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场梦

分类:生活随笔  时间:2021-06-16  编辑:小景

  我先假设:我是一个农夫,我有一个农厂,锄头,收割机。。。一切俱全。

  我忙完了一天,放下手中的工具。走进麦田,一阵阵清风吹过,麦田像波浪般起伏。我会哼着小曲,躺下来,望着抬头蔚蓝的天。

  原来把心放下来,看,天空不就是倒过来的海吗?也许十几分钟过后我从享受与思考中醒来,如果没有酣睡,我就伸伸懒腰,起身缓步来到稻草人旁这样我会有种莫名的安静。我也不知道是否属于一种高兴。

  一阵口琴的声响使我望望周围。那个老人(我也不清楚从哪里冒出来的)总是爱搞点乡村音乐(其实也不错,只是一般我装得不太感兴趣)接着,我和他谈了淡农田这段时间的情况以及家人的情况。

  当交流即将结束,孩子总是在麦田口呼唤,当然,我会挥挥手,把他们叫过来,这时正是夕阳西下。我喜欢此时此刻一家人看夕阳。同时谈很多,包括他们的理想。

  当太阳完全落入远处的地平线以下,我们一起准备回家,他们总是喜欢在前面跑,而我也许跟他们一样吧,如果抓到这群安琪儿,嘿嘿,肯定要被我整一整。

  在回家的路上,绵羊咩咩地叫,我想起了年青时候看的喜羊羊与灰太狼,不经意间有些感叹。牧羊犬这时却凑过来,好不热情。燕子低空飞着,掠过我的头顶,又很快飞向远处与高处,我想它们是急着归家。

  到了门口,打开门,我已闻到饭香,别说还真饿了,做饭的她真让我感到幸福。没想到她还不知道我们回来了,我想吓她一跳。

  餐桌上我也点叨唠。但不太起作用,有两个正在讨论篮球,其他的各吃各,偶尔接接我的话。

  饭后好像有50%的机率是我洗碗,但总有人帮我打下手。

  一切搞定以后,我开着敞篷风出去兜兜风,当然骑马也行,但这不是我的强项。

  我会开车是参加镇上里的party。这里有许多熟人,有唱歌的,dance,一些比赛,连赌博也有(我从来不参加)待我坐定,我选了一瓶牛奶,特别的时候是啤酒,慢慢品味,不时聊天,总会听到一些好消息(吹牛的也有)我总是一副喜气羊羊的表情。

  当聚会结束,我将开车回家随便捎几个顺路的。一路很闹,我微笑。乡人总是如此热情,约定再来。

  (未完待定)

您正在浏览: 农场梦
网友评论
农场梦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