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结

分类:生活随笔  时间:2021-05-16  编辑:pp958

  心 结

  陕西西安周至职教中心 笔名:纪昀清 原名:纪堪迎

  邮编:710403 电话:

  徐恬:

  你有啥怨气,说出来好吗?自从你看了我嫂子之后,我们之间很少接触,也不曾发生过争吵,不知哪里得罪于你,让你如此恨我?如果说7月12日那天我在咱村小学路口没有问候你,那是因为我当时真的很生气——当你问我在哪里时,我含蓄地说:“我在柳永铭骨科医院。”

  而你竟然连询问也不询问这到底是咋回事。若你问我一句,我自然会如实告诉你,不是我受了伤,而是我妈不小心摔了一跤,造成腰椎严重骨折,需住院治疗至少一周、在家平躺至少四十天方可行走!那时我正忙着办住院手续,不巧与我义结金兰的罗大智来医院看望我妈,出于礼貌,我就在病房门口让烟给他抽,不料借不到火,于是我就赶快骑车前往咱村小学附近一家商店去买打火机,碰巧见到了你,然而一想起我妈当时那副痛苦呻吟的模样,我心如刀绞,而你明知道我在骨科医院,竟连一句关心体贴的话也没有,你至少也应该问明情况,可你却什么也没有问,于是我心里格外不好受,见了你也就只好视而不见、置之不理了!我承认那天没向你当面说明情况是我做得不妥当,要是早先说明了,你肯定不会坐视不理!关于这一点,我诚恳地向你道歉,请多多包涵!

  如果不是这件事惹你生气,那就肯定和你妗妗有关。

  7月16日上午,我正在上课,罗大智他妈突然上到她家二楼教室对我说有个女人来找我。我下去一看,才知道是你妗妗。然后我就坐在她面前问她有啥事?她说没有啥事,但她的真正来意我却早已猜出了七八分,于是就直截了当地轻声问:“徐家派你来有啥目的?”

  她笑着说:“我不是从徐家屋里来的,我不是徐家人,也不代表徐家人。”

  于是我就情不自禁地将上次你妈将我从你大伯家屋里绝情地连夜赶出来后我给你发的约摸有2700字的饱含满腔委屈的信息内容和前不久你妈不同意你看望我兄嫂的不近人情的情形悉数都一一诉说了出来。也许是由于我当时情绪太过激动,加之平时说话声本来就大,而这次受情绪的感染,说话声自然比往常更大之缘故,你妗妗似乎觉得我是在有意针对她,从而使她颜面尽失、难以下台。

  于是便脸色骤变,厉声责问我说:“徐家到底是咋欺负你来?是打你了不成?你一直说个不停,看我坐在这儿说过一句话么?而你却一直说个没完没了!”

  我见她怒形于色,便也厉声相对:“难道只有让徐家将我打一顿才能被叫做 ‘欺负’不成?我刚才讲的哪一句不是事实?这些难道不足以证明徐家做事出尔反尔、无情无义吗?我问你,徐家派你前来的目的是啥?你说没有啥目的,你又说你不是徐家人,也不代表徐家人,那我就看你今天把徐家的事咋样开口告诉我?你既然不代表徐家人,我就不该把你当作徐家人,由此我只能把你看作我的知心朋友或倾诉对象。再加之我把你叫妗妗,你说我在徐家受尽了委屈,该不该向你诉说?”

  “难道我对你不好吗?”

  她的意思我明白,正由于她觉得自己平时待我不错,所以此次前来游说料定会稳操胜券、凯旋而归,不曾想,我却不断奚落你徐家的不是,搞得她在罗家人面前颜面无存,于是便愤然作色。

  我接着仍不甘示弱,还是高声相对:“如果你平时对我不好,看我会不会去你家呀?你说你不代表徐家人,那么你管我怎么说徐家,它和你又有啥关系?我又没当面说你的不是,更何况她妈做的那些事实在是太绝情了!”

