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生活随笔 > 记忆里的茶 (M站)

记忆里的茶

分类:生活随笔  时间:2021-05-13  编辑:小景

记忆里的茶 标签:装在口袋里的爸爸 青涩记忆

  “柴米油盐酱醋茶”,开门七件事,对于在平原地区长大的我们,只对于最后的茶缺少认识,也许是南北地理的差异,在故乡的记忆里很少见到过茶叶,每每听到这句俗语时,也觉得很搞笑的,为什么开门七件事啊,我们这里没有茶不也过得好好的吗?最初认识茶叶,是从一次爸爸带我去一个很远的叔叔家里走亲戚,多年不见叔叔对于我们很亲切,把我们迎到家里,马上泡上一壶香茶,并热情地请我们品味,说是叔叔家的孩子从很远的地方寄回来的好茶叶。当时的我学着叔叔的样子小心地吹开表面的浮叶,小口喝了起来,刚开始就一股涩涩的味道,没感觉出来好在哪里。叔叔看我有些拘谨,就笑着把我拉在身边,让我观赏茶壶上的一圈铭文,绿绿的茶壶上有几个魏碑体的字“可以清心也”,但是却不知从哪里读起,叔叔笑着说“你给我读读这几个字该怎样读啊。”我看了看就是没发现标点,该从那里先读呢,看着我疑惑的目光,叔叔给我说这是茶文化的一个小禅意,这几个字怎么读都可以,我试着看就是啊“可以清心也”“清心也可以”“心也可以清”“也可以清心”。叔叔又给我简单讲了一些茶的文化和知识,这是我第一次对茶有了简单的了解。

  直到参加工作以后,每天跟在师傅后面,看师傅上班以后先用一个大缸子冲上满满一杯茶水,工作休息时便慢慢喝了起来,受师傅的影响我们几个小青年也开始学着师傅喝茶了,先去买了一瓶罐头吃完后剩下的大玻璃瓶就是我们泡茶的好工具,最初大家喝的都是茉莉花茶很便宜也都买得起,当时只知道喝茶解渴消食,对茶知识还是模模糊糊的,偶尔听师傅们聊天,说南方的功夫茶可以把人喝醉,还有我们单位的某几个人去南方出差喝茶喝醉的笑料。有时看见电视上南方人用那么小的茶盏喝茶觉得很新奇,我们北方喝的可都是大碗茶,完全是当饮料的,当时还傻傻的想,要是真的口渴了喝那样的功夫茶,该喝多少杯啊。

  直到去年年终时,我们的上级分销商有一个江西的,他特别爱喝茶,把一套精美的茶具和一桶精装的铁观音一块当做礼品给我们发了过来。过节无事便也学着泡了一壶清茶,慢慢地品味铁观音的茶韵,看着那一叶叶的茶在水里优雅的翻腾,慢慢舒展开绿色的身体,淡淡的清香弥散在书房里。慢慢品了一口入口还是青涩,没品出来这茶中的极品好在哪里,就在渐渐地一丝懊悔时,突然一丝淡淡的清甜从齿颊散了出来,口舌生津,对就是这个滋味,我大声地喊来了夫人和孩子,每人给他们倒上一杯也让他们和我一起分享这难得的美味。

  慢慢的我也喜欢上了喝茶,虽然没有专业的茶具和讲究的冲泡,但这并不妨碍茶叶带给我的美的享受。我尤其喜欢在落雨的夜晚,听窗外雨打窗叶的噼噼啪啪,独自一人翻开喜爱的书籍,选一曲轻柔的音乐,泡一杯清茶,看茶叶翻腾想人生变换,品味青涩入口甘甜后来的感觉,慢慢陶醉在夜色之中。

您正在浏览: 记忆里的茶
网友评论
记忆里的茶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