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条命

分类:生活随笔  时间:2021-05-13  编辑:pp958

  雨如豆粒般,散落在屋檐上。新买的油纸伞上点缀着些污泥,却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

  打开一扇门,旁边几个醒目的大字:“亲,记得关门哦。”傲娇的城市,傲娇的人群。以致她会偶尔地却是急切地宣泄内心隐藏的小情绪,于是她在日记本里轻轻地写道:第N天的雨,带着些幸福又伤感的味道......

  繁花盛开的季节,我遇着了你,微微一笑,又消失在工作的荒芜间......

  雨渐渐停下,几只蜜蜂如往常发出嗡嗡声;绕着树开始一圈又一圈。微风拂过阵阵花香,不远处的小屋里上空飘着些白色的痕迹。

  一群匆忙的脚步凌乱着落日的余辉,然而总有人会有些失落的。“重在参与。”但凭我这愚笨的人暂时是无法参透了。已多久没听过花开的声音,多久没有听过蝴蝶的密语;我却不是诗人,甚至找不到合适的言语。有时甚至会想,事情本就摆在那儿,触碰是一种结果,不触碰是一种结果。激情,斗志,目标,理想;高兴,失落,拥有,争取。似乎都理所当然,似乎都与之无关。

  每件事的产生都不止一种诱因,也没有绝对的对或错。就如一直很在意的人,嘴角泛起的一丝微笑轻敲着内心的旁白:这样的,是对吗?那样的,又怎么会错了呢?

  倘若,要在一个永无休止的圆上围绕一个中心点转圈;倘若,那是一个难以愈合的荒诞,一段不能触摸的离奇,预计的结果,早就不能惊天动地。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淡红的灯光似一只只眼,眼眶深陷,没了往日的光泽。一只娥扑腾在窗边,努力地找个突破口,而这一切终将是徒劳;纤瘦的翅膀带动些灰尘,模糊着窗外的一切,但是内心更清楚的是,外面的一切早已陌生。

  等了多久,已记不清开始等待的时间;她只记得,开始的等待是在末秋的天,霜叶落了一地。偶尔的几声狗吠更增添了这夜的寂寞,几颗忽明忽暗的星星悬在天空,早就注定了,这也是个寂寞的夜。

您正在浏览: 半条命
网友评论
半条命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