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之晨

分类:生活随笔  时间:2021-05-07  编辑:pp958

  太阳,从东南山坳边露出笑脸,村子后面巍峨的青石山泛出温柔的紫光。

  门前的老柳树,枝条儿摇弋着与伸过来的阳光牵手,柳叶儿嬉笑的光亮闪闪耀眼。

  田园里苗儿褪去一夜的深翠墨绿,换上鲜嫩黄绿的彩裙儿,叶儿尖滚下晶莹的露珠儿。

  房山花,那丛枝蔓低垂的刺梅菊黄花儿累累,有意躲着刺眼的阳光,拥挤堆积娇羞绽放。

  鸡们,抖落着翅膀,跳跃着追逐地上蠕动、头上练翅儿的虫儿。盘旋在芦花大公鸡头顶儿的蝇虫,戏弄的芦花振翅,颈项直抻,左摇右摆,寻机啄击。

  鸭儿,拽着方步,呱呱着一天互相的问候,顶着温暖的光儿结伴儿等在门口,它们忙着前往溪水池塘,准备下一天与小鱼小虾们的游戏。

  圈里的长白猪抻过懒腰,瘪着肚皮,摇摆着苗条的身段,哼哼的拱着圈门儿,向主人讨着早餐。

  头顶圆盘犄角的细毛羊掱子,驱赶起朦胧中的群妾和孩子们堵在圈门儿。它们要赶去山场遛弯,顺便享受饱含晨露的草儿。

  槽上,‘昂昂’举头高叫声落的那头青背白肚皮的驴子,急的前蹄轮番着刨着地。

  院里的张嘴物儿们早已耐磨不住晨寂,惊动了屋里睡去一天疲劳的人。

  ‘吱杻’,屋门开了。闪出一个姑娘。她,惺忪中一个哈赤,伸展出一身婀娜。手拢了拢一头微微散乱的长发,对着众畜们发出柔声安慰:“别急,马上就好。”

  随之,打开大门,放走了鸭儿。

  开了栅栏,赶走了羊儿。

  回过身儿来,解下缰绳,牵了大青驴銤在荒上。“好好吃哦!乖!”她,抬手拍拍驴子额头撂下嘱咐。

  迅即又匆匆斡回院里,提了料桶给长白猪喂食。长白猪一头扎入食槽,饥不择食,吧嗒着一张大嘴。赞不哼声。

  鸡儿们不急,它们仍在追逐寻找着独有的快乐的早餐!

  房顶烟囱吐出袅袅炊烟,拂拂升上天空。

  姑娘,对坐妆台,洗去晨霭,细梳秀发,面拂露粉,一身倩装。与柳枝儿比美,憧憬着一天喜悦的心情。

  青月伴夜眠,红日催人早。

  庄户人家又迎来一天的生机!

您正在浏览: 夏之晨
网友评论
夏之晨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