的到来,一个捧卷细读的漂亮美眉本身就是一个极好的品牌广告。”

  那一年我和我当时最要好的朋友(提醒:那是一个女士)到武汉探亲访友,走到江汉路,我一头扎进了书店里,她就坐在书店对面的咖啡馆里等我。我们的兴趣爱好都不同,对一些事物的观点也不一致,她总是嘲笑我看见书店就走不动路:“书中真有颜如玉吗?”我则反唇相讥:“长得漂亮又怎么样?还不是外强中干!”她就会红着脸撒娇:“人家是女人嘛。”等我从书店里出来,那个漂亮的女人正在咖啡馆的窗前坐着,静静的凝视着面前的那杯热气缭绕的咖啡,很专注、很娴静的样子,我就喜欢她的那种别样的风采。

  有一个叫墙边一枝梅的女子在一篇文章中这样写道:“倚窗而坐,茶几上咖啡的气息飘散着,缠绕着,交织在一起,然后,在空气中散开游离。不知这是第几口了,把它放下,又端起。眼睛随意的撇向窗外,多久没有这么安静的享受亮丽的美景了?”

  我就自愧不如了。以女人的心态和感悟去写女人,那是我等望尘莫及的。我只是很佩服我们的前辈的知识渊博、观察细微、想象丰富和用词准确,把因为豪情万丈和热情四射而举起的杯叫做喝酒,把因为解决身体上的饥渴而进行的补充叫做饮茶,而把因为需要梳理头绪、调节情绪、静静思考和若有所思的凝视叫做品咖啡,本市就有一家新开张的咖啡店,台湾品牌,店名就叫尚品咖啡。我一直固执地认为,喝酒和饮茶都是男人的专利,见过各种社交场合的豪饮和成都、重庆那么多的茶馆和茶馆里摆龙门阵的场景的人都会赞成我的说法,只有咖啡给女人们留下了慢慢品味的空间和位置。

  会品味咖啡的女人一定是有些文学修养、有些举止优雅、也有些多愁善感的女人。那咖啡盛在极精致的瓷杯里,散发出浓郁的香气,还得加上一块方糖,用小勺慢慢搅拌那褐色的液体,然后翘着好看的手指,雅致的端起那个杯子,樱唇微启,让那丝绸般的滑润和扑鼻的香味一起进入自己的喉咙,滋润自己的心田,放飞心情,愉悦身心。

  这大概就是喝咖啡的女人所领略到的一些愉悦吧,我是男人,当然通篇都是瞎猜乱说,不过就是看了人家写的一篇文章,有了些感触,有了些领悟而已。

您正在浏览: 尚品咖啡
网友评论
尚品咖啡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