闹花灯

分类:生活随笔  时间:2021-06-20  编辑:小景

  ??新年纳余庆

  ?佳节号长春

  ?每当新桃换旧符,春联贴上门框,大红灯笼高高挂起的时候,春的气息充盈大地。放鞭炮,穿新衣,吃黄酒泡麻花儿,揣压岁钱,玩逮羊游戏……小伙伴们甭提有多高兴啦!

  ?年好过,月难过。告别无忧无虑的童年步入社会支撑一个家庭的时候,对年的期盼淡漠了许多。先是对故去的亲人挚友有着无限的思痛;再是对远在他乡托人护理的母亲更是挂肚牵肠。母亲在哪里家就在哪里。带着妻子儿女搭车去陪母亲过年。一家人围座在大酒店的圆桌旁,无需母亲和妻忙乎半天才摆上一桌团年饭,一应体力劳作均由厨师服务员包揽。望着母亲满头银发和深陷的眼窝儿,便有了一阵酸楚,茶饭没了滋味,情绪渐渐低落,年的味道荡然无存!

  ?我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在外面过年,过年图个愉快的心情,什么工作任务人事关系领导脸色统统抛在脑后不再去想,端起饮料相互碰杯,每上一道菜孩儿们争相给母亲夹菜,老人家笑容可掬。只是不住嘴的说:这得花多少钱呐这得花多少钱呐!

  ?把母亲安顿好,回到家中,挂上灯笼,欣赏起早已开演的央视春节晚会。我不时来到阳台,滨河路、长新路家家门户被大红灯笼映照得一片通红,新年的钟声还没敲响,接二连三燃起的鞭炮划破了深夜的宁静,这是出行的鞭炮,图一个顺溜儿。从子夜直响到天明,家家户户门口都有一层厚厚的炮纸,红色,这是环保型炮,更是吉利炮,名叫大地红。炮纸是不让扫的。记得小时候每到过年,过日子仔细的父亲总要花大本钱买回好多炮,初一早上燃放的炮纸过了初五才让扫除。这兴许是摆阔吧!

  ?年的气息最浓烈的不只是在正月初几,十几出灯那才叫排场。先是4个人推拉的大鼓擂的震憾人心,再是长毛的狮子张着大口摇头晃脑打场子,接着是穿红褂子、黄褂子两排人把青龙黄龙舞得呼呼生风。有俊俏的坐船女子,有银发飘须的舞棍梢公……有宫灯、排灯、莲花灯,赏灯的人山人海,花子炮直冲霄汉,到处呈现一派盛世繁华。

  ?护理母亲的人员打电话说母亲病倒了,我的心情倏忽间变得沉重起来,说是腊月二十几已有病,是母亲瞒着以免使我过年熬煎。我把母亲送往医院,她已疼痛得直不起腰。看她额头沁出的冷汗,我抱怨不该瞒我这么久,母亲却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你去忙吧,我没事儿!

  ?有首歌中唱到:都说养儿为防老,山高水远他乡流……

  ?是啊!老人家把我从小拉扯大,屈指算来,真正为老人家我尽了多少孝道?

  ?我陷入沉思……

闹花灯 范文推荐:

  • ·闹花灯
  • ·花灯空转
  • 您正在浏览: 闹花灯
    网友评论
    闹花灯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