  她也不甘示弱,就进一步替你家辩解说:“你上了徐家门,就是徐家人……”

  没等她说完,我就斩钉截铁地回答说:“我宁死都不会上徐家门,我又不是找不到媳妇,凭啥要上徐家门?”

  你妗妗又质问我说:“当时中间人是咋说的?”

  我说:“中间人当时给我说一杆子括总共一万二千元,而现在我都花了将近三万元了,至今竟然连婚礼都未举行,当时刚说这桩婚事时,我就当着她妈的面说,我不想落上门的名声,但我愿意为他们二老养老送终,这是我能做到的事情!因为我妈还健在,一旦我上了门,按照上门的规矩,我赡养我妈反倒名不正言不顺了。而我和徐家本身就在同村,又不是相隔十万八千里照顾不上,我岂能做那种弃生母于不顾的忘恩负义的事情呢?因此,我宁愿离婚都不会上门。”

  此时,罗大智顿觉我情绪失控,恰巧二楼上响动很大,他就竭力规劝我赶紧上楼去查看一下。其时我心知肚明,他是怕我和你妗妗发生争吵,于是我就到二楼教室维持了一番秩序,待秩序安静后,我便走下楼,恰巧又听到你妗妗正在给罗大智及其他妈他嫂子诉说你妈的难处和苦处,并且还说:“各人都说各人有理,徐恬她妈也是满腹委屈,其实你细细一听,人家说的也蛮有道理!”

  一听这番言语,我顿时就满腔怨愤地高声说:“她妈做的那些事,若有道理,天理何在?”

  你妗妗看我态度坚决,就又挖苦我说:“都三十岁的人了,到现在才找了个小媳妇!要不是徐恬她妈亲自将她女儿介绍给你,说不定你到现在还光棍一条呢?”

  听罢这一句满含讽刺之语,我气不打一处来,于是厉声反诘道:“我不是找不到媳妇,当年孟欣怡她妈一分不要将她女子给我说,由于我家人硬要逼我找一个有正式工作的,我这才忍痛割爱错过了这段姻缘。其实我见过的对象已不下于四十个,绝大多数都是我不同意!”

  “甭说了,谁不知道谁的啥呢?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那我问你,你知不知道那一年大年初一孟欣怡为啥不肯同你去逛楼观台呢?今天不妨告诉你——”你妗妗那副轻蔑的语气我至今还记忆犹新。

  于是我打断她的话说:“甭说了,那些陈年往事早都已成为过去,现在提它还有何意义呢?”

  然而你妗妗却当着罗家人的面依然冷嘲热讽地说:“就凭你家的穷困条件哪里能和孟欣怡家相比呢?”

  这句话严重刺伤了我的自尊心,于是我便也毫不客气地说:“那你徐家到底有啥?还不是穷得跟鬼一样!再说了,你外甥女徐恬究竟有啥?除了一张好看的脸蛋还讨人喜欢以外,又有什么呢?既没文化也没工作,又不知道关心人,难道我堂堂一个国家正式教师还配不上她吗?你徐家人处处让我颜面扫地、尊严无存!还不许我说上几句!你作为她妗妗,当我受尽委屈的时候,你又问过几回?刚才你说那年大年初一,孟欣怡所以没同我去逛楼观台,是因为前一年大年初一她同咱村一个男孩儿正处对象,没想到她和那个男孩儿逛完楼观台后,结果婚事未成,孟家人心里犯了忌讳,怕我和孟欣怡谈对象的事一旦张扬出去,万一事又不成,生怕对孟欣怡和我的声誉有损,于是她妈这才劝我不要带孟欣怡去逛楼观台。”

  说到这里,你妗妗方才点明来意,又语气柔和地说:“今天是徐恬让我来劝你的!由此看来,我是劝不动你了。其实,我也是为了你俩好!徐恬现在挺着大肚子,在我家哭哭啼啼,我看了不忍心。就想让你尽快举行一场婚礼,把婚事办了!”

