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生活随笔 > 年华的倒影(其一) (M站)

年华的倒影(其一)

分类:生活随笔  时间:2021-05-06  编辑:小景

年华的倒影(其一) 标签:爱德华的奇妙之旅

  六月六日,毕业答辩顺利完成,搁在心中的大石终于落下。隔天毕业留影,晚上班上聚会。临散场时,借助酒精之力,几个男生纷纷向暗恋已久的女生深情表白。

  这个时候表白的重点已不再是女生是否能够答应和男生在一起,只是要让女生知道,在大学四年里,有那么一个男生在默默的喜欢着她。

  一场欢宴之后,迎接我们的是无声的别离。各自跟随时间的滚滚车轮,驶进人生舞台的下一个情节。

  我们都不过是彼此人生故事里客串的临时演员,而故事再长,也终会结束。

  告别校园生活,结束学生生涯。继而马不停蹄地的奔赴职场,开始为生活而奔波。

  挤公车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只为寻找一个容身之所。

  刚出校园,没有任何积蓄。房租普遍高得吓人,且大多是押一付三,一次性交付几千,实难承担,终于体会到现实的艰辛与无奈,欲哭无泪。

  但无论现实多么的满目疮痍、不堪视赌。人生,也还是得咬牙坚持走下去。

  人大多数时候都不是自己选择坚强,而是被逼无奈、退无可退,只能咬牙去扛。

  好不容易找到了安身之所,正满怀欣喜,老爸的一通来电又将我打落冰底,老爸说爷爷的病情诊断书已经出来,是癌症。从小将我带大的爷爷并不知道自己患了癌症,还一如往常的在家干活。老爸叮嘱我千万不要让爷爷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以免增加他的心理负担。

  我只是听着老爸说话,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结束通话后,我呆呆的坐在电脑前,突然鼻子一酸,掉下了泪来。

  接着两天我都没敢打电话给爷爷。第三天晚上我回到在学校里租的房子,收拾东西准备搬家。阿姨打来电话,叫我在网上给爷爷缴话费。她说她给爷爷打电话时,爷爷说他手机欠费了,想打个电话都打不了。阿姨让我缴完话费之后打个电话问候一下他,而我只是缴了话费,依旧没敢打电话。

  第二天一早爷爷就给我打来了电话,我尽量保持镇定和他说话,说着说着,就忍不住有些想哭了,我说:“爷爷,等把这几天忙过了我就回去看你。”爷爷说:“你有自己的事要忙,回来干嘛?你爸爸他们也说要回来,这来来去去的车费可是不少,我不过是生了场小病,你们用不着这么担心。”

  眼泪终究还是掉了下来,我抿紧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来,好一会儿才说:“话也不能那样说,这些年来大家都在外面,除了过年之外难得有机会聚在一起,就当是给自己放放假,大家聚一聚吧。”爷爷说:“话倒是不错,不过大家各有各的难处,你三叔家负担重,一旦回来,一家大小可是要张着嘴吃饭。你又刚毕业,还没成家立室……”

  听着爷爷的话,我捂着嘴巴,默默掉泪。老人家为子孙辛劳了一辈子,生命快走到了尽头了,心心念念的依旧还是子孙。我感觉自己快要承受不住了,忙对他说:“爷爷,给我搬家的车来了,就这样吧,我搬过去之后再给你打电话。”挂断电话之后,我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来。

  今天晚上爷爷打来电话,说他已经住进了医院,问我工作忙不忙。我知道他是想念他的孙儿了,我说不忙,明天一早我就请假回去。

  这已经不是忙不忙的问题了。即使再忙,哪怕是舍弃这份工作不要,我也要回去见他。

  工作丢了,可以再找,总不至于沿街乞讨。但爷爷,却只有一个,若失去了,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2014.7.8

您正在浏览: 年华的倒影(其一)
网友评论
年华的倒影(其一)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