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生活随笔 > 周未与小说 (M站)

周未与小说

分类:生活随笔  时间:2021-06-20  编辑:pp958

周未与小说 标签:老鹰与小鹰

  这个周未冬雨缠绵,滴滴答答,好冷。学校考试屏蔽了手机,别人打不到我,我也没打别人,我的世界是封闭的。

  封闭的世界里,一个人窝在家里,穿着睡衣,散着头发,看书上网,洗衣做饭,收获不少。

  那本来了很多天的龙年第一期《小说月报》被我安静地读完了,又读了谈歌、莫言、范小青这些熟悉大家新作,养眼又养心。这期短篇小说《佛肚》,是湖南益阳一位叫盛可以的女作家写的,不知为什么打动了我,连读了两遍。

  小说中的女孩,不被父亲所爱,母亲护佑她,遭父亲残忍毒打,母亲不堪折磨服毒自杀,女孩藏起父亲的药,眼睁睁看父亲病发死在自己面前。没有了家,女孩开始堕落,混乱的青春之后,她终于明白父亲并不是个坏人,而自己是那个真正有罪的人。她想过自杀,在寺庙老尼的点化下,最终还是渴望净化自己,去岛国寻找佛肚泉洗济心中的罪孽和灵魂,于是就踏上找回自我的漫长旅途。在岛国海边一家乡村客栈水居,她邂逅女主人和她的哑巴养子,倾诉,解脱,最后她成为那个养子的第二个妻子,和他一起抚养前妻留下的男孩,再也没有回国。小说从头到尾讲的是一个人的故事,一个人的精神苦旅,女孩和那个女主人是一个人,那个女主人和女孩的母亲也是重叠的,文字很美,禅心佛境耐人回味。

  摘录一段:柴扉虚掩,姑娘推开了它,踩着浅草中的石头小径,走向那栋爬满青藤的木房子。她是带着忧郁气质的南方女孩,孱弱柔美,挽着很高的发髻,黑色衣裙简洁大方,洁白的肤色仿佛从乌云中探射出来的光。不过,她的面容毫无暖色,像日光下的冰。

  客栈有个让姑娘舒服的名字——水居。当然,此行并非来观光度假,她不在意客栈的好坏,事实上,她已经不在乎任何事物的好坏了,这个花开阔绰的姑娘,内心早已一文不名。

  ……

  《小说月报》我已经订阅十多年,很喜欢,那些优美的文字是我私密空间的伴侣,陪我打发了很多寂寞不寂寞、快乐不快乐的光阴。透过这些小说,可以很短的赏析小说主人公的一生,主人公的故事,并从中得到自己的感受。偶尔还会辗转反侧,为里面的情节,为故事的结局。虽然小说大多文学元素较多,可能太过高于生活。但那些似曾相识的场景,那些意想不到的结局,却又好象在我们的生活中无处不在。所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今天觉得很远很远的事情,说不定明天就会发生在你我的身边。我们的生活也像小说情节一样,被"命运"这位大作家安排好的,日复一日总那么机械,又总那么会出乎意料。这些无法预测无法知晓的事情,在别人所希望的结局看来,我们也许就在茶几上这本薄薄的小说里已经发生了。所以现实中得与失、苦与乐、善与恶、真与假都有它的两面性,都要学会淡然处之,给自己留一份净土,认真去生活,这也许就是我多年读小说的一点感受吧。

  读书,不一定是做学问的人才可以做或者乐于去做的事情,随意的翻看也是一种享受和执着。也许是一本书也许一张报纸一册杂志,就这样,随意地读,不求目的,没有压力。就象剑客写的“寻找几篇上心的文章,让心灵触摸真实的文字,从文字中体会人生的苦乐年华,在文字中找寻人生的真谛”。这些,一样也会让我有种说不出的释放和满足。

  比如周未的我,就可以素面朝天,披头散发,随意蜷在沙发里,卧在床头上,闲闲散散地去读,去想,去感受,一如既往地坚持心灵的这份寄托。

您正在浏览: 周未与小说
网友评论
周未与小说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