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生活随笔 > 永远有多远 (M站)

永远有多远

分类:生活随笔  时间:2021-05-29  编辑:pp958

永远有多远 标签:你不知道将来有多好

  窒息的生命—沉沦着

  一直,生活就曾那么多姿多彩。怀想中读初中的早晨,每每踏过晶莹的露珠,看一条河,不用背书包,可以飕的跃过田埂…可是,我长大了,我要去读高中了。如小树枝般掠过了曾经低矮的天空。;

  那一个暑假,去过绵阳,第一次去这样大的城市。面对如此繁华而富有的城市,面对着如此众多而优雅的城市同胞们,面对着一座豪华的三星级酒店,我第一次变得不知所措,变得惶惶不安…对于一个人口不多的小城镇,我开始明白了生活就是差距。尽管有一条公路,我却很难走出这久居的山村,第一次走出去,回来便变得失落起来。;

  就这样,失落而彷徨的进入了高中。;

  一个小城镇,一所农村高中,一些和我相同的农村子女,一块长方形的操场,一些保安和老师,就简单地开始了我们的高中生活。上课,吃饭,做作业,睡觉,就如此循环往复的过了一年半。痛苦,失落,枯燥,深度的彷徨,少有的欢笑,就这样纯粹度过了我那本该绽放的青春年华。;

  看学校门外的车一辆一辆消失在马路上…我发呆了。想起了去过的地方,我知道了原来世界上还有很多比我们这个地方好很多的地方。老师不曾给我解释过,而我亦如一个白痴,做着那些看起来遥不可及的梦,我成为了同学们眼中的疯子。我想要出去走走,摆脱这无形的羁绊,释放长久以来的压抑。;

  小小的年纪,本不该有如此之多的想象,内心深处的躁动与疯狂,没有一个固定的信条。不知道为什么而活着,不知道关于生命,就这样把一个生命苍白而无力的活着。书本翻开又合拢,找不到那么一句话可以概括我的生活,泛黄的纸页开始成了虚无的主义,我用我脆弱的生命挑战了这千年的权威。;

  没有从家里拿很多钱,自己在食堂打工,照世人的眼光看来,一个知道放下自己高傲的人去做勤杂工,那么一定知道好好学习的,很不幸我便成了一个只有前者而无后者的怪物。我不愿意过那种枯燥无味的生活,而每天食堂第一收碗的人一定是我。于是,我便矛盾的活着,我便使这差的成绩和那些被世人认为好的品质共存着。就这样知道打工,却还要跑去逃课,还要去上网,还要去打架,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成了一个如此两面极端的人。;

  曾经,有三天没有去上课,找了个理由搪塞了老师,一个人在寝室里呆了三天。很少睡着,就一直想着一些关于生命,关于读书的问题。把头扎进冰冷的水里,一股彻骨的寒冷并没有让我的感受好很多,我没有得出答案,亦开始了沉沦与无助。第四天去了教室,换了坐位,从第一排到最后一排,不在看那些枯燥的书,不在做那些永远做不完的作业,逮住了机会便逃课,仍然无助与沉沦。;

  没有再给家人打电话,没有和同学们沟通,独自一人静静的冷清与孤独。;

  就这样,瞒着所有人,一个人去流浪。;

  行走在风雨路途—疲惫但温暖

  看着有人骑自行车,想象着远方的公路,听说过许多关于外出的故事,看那些从远方过来的人,回忆着去过的绵阳,内心有了一种不可言状的悸动与恐惧,悄悄的在我的心中萌芽。或许,我属于一个未知的世界,我属于一个只有陌生人的地方,从一个熟悉的地方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循环往复,构成我所熟悉的陌生世界。;

  在大年初八的时候踏上了风雨的征程。带上了自己的被子,拿了一本西班牙人写的诗集和两个笔记本一个同学记念册,就这样出发。就这样任凭陌生来荡涤我的心灵,来唤醒生命中最初的渴望,以及避免那无法终止的沉沦。;