  “不是我不想举行,我早都说过想在学校举行,可是她妈不同意,我有什么办法!”我无可奈何地解释说。

  “听徐恬说婚礼一旦在她家举行,你就准备逃婚,而且你罗家的亲戚朋友一个也不会来参加婚礼。”

  “我这样做的用意只有一个:就是不想落一个上门的名声。我很早以前就劝过她家人在我学校举行一场既简单隆重又体面大方的婚礼,就像我哥结婚时一样,办得风风光光,这有什么不好?”

  然而你妗妗却满含鄙夷地悄声对我说:“你哥是二婚!”

  于是我反唇相讥道:“谁说只有二婚的人才能在自家单位举行婚礼?我的大外甥家就在咱村附近,他今年五一结婚时,就没在家举行仪式,而是在单位举行的,要知道他可是头次结婚!”

  此刻罗大智与他妈顿感气氛不对,就赶紧劝我去给学生上课。罗大智他妈还将我叫到教室后面,暗中规劝我放学后一定要给你妗妗说几句宽心话,好让她不失颜面地走出家门。我说请放心,我会处理好的!待上午11:30放学后,我就和她多聊了一会儿,罗大智也劝她说:“其实上门不上门又有啥意思?只是罗德由于其身份不同,一旦落个上门的名声,怕传出去被人耻笑!因此你要体谅他。我觉得在学校举行婚礼,真的挺好!两家面子都能得到照顾,何乐而不为呢?”

  “徐家人不是不同意他们在学校举行婚礼,只是在学校举行婚礼之前必须先在徐家拜完先祖才行!”

  “都拜了徐家先祖,那和上门有何区别?双槐村人还能认为罗德不是上门女婿?”罗大智又接着规劝说,“我有个主意,不知能否行得通?”

  “你说!”你妗妗态度终于缓和下来。

  “在学校举行仪式,看来你们罗徐两家人都没有意见,不过,在举行仪式之前必须先拜罗家先祖再拜徐家先祖,然后再在学校摆宴席招待客人!”

  “这绝对不行!”你妗妗听了罗大智的建议,连连摇头说,“如果这样我看只有离了。”

  听到这句话,我觉得是她在要挟我,便干脆响亮地说:“宁可离婚,我也不会上门!”

  罗大智连连劝我不要胡言乱语。

  此时你妗妗好像觉得自己没有完成你交给她的光荣使命,倍感委屈,居然难过地流下了眼泪。

  看着她伤心难过的样子,我只好好言相劝说:“我和徐恬的事,请你不要插手,这是中间人该管的事儿,和你没有直接关系,你只要将自家的日子过好就行了。再说了,我和徐恬去年腊月十二都领了结婚证了,在法律上我们早都是合法夫妻了,举不举行仪式也不是多么重要!由于徐恬她妈比较糊涂,你最好不要再管这件事,否则将你气出病来还得给我怪不是!”

  我一边规劝一边将她送出罗家门外。

  她似乎还不死心,就又劝导我说:“你看徐恬现在挺着大肚子住在我家,我也感到很丢人,要是你同意在徐家举行仪式,你们不是可以正大光明地天天在一起吗?”

  “你如果觉得丢人的话,你就让徐恬住到她家去,她家三间两层楼现在早都已盖好了,她不是没地方住。”

  “那你让我跟她怎么说?”

  “你要么实话实说!要么就说你今天没见到我,或者什么也别说!总归一句话,想让我上门绝无可能!”

  “那我就跟她说你不同意!”

  “你可以这么说!”

  说完我就目送着她离开路口。

  这就是整个事情的全部经过。我完全尊重事实,既没夸大也没缩小。当然平心而论,你妗妗那天真的不该来。原因有五:

  一是她不是中间人,不该越过中间人谈及此事!

