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生活随笔 > 武汉二题 (M站)

武汉二题

分类:生活随笔  时间:2021-06-18  编辑:pp958

  武汉二题

  曹玉治

  云鹤园小吃

  女儿职院毕业后在武汉一家物流公司做事。22周岁了,娇气却与时俱进。看到我有空闲,便以感冒的名义将我和她妈调到武汉“上班”:陪她看电视、聊天、享受空调、逛街、坐出租车、站轮渡、看名胜、淋雨、小吃……

  女儿住在硚口区云鹤园603号楼。小区内高楼林立,树木参天,花草遍地,人流不息。路面十分宽阔、洁净。这里有超市、水果摊、早点铺、歌舞厅等一些满足人们多样化需求的场所。我尤其欣赏楼下的小吃。每当太阳“下班”,晚风徐来时,一楼前面的马赛克地面上长龙似的亮出张张小桌,齐刷刷地。一伙伙的,一家家的,也有一个两个的纷纷落座,点菜、饮茶、喝酒、吃饭,然后聊天,既经济实惠,又别有情致。到这里来小吃的,大多是社区居民、打工族、普通工人、平民游客,虽然彼此陌生,但没有距离,桌挨桌,凳贴凳,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去武汉的第二天,我就迫不及待地享受了这种小吃。那天的太阳在“打点滴”,它安排风和小雨陪伴我们。下午五时,我、女儿、准女婿和妻子一家四口一下楼便迅速占领了一个面积。沾毛主席的光,先来了一碗用长沙水煮的武昌鱼,再各点所需。我喜欢吃红烧茄子条。细腻腻、软绵绵、香喷喷、热辣辣,既有翠翠的纯真,又如小乔的初嫁,韵味不亚于论语和老子。刚上来时,我吃急了,被烫得火烧乌龟,但我绝不“哎哟”,因为痛也温柔。女儿嗜好青椒炒肉丝,每次回家,我都要亲手制作一盘。虽然离武汉的水平相差240公里,但每次都舔盘。大龙虾是什么味道,我恐怕今生今世无缘知晓。只见女儿、女婿和妻子每人戴一只塑料手套,把那些金黄色撕得七零八落,最后就为进口那一小团嫩白。女儿边揩油边问我:“老曹,你怎么不吃?老傻瓜!”“萝卜白菜,各有所爱,这都不懂,小傻瓜!”说完,我点燃一支烟,品起茶来。这本应“七月流火”的江城却给了我“一蓑烟雨”的感动,如果东坡在此,我定然相邀。这小雨,这凉风,这热闹,这恬静,这大同世界,还有女儿叫老曹的真切,温馨而浪漫,单纯而洒脱,恰如蚕食了一片荷塘月色。在平时,在本地,是绝不可能有这种美丽的当下的!

  三个半小时后,女儿邀我去买零食。一路上,她挽着我的手臂不停地撒娇,惹得那些武汉们不停地嫉妒我们的和谐社会。买的东西有软糖、蛋黄派、新疆葡萄等,都是甜的。

  又登黄鹤楼

  翌日上午,雨还在下。我们走在雨中,想去看看久违了的黄鹤楼。

  我喜欢黄鹤楼。不仅仅因为崔颢,有如一段遥远而珍贵的记忆,让我魂牵梦萦,为伊消得人憔悴;不仅仅因为她是名楼,有如一本生命之书,让我百读不厌,常读常新;也不仅仅因为她经历过无数的毁灭与重建、多次的颓废与复兴;还有一个更简单更直接的原因——一副楹联。那是十多年前我在《黄鹤楼楹联选注》一书上看到的我师范时代的语文老师、诗人廖平波先生的作品:“川横九派浪下三吴问滔滔兮逝者如斯谁是沉浮真主宰;壁立西江虹飞天堑看郁郁乎文哉仰止何妨今古细平章。”流畅如江水滔滔,气势如乌蒙磅礴,意境如长空万里,令人击掌叫绝!每当提到黄鹤楼,我就想起廖平波;每当品味这副楹联,我就想登黄鹤楼。平日里,我经常作秀,想学廖老前辈的潇洒。例如送给干姑娘王同欣的晋学联:“恰同学少年千秋一师人绝顶;正英雄时代万顷厦门浪飞舟。”送给同年儿子李进的晋学联:“枕寒窗冷月圆华科初梦大浪淘沙儿笑看;驾鸿鹄长空破关山万重巅峰撷珠我静听。”尽管是东施效颦,却也骗出几片舌头。由此,我感受到了文化的力量。

  黄鹤楼一楼的两根大砥柱上,镌刻着两句千古绝唱:“爽气西来云雾扫开天地忧;大江东去波涛洗净古今愁。”古人真了得,他怎么就知道东方的文明古国肯定会有“爽气西来”呢?今天的黄鹤楼把这种意境表达得多好哇!那么,崔颢的问题几时解决?“日暮乡关何处是?”问古问今,问你问我问大家。我想,“台独”家伙们应该深有感触,应该捧着《乡愁》到黄鹤楼一游。

  我每登一楼,都要在那些不朽的诗、联、书、画、雕像前“赏玩”一番。可惜才疏学浅,常常是饱了眼福,却失了神韵;捡了芝麻,却丢了西瓜;甚至是丈二和尚一个。有时我也背着手,默默伫立于某诗某联某画前,时不时地点点头,还轻啧几声。加上满头的沧桑和一脸的岁月,俨然一知名学者,因而从不远处飘来几根未成年粉丝。我不禁得意地自语道:“身处黄鹤楼,吾已达到某种高度。蛇山乎?龟山乎?”女儿实在忍笑不住,便拉着我继续登楼。而当我准备登上极顶,欲穷千里目时,她又忽然阻止道:“只剩一层了,傻老爸,不想有下次了?”我一惊:女儿撒娇竟撒出了一种境界!

  何以证明到此一游?唯有留影也。到哪里留影?我举目四顾,哪里都是经典,到处都该牵挂——“孔明灯”是智慧之光,“黄鹤归来”是千年企盼,“功业千秋”昭示民族复兴,“岳飞铜像”弘扬爱国精神,“南园鹅池”飘荡着曲项天歌,“世纪钟”敲响了时代强音……由于时间有限,我们一致选择了主楼。女儿挽着我和她妈,令男友站在最外边。摄影师调好焦距,按下快门,失败!再按,再失败!怎么了?摄影师要我们让一让,迅速给别人照了一张,成功!失败是成功之母,再来。我就不信,本人老得照不出人影来了!细心的女师傅观察了我们一会,重新布局,让女儿女婿并着老夫老妻,果然精彩!看来我舍不得女儿出嫁是不现实的,女儿不想离开爸妈也是不可能的。这使我想起一句哲言:世界上所有的爱都以聚合为目的,只有一种爱是以分离为目的,那就是父母对子女的爱。

  看看表,离上车返程还有40分钟。我叫他们等一会,独自带着“白云千载空悠悠”的惆怅,品着廖老先生的“逝者如斯”,跑到白云阁最高处望了崔颢一眼。也许是触景生情,也许是诗人情怀。但只要有爱,无论聚散。爱人如此,爱物亦然。我想。

您正在浏览: 武汉二题
网友评论
武汉二题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