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生活随笔 > 低眉浅唱 (M站)

低眉浅唱

分类:生活随笔  时间:2021-05-29  编辑:小景

  无论是阳春白雪还是下里巴人都各有自己的特色,并没有什么贵贱之分,有的只是韵味的不同:一个粗狂,一个细腻,犹如一杯烈酒和一杯花茶。一个高昂壮阔,一个低沉婉约,两者若能融合,便是妖孽化的完美体,就如这世间的俗与雅,俗到极致便是一种文化,必然会明闻千里,不胫而走,到了最后有人效仿、通传,进而建立自己的价值地位,而俗的奔放不羁,给大众带来乐趣也不失为一种俗趣,不至于昙花一现,且能衬托雅的高贵。俗通常与土挂钩,所以有说低俗,在人们的眼中那是有一种低贱,排斥的态度,以至于用嗤之以鼻、不屑的态度来排斥,其实俗与雅只是两种不同的存在状况,所谓的贵贱也只是人们自己心中的评定价值不同罢了。

  听着粗狂嘹亮的高山情歌,这是一种从内心迸发出的情感热浆,这是一种低吼似的热浪发泄,这更是一种不可抑制的兽出囚笼。可总有放缓的时候,一首歌从始至终若总是高音豪放,那便失去了对比,没了突出部分,就如生活总是磨难荆棘,丢了希望,何来有滋有味之说,而低眉浅唱也是情感的一种表达形势,有时候比低吼高唱更能引起别人的共鸣,那种山舞银蛇,惊雷辽阔后的空灵飘荡,溪水缓流别有一番滋味。男人在大悲大恸后通常会仰天长啸,以此来发泄内心的郁结,而女人通常会掩面低泣,尤其是情感方面,男人也有沉默低沉的时候,女人也有嘶吼狂乱的表现。所以说一条正常的路有陡坡有平坦,起起落落,人生、自然、抽象的东西都蕴藏着这个道理…

  我心亦正亦邪,半魔半佛;他路有热火缭绕,河水奔流。人心一半藏着魔鬼一半藏着天使,一念坠地狱,一念升天堂。人是个自主性的动物,在权衡利弊得失时,总是在善良与邪恶处碰撞,没有绝对的恶人,也没有绝对的好人,思想往往能决定自己的思路和出路,一个念想可能就能把自己送进永不能回头的魔鬼之道,成为魑魅魍魉般的人,所以说能在不可能的情况下克制自己就是一种伟大,多用善意和良知去抑制邪恶是很难得的品德!

  人性也有两面,一种是雄性的,如苍鹰,如猛虎,如奔腾的洪水;一种是雌性的,如蜻蜓,如驯羊,如浅流的溪水。便如诗词中的豪放和婉约,总是在精简中给人以深深的触动,如“骏马秋风冀北,杏花春雨江南”,如“大江东去”,“杨柳岸,晓风残月”这是一种雄壮与秀美,正如外向人的放荡不羁,内向人深沉内敛,正如佛像中的“金刚怒目,菩萨低眉”。在阳刚与阴柔中,这两种差别,也正是人与人之间气质的外在表现,相反并且相成,实际上每个人多多少少都兼有这两种气质,只是比例不同而已。

  天道有阴阳,人道有强弱,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这两种不同性质的东西总是在你我身边徘徊,逡巡。在如悲伤逆流成河时,总渴望来一曲低沉的歌,浅唱出内心的感受;在如欢乐顺爽如凉风时,也希望与亲朋好友欢聚一堂,嘶吼几句嘹亮。如秦淮河畔歌女静坐,于河水荡漾处,柔荑剥琴弦,低眉浅唱花自飘零水自流;如黄土高原壮汉群舞,篝火高燃,河水翻滚,身躯弄矫健,高歌长啸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世界上的事物都是相对的,有高就有低,有黑就有白,做人亦是如此,应不失英雄本色。又是谁说英雄只属男人,女人也可,有时她们能做到的事男人未必就能,母爱的伟大、那种超出耐性的坚持未尝不可歌可泣,不要贬低任何你身边的人与物。她们便是那看似柔弱的蔷薇也会绚烂出不一样的精彩。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盛宴过后,泪流满面,在人生的战场上猛虎是你奋发图强的意志力,是你坚强不屈的盾牌,是你暴风骤雨中不倒重心。有猛虎才能在人生事业里不改本色,如镜破不改光、兰死不改香,进而建立雄图伟业。而蔷薇如静堂陋室,幽谷独芳,体贴入微。像是一种睿智,能看到蜘蛛吐丝,苍蝇控脚,能听到春光微动,万物复苏,于困惑处拈花一笑。所以说这是两种境界,猛虎如武,进军势如破竹;蔷薇如谋,指挥运筹帷幄,此二者相辅相成,对立而统一,猛虎需要蔷薇的滋润,蔷薇更需要猛虎的守护,正如男女夫妻本为一体,不改本色,独守专一。人生亦如此,无论是低眉浅唱处的痛彻心扉,还是高歌嘹亮后的喜不自禁,两者相互之间都会看到自己的影子,就如无论你是寒冰还是热火都要明白你们都在彼此理解与尊重中相互影像着,便如“我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桥下看你”的境界一般。

  我渴望冬天,但也能坦然接受夏天;我欢喜花开时候的娇艳,但也坦然花落后的颓败;我渴望幸福的生活,但也知道那其中有苦难的衬托。

您正在浏览: 低眉浅唱
网友评论
低眉浅唱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