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生活随笔  时间:2021-06-18  编辑:pp958

  也独自在外漂泊了数年,也学会了一个人承受一些东西。每次回家,天数都以个数来计,时间再长了,就厌倦了。难怪姐姐说,家成了我的旅馆,我却把漂泊的城市当作了家。

  出门在外,我知道朋友的重要。他们是我的家,我的港湾。工作,生活,感情,失意的时候总能找到能给我安慰和帮助的人。家,这时候会很遥远,因为他们帮不上,又怕他们担心。所以家人看到的永远是我满不在乎的模样。

  他们不知道,今夜,我在疯狂的想家。

  起因,是一盘我不吃的芹菜。

  晚餐的主打。

  默然。

  思念的潮水涌来,水花溅到眼镜上,眼前一片朦胧。

  小时候,自留地里常常被我摘掉拿去送人的豆角,外婆买来想吃却眼睁睁的看着日益变老最后扔掉的菠菜,还有廉价却是家人可望不可即的芹菜,都是我挑食的对象。

  取而代之的是,爸妈为我特意种植的茄子,胡萝卜和白菜。

  我的祖辈父辈,都生活在农村,一辈子都说不出那个爱字,甚至教育的方式,也可能还是吆喝和拳脚相向。可是这份情,在我今天看来,却是像黄土一样的深沉和意味深长。

  想家,想破旧但温馨的小院,想温暖的炕,想炕上坐着一边摘棉花,一边看电视,还一边唠叨着老闺女的双亲。

  今天,我这是怎么了?

您正在浏览: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