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生活随笔 > 沉溺文字度时光 (M站)

沉溺文字度时光

分类:生活随笔  时间:2021-05-16  编辑:得得9

  沉溺文字度时光

  夏延民

  阅读的习惯来自于儿时,父亲是老家村子里唯一的高中生,喜欢读书的父亲有一个小柜子,里面有好多的书,有时候父亲也会从单位带回报纸来看。小书柜平时上着锁,可能是怕我把书给弄坏吧,五年级以前他从不让我动他的书柜。我最初的阅读是从半懂不懂看报纸开始的,那时候报纸在农村也是稀罕物,邻居本家王爷爷每次见我拿着报纸,坐在门口看的时候,总是会开玩笑的逗我读一段,我也不怯场,半认不认张冠李戴的就读了出来,惹得听到的大人都哈哈大笑。

  记忆里读到的第一本极喜欢的书是红楼梦系列的画本,俗称小人书,是爷爷赶集给我买的。黛玉焚诗那节尤其深刻,还曾经就此问过父亲,为什么黛玉要烧掉自己的诗。后来,父亲还陆陆续续给我买过好多的画本,有《英雄儿女》、《西游记》、《神辫》、《燕子李三》、《精武门》等等,当然也有自己用零花钱偷偷买的。当我上五年级的时候,父亲已经有限允许我阅读他的藏书,四大名著就是那时候开始阅读的,如此经年到如今还长长的捧读一番。

  也许是从小养成的习惯吧,阅读构成了我业余生活的大部分。当兵的时候,部队图书室是我经常去的地方,路遥文集、王朔小说文集、鲁迅文集等等,记忆里只要没有集体行动,大部分的时间就沉溺在图书室里,一个人静静的从上午坐到中午,从中午坐到下午。接触的第一本外国文学是高尔基文集,此后还读过《荆棘鸟》、《红与黑》、《飘》、《三个火枪手》、《茶花女》、《卢梭忏悔录》等等,当然,用战士津贴订阅的杂志就更多了,《读者》曾经集齐过98年到2001年三年的全部杂志,《青年文摘》也曾经连续订阅了好几年,后来,网络渐渐发达,2005年前后部队也有了局域网,还有一些电子书库下发基层,阅读就从纸上转到电脑上,我的眼睛高度近视就是那时候落下的,明白是看电子书造成的已经太晚了,只能配眼镜。

  转业的时候,除了一床被子和几身不用上缴的军装,其余就是10箱子书。这些书怎么运回家还颇费周折,最后只能雇了一辆面包车,才算全部拉回来。这些书中还有我占便宜从需处理的往年旧杂志中挑的一些精品。回到家本来想搬上楼,被妻子严令禁止只能“委屈”的放在地下室,因太占地方影响放东西,被妻子几次威胁要处理掉。

  百无一用是书生。于读书写作虽然我只能算是半瓶子醋,但阅读却成了生活中不可分割的部分,家中文化气息很浓,除了为儿子买的漫画,就是我的报纸、杂志、文学期刊、文集类书籍,妻子说下辈子坚决不找酸文假醋的读书“虫子”,一点用不起还没事添乱弄得家里乱七八糟。她说她的,我读写我的。两耳不闻老婆怨,沉溺文字度时光。

您正在浏览: 沉溺文字度时光
网友评论
沉溺文字度时光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