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生活随笔 > 妈包的饺子最香 (M站)

妈包的饺子最香

分类:生活随笔  时间:2021-05-12  编辑:小景

  下班去看妈,妈正在厨房忙碌着。“儿子来了,还没吃饭吧,等着,妈给你包饺子吃啊。”这是每次去看妈时妈必说的一句话,这句话已经陪伴我度过了十几个春秋。花开花落,四季轮回,转眼间妈已步入了花甲之年,苍老了许多,双鬓染霜,走路也比以前慢了,额头的皱纹记载着那六十一年的风雨历程,掌上的老茧见证着那大半生的艰辛坎坷。让妈坐下来歇会儿,妈执意不肯。在妈的眼里,我就像永远都长不大的孩子,不舍得我受一点点累。没办法,只好母子二人边聊边干活。我和面妈拌馅,不论是肉馅还是菜馅妈都拌得有滋有味,咸淡事宜,鲜香可口。在老妈的熏陶之下,我和面也是不错的,总能恰到好处。一切准备就绪,接下来就开始包了。擀饺子皮是我最拿手的,也是我承包下来的工作。并不是说我擀皮好,皆因要用点力气的,不想妈再劳累,这是这么多年来一直延续下来的习惯。妈问我工作的情况,家里的事情,我都会往好的方面说,虽然带着一定的水分,但我无悔,不想妈再为我操心了。然后就像例行公事一样,不知不觉的聊到过去,从妈的小时候到我小的时候,再到我念书、上班、娶妻、生子,妈就像讲故事那样,总要叙说一遍的。妈没有女儿,是一辈子的遗憾,从小就把我当女儿看待,我也就算是妈的半个小棉袄。只有在这个时候,我的心是最平静的,一点杂念都没有,静静的听她老人家的回忆录。每每说到动情时,眼泪就会不知不觉的流下来,已经记不清是多少次了,只知道,每个饺子里都有一个故事。

  吃着热气腾腾、香喷喷的饺子,不知不觉又回到了记忆深处。那是在我上高一那年晚秋的时候,学校布置各班级拾柴过冬的任务,我和同学们就去农家收完的田地里捡拾碎柴。在不远处小路的尽头有个人肩上扛着一包东西,走走停停,看样子非常累。

  同桌推了我一下,用略带调侃的语气对我说:“中华,做雷锋吧,去帮帮那个人,她好像扛不动了。”

  “你为啥不去呀,这好机会还是留给你吧。”嘴上说着,也没在意。那个身影越来越近,也越来越清晰了。总感觉那身影是那么的熟悉。不远处,那个人正在向同学问着什么,忽然那同学向我边招手边喊,“中华,有人找你。”

  定睛细看,泪模糊了双眼,那个人就是妈。妈将满满一饭盒带着体温的饺子塞到我手里,嘱咐我要好好学习,听老师的话,要我照顾好自己。我要帮妈送到集市上去,妈不肯,我也就没去送,现在想起来心里愧疚得很。望着妈步履蹒跚的的离去,大脑瞬间窒息,血液凝滞,仿佛心脏停止了跳动。那时候因为爸挣得工资少,供我和弟弟念书很困难,妈就把院子里种下的菜扛到集市上去卖,以贴补家用。一个来回就得十七八里路,不会骑自行车,每个集市都是扛着五六十斤重的菜往返,散集时连一个烧饼都不舍得买。由于不是顺路,每次来看我都得多走四里多路。天下又有多少个母亲能做到妈这样呢?那一幅画面在我心底打上深深烙印——晚秋的冷风吹动着田野里那孤零零的小树,一群麻雀在寻找着过冬的食物,山上的松柏也仿佛穿上了厚厚的冬衣,显得那样苍老。一个中年妇人,肩上扛着一大包东西,吃力的在寒风中行进,虽然压得背有些弯,步履蹒跚,但眼神却流露出异常的坚定和执着,因为在她心里有一种期盼和骄傲,有她牵挂的儿子。

  每吃一个饺子,就着一串泪珠,一份感激,一份疼爱,一份牵挂,一份祝福。

  那以后,不论在哪儿,看到饺子就会想起妈。结婚后每次回老家妈都会包饺子给我吃,如果哪次吃不上妈都好久不安心。

  饺子成了我生活当中不可缺的,就像妈。

您正在浏览: 妈包的饺子最香
网友评论
妈包的饺子最香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