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生活随笔 > 病中随想 (M站)

病中随想

分类:生活随笔  时间:2021-05-05  编辑:pp958

  肆行的感冒掠夺了我的自由,强赐我头痛,鼻塞,更让我鼻涕不断,自打嘴巴的无言于擤中。恶心夹着羞愧将挂在口头上训诲弟子们的高洁,悄悄的于无奈中藏起。试着回忆过去的事以度卧床之难受,但总接续不上如断线佛珠似的片段。

  如果我们忘了在这地方生活了多少年,只要锯开一棵树,而且是一颗悉心照料的树,数数上面的圈数大致就清楚了。树会记住很多事。

  其它东西记事也不可靠,譬如路会丢掉人的脚印,会分叉误导人的寻觅。人本身又会遗忘很多事(不说有意)当人真遗忘那些人和事,人去问谁呢?问风?风从不记得那年秋天顺风走远的那个人,也不会在意它刮到天上飘远的帽子最后落到哪里。风在哪儿停住哪儿就会落下一堆东西。我们失掉找不到的东西大都让风移置了位置,有些年后,被另一场相反的风刮回来,面目全非的躺在墙根。只像做了一场梦。有些在昏天暗地的大风中飘过村子,越走越远,再也回不到村里,是真的很残酷,不是愚笨的捉弄抑或随性的玩游戏——

  树从来不乱走动,几十年,上百年的那棵代表历史见证的老槐树,还在老地方盘根错节的虬龙般站在那里。

  人的一生里要能看见一阵风刮到头停住,像一辆奔驰的马车,摔掉轮子,车体散了架,货物坠落一地,最后马扑倒在尘土里,伸脖子喘几口粗气,然后死去。谁也看不见马车夫在那里——就算一个读懂人生的不凡人,或者说是一个修行圆满的悟道者。然而又有谁真这么看得真切了?努力看到的只是被风带起的树叶、沙砾、纸屑、塑料袋……还有直线抑或盘旋的涌动图像——

  人生就是一棵树,倘若生机勃勃,那我们也会像树干一样,伸出所有的枝枝叶叶去空中一把一把抓那些多得没人要的阳光和雨露,捉那些闲得打盹的云,还有鸟的叫声和虫的嘶鸣。伸出所有的根须去土壤中一口一口吸取那些 微量元素和水分。抢那些瞬间即逝的营养,还有泉水的琴音和蚯蚓的爱抚 。

  或许在许多年以后的一个早春,午后的树还没长出叶子,一家人坐在树底下喝糊糊汤,喝完一碗还端着,愣愣的坐着,似乎饭还未吃完,还应该吃点什么,却什么也没有了。一家人像在想着什么,又像啥也没想,脑袋里空空如掏空了籽瓤外壳苍黄的地瓜,呆呆的坐着——

  也许岁月在树的叶子绿了又黄了,落了又长了的往复循环中发现了清醒的记忆圈,也不尽等圆等厚、等色等味——而沧桑的横横竖竖交错纠结的表皮,似乎在无言的诉说着自己和自己所耳闻目睹,或参与身体力行的是是非非。许是自怜自嘲,许是不平忧怨,许是只做个见证而已——

您正在浏览: 病中随想
网友评论
病中随想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