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生活随笔 > 金阳之冬 (M站)

金阳之冬

分类:生活随笔  时间:2021-05-05  编辑:得得9

  眼睛盯电脑久了,酸溜溜的。侧身抬眼,但见观山湖里七八颗星星忽闪忽闪的,分不清哪里是天哪里是湖,或许向上看是天,向下看就是湖了。要不是伸手碰到眼前的玻璃,还以为自己就在湖边。轻轻的哈一口气,一团白雾裹着一份温暖袅袅升空,从手掌中向窗子伸展,玻璃更加模糊了,用手一擦,四个指头的湖明澈了一些,半晌又变得模糊起来。

  美食广场空荡荡的,完全没有中午时分的喧闹与拥挤。十来个服务员分成三帮,分别坐在电视机前,有一搭无一搭地闲聊,有的还将脚伸在凳子上,很悠闲的样子。有两家的灶上还冒着烟,但被告知:“只有火锅,没有炒饭。”说话的伙计面孔比外面的天气还冷,纵然里面有23度的中央空调,也让人感到凉飕飕的。看来今晚又只能吃方便面了。

  走出美食广场,天上下起了零零星星的雪花,先到办公室找值班的同志再要一床被子吧,挨饿总不能再受冻。

  市政广场上,路灯也是冷冷的,象无数双眼睛无精打采地藐视着我。半片黄叶落下,我听到一丝生命枯萎的声音。树杈上只剩下了枯枝,寒意悄然袭来,这一切都告诉我,冬天到了。在我看来,冬天是最不浪漫的季节,特别是南方的冬天,永远都只是一片萧条之色,既看不到北方的银装素裹,冰天雪地;也看不到西部的万里荒漠,悄无人声。南方的冬天干冷干冷的,象要把的所有温暖都带走,只留下一些伤感在这凄冷中。

  从广场的一角走来一人,手机的音乐声开得很大,不知是在听,还是为了壮胆。

  抱着刚领来的军被往办公楼走去,十四分钟的路感觉很漫长,象当初鼓足勇气从故乡到修文工作一样。

  楼下的大门口内侧坐着一个保安,双手张开烤着石英炉。今晚又只有他与我为伴。

  十点过后,办公室的气温渐渐下降,身上冷了起来。无所事事地上了一会网,该睡觉了。站起身来,手机滑落在地上,震耳的声响足以让人胆战心惊。

  夜深了。窗外的风声一阵紧似一阵,似乎还夹杂着簌簌的下雪声。真是“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裹紧被子,往沙发里边挪了挪,似乎暖和了些,不知何时,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好象回到了修文的家里,又象是到了德江的老家。

  2008年12月 金阳

您正在浏览: 金阳之冬
网友评论
金阳之冬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