  我开始骑车了,我想要去成都,洛阳,北京…打折卖了原先的三轮车,买了一架自行车,就这样踏上风雨的征程。头几天每天都吃几个馒头和包子,喝许多矿泉水,于是有那么一个坚强的身影出现在南充到成都的318国道上,看许多陌生的景物,不在和任何人有关联。;

  一天过后,我的腿很疼,不知道住旅馆,也没有停歇,这二月虽然有那么一点点寒冷,但每天都在充实和忙碌中渡过。下雨,黑夜,我没有感到疲倦便固执的走着,一睡不着便害怕这种种…亦包括我瞒着所有人跑了出来。骑不过的坡,便推着车子,徒步走上去,累了,坐下来休息,就这样,走了两天多一点,我十分疲惫而又兴奋的到了成都。;

  在遂宁遇到了一个小伙子,热心的问我去哪,问我就不怕家人担心吗?我当时也撒了一个慌,就因为恐惧和害怕。从一块钱一个的包子吃到一块钱三个的包子,心里还挺高兴的,实在没有水,就找一些井水刷牙。到了成都,本计划洛阳的,不过我停了,因为我被这一个城市的繁华所吸引,因为我需要更多的钱。又一次,我开始被这个世界的奇妙所征服,我开始沉浸在一种只能一个人体会的快乐世界中了。因为我的生命本坚强,所以我能克服这一切的困难,在一个陌生的地域拥有一片我想要在上面活着的土地。;

  骑车游走在这繁华城市的一角,看一个人老实人去上当,看许多农民工睡在大街边上,看一个大学生坐进了豪华的轿车…所幸的是,我没有成为这任何人当中的一员。心里不在是以前那样的恐惧与无助,我开始变得沉稳起来,又找回来许多我本就该具有的品质,我发现我好像看透了每一个人,却有具体的说不出来。同第一次吃雪花牛肋骨是一样,仅仅感觉好吃,却说不出到底是什么味道,亦如看透了人生,却说不出人生为何。好像是了解了社会了解了人生,朦朦胧胧。;

  跌跌撞撞,就认识了两个可以说知心话的人,一起喝三块钱的啤酒,一起吃八块钱的菜,不过这样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达利园的天空也是阴霾的,有许多的农民工离落我们而去。我想要到可以看阳光的地方去,我想要圆了我的北京梦。我到了这个都市里最繁华的地方,做了一名服务生,上班,骑车,看书成了我生活的主旋律。而我有更多的机会思考一切,看别人吃一顿饭花掉我们几个月的工资,看一场上百万的婚礼,看三四千的挎包,我又有那么一点局促不安。第一次坐地铁,上班便看着推杯换盏的生活,看着一些人的媚态,我想我又要沉沦了。当看到几个民工在酒店来讨工资的时候,被骂了出去,隐约听见一人说:“我们自己干,还求人吗”?;

  一股莫名的力量,来自于家庭的恐惧,和所向往的陌生就这样涌遍了我的全身,促使我向又一个陌生的世界进发。带上打工挣的所有钱,背上一个双肩包,扛着一顶帽子,骑上单车,向第二站洛阳走去。;

  第一天第一夜我没有睡觉的走着,过了德阳,绵阳,到了广元的朝天。害怕晚上走错了路,过了十二点,便在小溪坝的一个相对开阔的地面,我吃力地跃过了高速护拦,骑行在高速路上。没有恐惧,不知道自己是否疯狂,也没有想到自己的生命,就这样穿隧道,下坡,到了广元。;

  我进入了相对原始而清爽的世界。;

  大巴山的人很少,路却出奇的陡峭起来,每次都买上两瓶矿泉水和饼干,到了勉县打破了我对于武候祠的常识。连续五座山峰,推上去,骑下来,看陡峭的山岩,用潺潺的山间水洗手,看这山区的农户人。膝盖有点红肿了,仍然每天骑十七个小时,怕饿与渴,便买上了一个西瓜,痛心的腐蚀着这奢侈,到洛阳的信念不曾动摇。14号的夜晚十点在次有了上高速的念头,不想走雁门关,于是在金水跨上了高速,可是这一次我的运气似乎好了似乎又不好。我遇到了高速巡警。我骑着自行车在警车的护送下,以二十几时速疯狂走着,穿过九千米的隧道甚至达到了四十,汗水打湿了衣服,下高速四点到了宁陕县。四点睡觉,却疲劳的睡不着了,骑了两天山路了,车胎扎坏了两次,带着一些奇思怪想进入了不安稳的梦。;

