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生活随笔 > 灯下夜祷 (M站)

灯下夜祷

分类:生活随笔  时间:2021-05-10  编辑:pp958

  我不禁去回忆我过去的生涯,在我还如此年轻的时候。因为我有些害怕,有些事情,老了再做,便晚了。我希望能从我过去的生涯中弄清楚我的成长,是否沿着我一度以为的那个方向。但是,从大风猎猎的午后,一直到天空呈现出墨蓝色的夜晚,我都没有真正弄清楚,我究竟成长成了一个什么样子。我枯坐在椅子上,有些不知所措,于是翻出史铁生的《我与地坛》,在那片灿霞消散的天际下,打开这本边角已经被磨损得不像样的书。每逢我不知所措的时候,我都会翻出它,默念其中的字字句句。

  岁月有时真的很奇妙,一个徐徐老去并且逝去的死者,因为留下了他的文字,而使他的灵魂永存。我不禁想,岁月对有灵魂的文字是偏爱的。等静下来,我合上书,再一次审视自己。最终发现,原来我无法弄清楚自己究竟成长成一个什么样子的原因,是我在用一双企图深层挖掘的眼睛翻阅,而事实上,十八年来的积淀,生命依旧还是太单薄苍白,我的样子,其实就是我表面呈现出来的样子,所谓人生,还没有教会我怎样不动声色地隐藏自己的各种情绪。所以当我一眼望穿那个单薄苍白的生命,企图抓到我以为存在的核心,而目及之处,不过是一片虚妄和飘渺,尘土在其中飞扬。

  这样想,忽然又有些心安。毕竟,我从未渴望以我此时此刻的年纪,要拥有一个苍老而深藏不露的灵魂。史铁生在地坛里从青年坐到了生命结束那一刻,一片枯萎的叶子也是他生命中不可磨灭的一部分。他把他的灵魂刻在了地坛上,他把地坛建在了文字里。我不过刚刚结束一个生命中从表到里都稚嫩的最初时期,或者也并未真正结束。我才将要走向将一颗稚嫩的心烧得坚硬的道路。身边聚着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远比史铁生的孤独更加幸运。夏天的天空一如既往显得无限悠远。

  我这样想,不禁揣测远在星空的史铁生此刻再做一个什么样的梦。曾有人跟我说过,或者只是我的错觉,人从未死去,他仅仅是在用肉体的永恒消散来换取自己在无限宇宙的鸿钧一梦。我仰望头顶这片被屋顶遮盖被云层遮挡的星空,也许他依旧在那个小公园里靠在轮椅上散步,那个唱歌的人一直在嘹亮地歌唱,那个长跑的人在永不停止地奔跑,那对年老的夫妇,依偎在一起回忆他们一步一步走过的漫长岁月。我关掉头顶那盏精致的吊灯,扭开书桌上那盏惹满尘埃的台灯,拔掉笔盖,在纸上写下我所能想到的一切。此时此景,忽然让我想起曾经看过的一篇精致的散文,《灯下夜祷》。

  那一刹那间的灵光让我情愿将这四个字留下来。

  似乎年轻的人,包括我,都想让自己的生命体现得更加厚重一点,然而,其实我们也都明白,生命的厚重不是体现,而是一种存在。但是,尽管如此,我们依旧渴望自己年轻的外表因为表现出来的稳重而能成就自己内心真正的稳重。什么时候我们能够在巨大的痛苦面前变得举重若轻起来?这是和昨夜星辰一样遥远的问题,这时的我,依然会在把痛苦一块一块咽进肚子里时感受到彻骨的疼痛。也许这就是在不能渴望的年纪渴望所要承受的后果。让痛苦使自己更加痛苦,脸上依旧平静如斯。( : )

  一个人,真的不能祈求获得超越他年龄之外的力量,因为注定在过程中,要承担超越他人十倍的痛苦,然而更加使他痛苦的是,他所遭受的痛苦无法被他人所知所理解。史铁生毕其一生让生命进化的过程水到渠成,岁月一丝一丝渗进他的每一寸肌肤每一寸灵魂,这样自然,这样圆润。他是孤独的,他也是伟大的。他用一生的时间做了我们无数人一生都不敢做的事情。我们依靠夏天掷地有声的雨水生长,生长得肆意,却难以遵循心中的方向。无数次,我在深夜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在内心激烈地选择。选择生命,还是选择人生?无数次,我背叛了自己的生命,去选择人世间最短暂的人生。虽然无数次,我依然能够感受到生命生生不息的气息;虽然,那些选择或许在一个庞大的时代面前,都太无关痛痒。

  我一直希望我的生命一如史铁生的生命,在同一个地方的一年四季的轮回中涤荡自己的人生。但我永远只能一边做出让旁人满意的成绩一边一手撑起无数个深不可测的夜晚。我以为我能保持最本质的稚子之心。

  当然,当然,有朝一日,那一日,是史铁生笔下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在那个有人欢喜有人哭泣的节日里,我苍老着一张容颜,疲惫地躺在床上,周围有细心的儿女替我掖好被角。我不能告诉他们我即将远离他们而去,因为他们还在欢愉地讨论着等我病好了要去哪座山上散步。我用浑浊的眼珠子遐望窗外暮色四合的天空,用最后的力气回忆我过去漫长的一生,那时的我一定比现在的我更加宁静,那时的我,在光线涌进我最后一眼的瞬间,就会得到我最终想要知道的那个答案。那个时候,我究竟是选择了生命,还是选择了人生,或许,也已经无关紧要了。

您正在浏览: 灯下夜祷
网友评论
灯下夜祷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