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生活随笔 > 梦里红尘,桃花依旧笑春风 (M站)

梦里红尘,桃花依旧笑春风

分类:生活随笔  时间:2021-05-13  编辑:得得9

  “我掐了一朵桃花,

  夹在日记本里,

  从此不怕春天会离我而去。”

  ——杨朔

  很久很久,都不曾再理清一下纷飞的思绪,写一段文字。在文字里,因为可以思念,思念一个人,一个永远的爱人。只是,在今夜,放着一首伤情的老歌,听到感伤,那词曲后的微弱叹息隐藏着些许的苍凉。似那酒醉后的清冷,似那繁华后的荒芜,似那万种风情后的人去楼空。身边空荡荡的,忍不住伸出手去触碰,只有穿指而过的风无力的舞动着。风一定也很孤独,如深夜的我。

  点一根烟,就这样一直看着它慢慢燃烬,看它翻转在手指之间,看这光亮一点点的挥灰烟灭,完成一种自身的使命,不禁黯然这红尘俗世中微尘的人类。

  窗外的风还是轻轻地吹着,也许这夜的精灵没有发现还有一个飘荡的灵魂。想来这夜应是良辰美景,怎奈空虚设。这夜是一个没有色彩的梦,而我已经被梦境摄入其中,做不到花自飘零水自流的境界。

  一个人的时候想着关于未来的心事。看着这个城市每天都在上演着不同的故事,相遇,离别,出生,死亡,生命的轮回,在短暂的人生历程中,反复地开场,落幕……其实人是很害怕失去的,越害怕失去,便失去的越快。我是个不太懂得爱惜自己的人,每天都会让自已忙碌得精疲力竭!有人说,我天生就是个悲观的人,或许,这样的人,注定是要活得很累的。

  我记得有本书上说过“守侯在凝望之外,有一些眼泪,流淌在伤感之处。有一种缘分,永远不再回来。有一种幸福垂手可得,却永远在掌控之外。”穿梭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大踏步地向前走,不曾在意最终的去向,只是那样走着,不想停留,不愿回头。因为我在人生的旅途中,选择了另一种活着的方式,虽然很累!

  夜幕渐渐地降临在这座忙碌的城市,风吹乱了我的头发,我知道一定也曾经有一阵风这样吹过,吹散了所有年少的誓言,吹走了曾坚持固守过的一种人生信念。

  总觉得这尘世我已然全看透,岂不知放不下的全是已经看透的。张爱玲曾说:“梦里的时间总觉得长,其实不过一刹那,却以为天长地久,彼此已经认识了多少年了,原来却不算数”。“生命势必如此,无数事前的感动,如何能抵事后的悔恨,且留他如梦,送他如尘。”

  有时想,生活犹如艺术,也有多种多样的表现形式,我们需要伟大的、令人难忘的东西。永恒的爱、友谊、成就、音乐和发现。但我们也需要细小的微不足道的东西,窗上的水珠、床上的猫、草地上的蘑菇、双重的彩虹,等等。

  点点光阴,积一潭深水,许多人事,就这样随风而过,那铭心的刻骨的,和已无从说起的沟沟坎坎,皆在红尘深处。夕阳几度,岁月柔情,患得患失之后,总有一双平整创痕的手。暧风到处,依然是一座葱翠蝶恋的花园,只是心中藏着许多的牵挂与思念!

  常常就在想:是不是在每个人的心头,都有一湾看不见的泓水,任时光如刃,任空间如网!心事象一张不断翻新的旧照片,不依不饶,浓淡一如往日?可心能拿出的唯剩沉淀,那雕刻风华的世间剪,只留一纸徒劳,没有任何痕迹!

  长大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在春暖的日子里,我执意要看到桃树开花结果的全过程。然而,每一年里的等待,每一年里的落空,渐渐成了永远的梦,梦里总有飘飞的粉红的花瓣,总有那么几张稚气的脸,仰望着,希冀着……

  今夜无月,风沙沙携片片春雨,还有无语杨花尘絮随谁如影?“似花还似非花,也无人惜从教坠。”远处,是谁在听萨克斯“伤心客栈”?一曲又一曲。无人的街巷,总有一个窗口在敞开吧?而在这个窗口的里面,该是一户幸福人家!陡然想起哪个世纪某个春雨淅沥的日子,添了这时隐时现的记忆!

  当桃花,红了这一条水路,红了整个江南,我终于明白了,今生的意义!

您正在浏览: 梦里红尘,桃花依旧笑春风
网友评论
梦里红尘,桃花依旧笑春风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