  早上十一点起床,迎来了我人生中最艰难却又最美好的一天。;

  路上人更加的少了,车子也更加少了,太阳有点热,空气却很香,我踏上了秦岭征程。;

  几十公里的上坡路,开始吃不上热的饭菜,过平河梁遇上了暴雨,气温很低,我的全身被淋透。可是这风景却愈发的美丽起来,没有人的踪影,树枝也特别的深沉,公路边的一条径流的水冷地彻骨,一些大鸟的叫声久久回荡,山顶笼罩着一大团的雾,空气飘散出一种小花的香味。我躲在一块岩石下看这雨,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以及我的雷克萨斯,半个小时雨势不减,我便有幸行走在这秦岭的雨中,一直把车推上了平河梁顶,有一些穿着军装的人,我竟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不过我却没有哭出来。肚子很饿了,我发现我的脑袋有点不清醒,捧着路边的水喝了两口,紧了刹车,下第一座山。风很大,我的手冷得起了鸡皮疙瘩,感觉自己就在死亡的边缘,不过洛阳的念头支撑着这一切,以及生命中的挑战,缘于此,我勇敢的征服了秦岭的三分之一。我可以做的更好的。;

  吹响了征服秦岭主峰的号角,行走在这近乎原始的森林里。晚上没有开灯就推着车子爬秦岭,山势陡峭,脚底好像起了水泡,就这样努力的爬着。晚上十二点零四分,我终于看到了向我欢呼胜利的秦岭顶的路标,四个小时的徒步,看到了胜利的曙光。我一人在秦岭顶上独啸,对着这苍茫的人生和浮华的人世,释放着这半年来所有的委屈与无奈,不过我没有哭。;

  再次紧刹车,配合好手电,在穿一件衣服,十分疲劳却很清醒的下山了,终于看到了第一户人家。凌晨四点多,我打着寒颤到了户县。我成功的征服了秦岭。早上九点到了西安住下了旅馆,睡了一天一夜。我到了黄土高原边,遇上了一个同我一样的流浪人,也是缘于家庭的无奈与悲哀,他晚上要去上华山,而我反向了灵宝住下。;

  开始不习惯这边的饮食,总吃不饱,没有人可以说话。就这样终于到了洛阳。

  我学会了哭

  我成功了!我坦然了!我收获了温暖!

  很高兴的是,我学会了哭。

  一颗本是在在风雨中坚强的心,在她经历了疲惫与辛酸的双重洗礼,当那种自己不曾有过却突然的来自于几个陌生人所包围的温暖当中,便倏地一下,在某个陌生的角落大哭起来。仔细回想我的年华,又有许多可令人感到温暖的呢?

  第一站的成都,有两个人;第二站的洛阳,有两个人;可第三站的北京呢?我不是那种随时随地都可以表现出自己感情的人,但当我认定了一个人,那么不管因为什么原因,我们都将会是一辈子的朋友。因为,我活下去的理由有三个:回想记忆中温暖的人和事,寻找以及去做一些温暖的人和事,到一个陌生的地域证明我是一个陌生的温暖人。我为三个理由以及目标活着,时间很快,而我亦不会有那些愚蠢的轻生的念头。;

  我的朋友本不多,况且都比我大许多的岁数,但我相信他们是一个温暖的群体,而这个温暖的群体亦将变大,覆盖一个人,两个人…那么这所有的温暖的人都将会是我的朋友,我们一同生活在阳光下。

  在崩溃与沉沦的边缘,我选择一个人去流浪。在各种无法预料的困难中,我坚强的身体丝毫不软弱;在几种陌生而又熟悉的温暖中,我高兴的哭了笑了。

  你们说:做一个温暖的人,好吗?

  我想,与你们有个约定-;

  不论在何种情况下,随时做一个温暖的人!

您正在浏览: 永远有多远
网友评论
永远有多远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