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青记

分类:生活随笔  时间:2021-05-25  编辑:pp958

  返 青 记

  文/艾米白

  又在街头被人一把拖住:“真的是你!怎么看起来跟个小姑娘似的!”两下里笑开来。

  和他去看车展。没进展厅之前就很兴奋地说:“好哦,终于可以见见香车美女喽!”

  他说:“你也选辆车子去站站嘛。”

  “切!”我说,“我又不够美。”

  “你怎么不美啦?”他看看我的脸,眼里全是宠溺和自豪。老夫老妻了,我居然红了脸。

  夏天里体重锐减。这年纪瘦下来有个好处,皮肤不会因为失去了脂肪的支撑而松弛下来。很多往年里不敢穿的款式都买来套上身,过腰的长发随便挽在头上,轻松惬意。最热的那几天在海边晒成黑炭,这时渐渐恢复成淡淡的蜜色,眼睛分外显大,不笑的时候,真容易让人错觉时光倒流了十年。

  婚后常常对着日记本发呆,奇怪自己怎么还没年轻过就老了。也许是因为他那些不成文的禁止条例?不许再大笑大叫,要端庄自持;不许化妆,太娇媚会招来登徒子;不许穿鲜艳的衣裳,会显得他年纪大;不许对人太热情,会失了矜持和戒心……

  尤其不许上网。他很怕网络的五光十色迷了我的眼,怕单纯直率的我会成为一个不抵抗的城市而被人长驱直入,怕我们历尽坎坷得来不易的爱情会从此万劫不复。

  漫长又短暂的十年,我们在异乡创业的岁月,苦多甜少,风雨不断。经常在遇到坎坷的时候愁肠百结,夜不能寐,心中的压力有如千钧巨石,最严重的一次险些导致右眼失明。我们又都是死要面子的那种人,自己有苦不肯说与人知,表面上还要装得体面光鲜,志得意满。于是忍得更辛苦,到头来催得自己憔悴又苍老,连自己都不愿意看自己镜中的脸。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不是不满足于现状,只是发觉我迷失了自己,无论是青春亮丽的容颜,还是那些飞扬的才情,都埋没在繁冗的琐碎之下,久而久之什么都变得平淡无奇。

  开始在网上写博客时,心情经常是抑郁的,因此写出来的大多是些回忆往事和发泄情绪的文字。有人说写博的女人大都是幽怨的,这话想来也有一定的道理,因为我也不能免俗,常常将情绪带进文章里。

  有一段时间,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女巫,苍白着一张脸,守着千年的寂寞。是的,我寂寞。我们共同做着一份事业,他的时间却永远都不属于我。我曾怀着怨妇般的心情写出一首伤春诗,诗中言道:

  青山不改红颜老,半缘春逝半缘伤。

  陋室阅微浑无计,却道惆怅也轻狂。

  渔樵江上挥棹短,兰芝夜半织作长。

  浮生一梦白头醒,繁华落尽是黄粱。

  青萍无根随浪簸,明月有心恨天荒。

  鱼生波底识海意,燕飞檐下避风霜。

  金樽尚满欢宴早,孤灯如豆衾枕凉。

  山水万重无隔阻,两心不知空彷徨。

  曾将这诗发到他手机里,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我要的并不多,我只想要一个真正属于我的男人。

  牙刷与男人,恕不与人共享。虽然分走他的并不是女人,那样的生活已经让我无法容忍。

  两个人的战争很简单,回以同样的漠不关心就够了。在网上,我朋友众多,虽然素未谋面,彼此却肝胆相照。生活里,我照顾好已上小学的女儿,别的什么都不去搭理。

  文字也一天天飞扬起来了,他不知道,很多时候,飞扬也是为了他。

  他已经被我的冷漠吓到了,甚至开始疑心我心有旁骛。我明白他的那种感觉,就像杨坤唱的:“那一天,那一天我失去了你,像个孩子失去了心爱的玩具……”当毫无悬念的拥有突然变得捉摸不定时,那惶恐足以令最自信的人患得患失。

  八月里我几乎有大半时间在外面旅行。这是在异乡谋生十年来离开时间最长的一次,以前每次离开最多不超过一个星期。回来后发现,他变了。

  一向在十点之前不见回家的人,居然每天乖乖地守在家里,吃我烧出来的饭菜。并且一反以前的挑剔,对我那糟糕的厨艺毫无怨言。交游广阔的豪爽汉子,谁请客都不肯去。

  “只要你不觉得烦,我每天在家里吃。”他说。

  我的笑容晃得他眼花缭乱:“好啊!不怕被毒死你就继续。”

  然后嘛,我的厨艺一天天精湛起来。幸福像长篇小说的手稿,一张张越积越厚。

您正在浏览: 返青记
网友评论
返青记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