  二是办班之所是我租来的,不是商量婚事之地!

  三是不该隐瞒实情。当我问她此次前来的目的时,她就应当直言不讳地告诉我。即使有人不便说,也可将我传唤到罗家前院悄声告诉我她的想法。

  四是不该讽刺挖苦我。本是好心来规劝,却作茧自缚,搞得自己无法收场。

  五是不该背着你爸你妈前来同我商议。因为她的想法只是一厢情愿,并不代表你家人的想法。何况你爸你妈并未准许她前来同我商讨!当然你妗妗的想法却完全代表了你的心思,因为是你派她前来的!

  你妗妗的好心可以理解,但你可曾想过,你家人不肯让中间人出面调解此事,你妗妗身为局外人,又能怎么样呢?还不是有心无力呀?

  我不知道你妗妗是如何添盐加醋地渲染我与她之间的矛盾的,我不得而知也不想知道。我告诉你真相,只是想化解你我之间存在的误会。其实说白了,你是因我对你妗妗不敬才对我不理不睬的,而我却是因你对我妈不孝才对你置之不理的!

  这说明你我都善心未泯,彼此心里都还装着自己的亲人。我很早以前就对你说过,我不图别的,不管你妈你爸对我怎样,只要你真心待我,实实在在地关心我,通情达理、善解人意,我就心满意足了。即使让我为你去换肾,我都在所不惜。我妈腰椎骨折住院五天后,次日即将出院时,我为什么才告诉你家人让你来照顾我妈。原因是上次我妈因患胆结石住院时,是我硬逼着你来的。而这次我不想再逼迫你,我想让你心甘情愿地前来,而你除了“你现在哪儿?”这条短信外,再也等不到任何信息了。而我由于上次内心受过伤害,就只好委婉含蓄地告诉你:“我在柳永铭骨科医院!”好想让你多问一句:“你怎么啦?”我好老老实实告诉你我妈的病情。然而你却音讯全无。出院前所以告知你家人,其实并不是我的本意,是罗大智劝我这样做的。他说:“上次你妈住院你没告诉她爸她妈,人家有意见,现在你妈又住院了,你就应当将实情告诉她家人,看她怎么办?如果她家不来人看望,是她家做得不对,和你没有关系。否则人家就会怪罪于你!”

  本来是想和你先商榷,而你的电话却始终无人接听。我只好给你爸你妈打了电话。而你爸你妈却让我同你商量。我又只好给你打电话,接连打了七八遍,你就是不接。于是我才发了这样的短信:“事关重大,速回电话!”给你,而你依然无动于衷。我说这句话并不是让你真的来照顾我妈,而是罗大智在考验你,想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来看望老人,他觉得你孝心还未泯灭,就准备赴咸阳民族学院取回早已给你办好的大专毕业证,如果你既不回接电话,也不来看望老人,他说那就只好将大专毕业证撕掉了,这样一来,你的正式工作也自然就泡汤了。他说他不会给无情无义的人既办毕业证又安置工作!

  我急忙劝他说无论如何不要撕掉毕业证,那毕竟是我恳求他千辛万苦托人花钱办下来的!我又恳求他能否再给你一次机会,我说三天以内,如果你依然不理不睬,我就无能为力了。他答应了,我为何频频给你打电话、发短信,其实这一次,就是不想让你错过当国家公办教师的机会。毕竟前程比怄气更重要!

  可是我今早在灵泉路口见了你,你却只顾自己往回骑自行车,我掉头紧追,而你却依然面无表情,不仅不予理睬,居然连拦你都拦不住。我真不明白,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从没有想过要和你离婚,即使说过这样的话,也只是赌气而已,并非发自真心。你我能走到今日,实属不易,中途也不知经历了多少坎坷和风雨!

  希望你我都能打开心结、冰释前嫌、好好生活,我依然深爱着你!

  罗德

  2009年7月19日

您正在浏览: 心结
网友评论
心结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