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生活随笔 > “剩女”心事 (M站)

“剩女”心事

分类:生活随笔  时间:2021-06-11  编辑:pp958

  16岁的小外甥给我发来短信,问我认不认识他姑姑,说她姑姑和我同岁,至今也还是“女单”。我诧异于他小小年纪竟如此关心大人的事情,尤其是他竟问了我这样一句话:“为什么你们七十年代初期生人都不喜欢结婚呢?”我纠正他,不是“都”,是“有一些人”,这下可正中了他下怀,又趁势来一句:“你别学‘那些人’哦!好好打量你身边的人啊,走过路过千万别错过!”。

  这几年,家人一再地催我交男友谈恋爱结婚生子,父亲甚至很生气地对我说,他之所以失眠,完全是因为我。愧疚之余,我无言以对。眼前浮现的,尽是母亲离世前眼睛里饱含的哀伤与期望。当她伸出干枯的手抚摸着我的脸庞,说她这辈子的遗憾,便是没有机会能在有生之年看到我披上嫁衣的那一刻,我哭了。母亲终究还是带着她的遗憾与牵挂走了。可是,她的话却象一把刀,时刻刺痛着我歉疚深重的灵魂。

  其实,我并不拒绝婚姻,我甚至憧憬着两人世界的幸福生活。但当世态炎凉粉碎了我对爱情的梦想时,我开始变得怯懦,我害怕触及爱情这个易碎品。而且,每每想到要为婚姻结束我自由的单身生活,去适应另一个人的习惯时,心里就有种莫名的恐慌。我害怕,当我听音乐时,他却要看书;我要休息时,他步履沉重地在房间里来回走动;我习惯了饭后一个人静静地散步想心事,有了他,我的诗意情怀必定会被他的聒噪赶得一干二净;我甚至设想,他把衣服与臭袜子扔进洗衣机里混搅的情景……想到这一切简直令我崩溃!

  可是,当我无助的时候,我却又多么希望能有个肩膀让我靠一靠;当我受了委屈的时候,我又多么希望能有人倾听我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诉说;当房间里的电灯坏了的时候,我不必再自己战战兢兢地爬上去换灯泡,爬上去之前还得把大门打开,以防不测时被人及时发现……我一个人索然无味默默地吃着饭时,我多希望有个人来分享这些由我烹制的美味佳肴……

  我徘徊,矛盾。书上说,社会是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不可调和”这四字,多么令我触目惊心。

  工作时的忙碌,固然可以使人暂时忘却这些烦扰,但当独处时,心总是空空虚虚,茫然无措。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音乐。无他,只想让房间里多一些人的声音。把音量调到最高,心却越落寞。索性转身出门,到大街上随便荡悠。当看到落叶飘零,望着自己被昏暗的街灯拉长的影子,不觉潸然泪下。

  三十五个没有情人的情人节,是别人拒绝送给我鲜花,也是我拒绝了别人的鲜花。且不问是自己选择了孤独,或是孤独选择了自己,踏着零落一地的玫瑰花瓣一路前行,是对浪掷了三十五个春秋的惋惜与慨叹,是对蹉跎了十几年的青春岁月的悔悟。

  醒过来时,不管心是碎的,还是依然坚如磐石,都必须将悲伤深深地掩埋。因为我知道,我不仅仅为自己活着,还为所有与我血脉相连的亲人活着,为所有爱我、关心我的朋友活着,我的生命不仅仅属于我自己,我的一切悲与喜都牵扯着他们的心。所以我活着,就要让自己身边的人快乐。

  因此,我总会在每一个情人节来临时,馨香祷祝:

  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无情眷属终成有情人。

您正在浏览: “剩女”心事
网友评论
“剩女”心事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