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一梦

分类:生活随笔  时间:2021-06-11  编辑:pp958

  记2010年3月25日

  近来多有人提及,道是科大樱花开得正艳,多有人去赏。原本打算走一趟的,但想想去了也是看人,不如闹市择一高楼看得人还多些,便作罢了~

  今日午饭后游园,行至秀山之东北,面朝教师之公寓;见得环境不错,又是故去岁月常来之处,便停了下了。四周之状况,听便是:“青绿呈主调,少去万花浓艳;树花几处白,也是人间美景;养眼芳长青青,锐耳鸟语频频;淡香扑鼻档不住,不见世俗人语在。”此时正值午时两点,烈日当空:仰望无一云,只见碧蓝天;难耐酷暑热,寻坐阴凉处。便半睡半坐休息于斜山草皮之上,树阴之下。不知是天热之困,还是景美醉人;坐着坐着便睡了过去,睡梦中:“独游行至山南处,一园桃李花正开;林中竹亭一仙子,奏来曲调欲醉人。”梦中亦是烈日炎炎,热气腾腾,也多少有些困意,想必是:“久在尘世受困深,难得一时如此闲;刚到桃李处,困意仍在身。”不胜暑热,便沿石径迎上去,借地休息。

  行至亭中,便作语借地处休息,讨酒茶解渴;谈论间,借问仙子是何姓名,何处居所,作何职业,何来如此闲暇之时光,如此之享受。仙子只一一答如:“凡人之所困,只因问太多;相遇便是友,何需知姓名;何所何业真重要?都为生活一目的;少欲之人心自闲,多求之人必多心;人间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听了觉有几分道理。又问仙子所奏何曲,曲中何意?仙子又只答道:“世间曲调太多,无需要强解其何意;但听其好便从之,那管曲子叫何名。”……。。可惜:身在梦中非自己,忘了不胜酒力;饮得茶酒三两杯,头晕眼花已分魂,仙子身影渐去,南山美景渐远……,就这样,便在亭中醉睡了过去,却醒了过来,方知是梦;此时,已是-斜阳西南去,我却-还在东北坡。方知:“醒时醉入梦,梦时醉则醒;生在尘世中,醉醒已难分。”

  因贪恋梦中景人美,故迟迟不愿把世还;静坐樟树下,细品其中味;少去凡尘少世俗,此景人间哪里寻,恍悟道,些地便是~~

  醒来便引诗为证,提醒自己以后常给自己放放假,静静心,人,对自己好一点,别太累了;便写道:

  樱花灿,

  满园人如山;

  人人都赏樱花去,

  我却不然;

  梦里择坐桃李处,

  天仙作伴;

  以竖不胜酒,

  共饮醉山南。

  樱花灿,

  不胜山之南;

  山南桃李花正开,

  有得仙子有得茶;

  山南无需世俗语,

  一坐山南不舍还。

  ——一竖和尚

您正在浏览: 就一梦
网友评论
就一梦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