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生活随笔 > 我的青春报告 第四章 (M站)

我的青春报告 第四章

分类:生活随笔  时间:2021-06-19  编辑:小景

我的青春报告 第四章 标签:我的中国梦

  三姐说要去市场进些针头线脑的货,可以带着我一起去散散心,我没说愿意,也没说不愿意,像木偶一样地被她推上了车.

  我还是不高兴,三姐拉着我的手不知所措.她说,要不然我们去买肯德基吧,就在前面.

  “你高兴一点,可不可以?”三姐只差没有这样求我了,可是,我的脸就像是上了石膏,硬是挤不出一个笑容来给她.回来快到门口的时候,我姐都快要被我弄哭了.

  原来,忧伤是种病毒,不仅会把人噬咬得苦不堪言,而且还可以传染.

  好像是很突然地,我感觉到有一丝光亮照进了我的心里.或许,当痛苦像病毒一样蔓延开来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战胜痛苦,我完全可以把它当成一种事业.

  我需要一个契机,对我所不满的这个世界,来一次全面的反攻吧.想起一个小细节,校长总爱在大会上强调,在校学生不可以进去网吧,却总有同学迎难而上,这是为什么呢?或许我可以去网吧里见识见识.

  网吧的大门被厚厚的布帘虚掩着.当我走进去的时候,我像是走入了一个深邃的海底世界.那一台台电脑,像一头头海底大怪物,瞪着眼睛向我袭来.

  我向服务员问了一些初入网吧的人注意到的事项,那个人给了我一个QQ号码和密码.我找了个位子坐下,打开机器,她跟过来,帮我登陆号码,告诉我,这样就可以加好友聊天了.我迷迷糊糊看她帮我从哪里弄了个好友进来,我就跟他聊了起来.

  “你好。”我记得我很有礼貌地向他问好,他也很有礼貌地向我回了一句:“你好。”然后我问我们可以成为朋友吗,他很乐意做我的朋友....这样,我就有了我的第一个网络身份和第一个网络朋友.

  后来的好多天里,我每天都要瞒着爸爸和姐姐到网吧里呆一会儿.和这个陌生的朋友说几句闲话,探索探索网络世界里其他我不知道的奥秘,听音乐,看网页什么的,或者什么也不干,发呆.

  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来了,送到了家里,弟弟打电话告诉我的.我打了个电话给妈妈,妈妈说我很听话,在大姐这里没有吵没有闹,还记得打电话给妈妈,所以要奖励我,明天来接我.

  第二天,妈妈果真来了.二姐夫买了一辆小汽车,是他开着车载着二姐和妈妈来的.一下车就在算计路上过了几道关卡,收了好多费用的那位,就是的二姐夫,瘦瘦高高的身材,方方正正的国字脸.我走近去瞧着这辆奔驰小车,心里怪爱惜的,我想我或许会让自己混到这辈子买辆这样的小车都没有希望的地步,等着瞧吧.

  三个姐姐叽里呱啦在说着什么,怎么好像是说我的事情呢.

  大姐说:“她又不是考得不好,老师都说她发挥正常了,谁知道她整天耷拉着脸是为了什么呢?”

  二姐说:“她呀,就那脾气,一向自视甚高,自命清高的,不用管她.不就是没考上清华北大吗,哪有那么容易的事.”

  二姐说:“她呀,就那脾气,一向自视甚高,自命清高的,不用管她.不就是没考上清华北大吗,哪有那么容易的事.”

  妈妈听了,忙阻断了她的话,有些口不择言,说:“这些话你们都不要说了,..也不是说一定要照顾她的情绪,那你们把她的生活照顾好了就行了,直到她进入大学去读书....让她读书去了,我就什么都不管了。”

  坐着车行在回家的路上,二姐还在一本正经地向我强调:“考都考过了,有个学校读书就不错了,你就不要一心还想着没有上清华北大,可以吗?答应姐姐吧.”她伸手抚弄我的头发表示亲昵,我倔强地扭头回避.

  车子开到家门口,好多人围观,一则看新车子,二则看新郎官吧?爷爷还从屋里拿出来一箍好大的鞭炮放着.今天,二姐显得特别美.想起以前在家里过年时,只要鞭炮一响,二姐准吓一跳,却不敢捂耳朵.两只手举在半空就停在那里,脚也跟着打颤,我们都笑她那是日本鬼子投降.今天的二姐没有那样了,既镇定又自信.

  二姐那人生来就有那么一种天分,不是一般人说的那种人来疯,她的天分大概是在于做一个卓越的领导者.所以,今天面对这些街坊邻居,她会来一场非即兴的即兴演讲,一点都不奇怪.我站在后面看着,有点羞涩.

  爷爷说,我考上大学了,只怕要准备准备,哪天请街坊邻居吃一餐,我听了很高兴,二姐的一句话却让我扫了兴:“又在那里耍什么小聪明?不就是想着人情簿上又收得到一笔钱来给你花吗?”真的是哑口无言。

  庆升宴上,我见了好多亲戚朋友,人多得水泄不通.最重要的仪式就是爸爸叫我跪在大红色的祖宗神龛前谢恩请罪,这是我没想到的.我一向胆小,所以表现得很虔诚,可是我心里并不虔诚.我在默默地反抗,在心里,总有一天你们会看到的.

  这位大腹翩翩的是我的大表哥.之所以叫他大表哥,是因为他是我所有表兄弟姐妹里年纪最大的.我见到他的时候,正拿着人情薄在看,他把一摞钱递到了我的胸前,还没等我回过神来,他又转身走了,钱就放在桌上.吓死我了,这人怎么神出鬼没的,走路一点声响都没有.

  我想起过年的时候,大表哥一进我家门,就抽抽搭搭地哭诉,说是谁谁谁做了什么事情,对她妈妈不敬.他妈妈都死了好多年了,他还非坚持说要让我爹妈做主,还他妈妈一个公道,到她坟上面磕个头都是应该的.我见他这么一把年纪,还一把鼻涕一把泪,哭得像个小孩似的,也想哭,稍一镇定,又觉得滑稽,想笑。

  宴席散去时已是下午三点,二姐直催着要回去.妈妈看了我一眼,也说要跟着去。她的意思是看我愿意不愿意同去玩耍几天.我说不想去,她也就没说什么了,不过还是看得出来她很失落,但是二姐没注意到.就这样,妈妈在家呆了还不到一天又走了,剩下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弟弟放学回家,我就给他烧洗澡水,煮饭炒菜.

  没事的时候,我就往邻居家去坐坐,和邻居家大婶说说闲话.大婶问我,你家二姐不知道拿了多少礼钱给你妈哦?我也说不知道.其实我是知道的,因为我一直拿着人情薄在看.大婶说:“要是三丫头或者是你也像她这样发财了,肯定不如她舍不得拿给你妈妈,对吧?”我就说:“那是肯定的.要是我发财了,我还要少拿点给妈妈.”大婶听了,吃吃地笑了.

您正在浏览: 我的青春报告 第四章
网友评论
我的青春报告 第四章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