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生活随笔 > 2009.9.2(请作者将文章命题) (M站)

2009.9.2(请作者将文章命题)

分类:生活随笔  时间:2021-04-22  编辑:pp958

2009.9.2(请作者将文章命题) 标签:100个品德故事

  序:有一天,骑自行车路过一个寺庙,刚好出来一个白须僧人,我上前告诉他:“ 师傅,我想遁入空门”,于是,他盯着我看了一会儿,说:“我看你眉心上下,相思郁结,印堂左右,离情难舍,你尘缘未了,还是回去吧”.说完便一溜烟似地走了,我呆呆的站在那里,欲哭无泪

  决定给俊写情书是几天前的事情,那天,我收到一个久违的朋友的信息,说我这么久没有联系他,当时我心里黯然,我是这样回的:

  知道你正处于热恋之中,这是非常时期,我在想一种方式:能既不打扰你们,又能不打扰天上观看羡慕你们热恋的神仙,但是迄今为止还没有想到,所以我选择在一旁默默的祝福

  朋友看了,哈哈大笑,说我做机械设计有些浪费,要是做个作家或者诗人肯定高明多了…

  诗人作家的梦我倒是没有做过,我和大多数80后的“新农民工”群体一样.有钱的时候掺和几个同学出去玩玩,没钱的时候在宿舍里四脚朝天闲待着,像样的媳妇找不到,当然别人也不乐意嫁给你,房子的首付付不起,发行的新股追不着,还得打肿脸充胖子老子一个月几千几.和在外打工的农民工没有什么区别.他们累了,还可以回家去,粗茶淡饭,总可以过一辈子.然而我们这个群体,早已经没有了家的概念.家,是永远回不去的故乡

  俊让我产生了对家的向往,很浪漫,很温馨的向往.我开始着笔的时候很困难,一股前所未有的沉重压抑着我,按照我现在的心情并不适合写情书,我觉得写些缠绵的相思曲或消沉的离别词更为妥当,所以在写这篇的时候,我忍不住间歇写了几首很矫情的诗,我本想滥竽充数发给俊,知道她看了难免会和我一样偷偷流泪,只要她能开心,我宁愿憋着,独自哀伤

  “是多么多么渴望生命静止于这一刻,让一切停下来,让所有眼前的影像定格下来,让周遭的声音全部退场,让我躺下,把这一刻作为生命剧本的最后一幕……有些环境,舒服得让你舍得就此死去”。我想我把这话放在这里应该会很安全的,至少不会让俊觉得恶心,这是俊看过的一本书的原话,后来我也看了,这书弄得我有点超脱得想上天堂,但是我想不到一种能让我欣然接受的安乐死,所以我依然苟活着,即便是为了俊

  我和俊是在网络上认识的,俊说,我们是“同类”,同一类型的人在网络上相识是很可怕的事情,会让人癫狂,表情达意都如果准确,能融化彼此原本设防的心墙,若果稍有闪失,从此分道扬镳,再也不会有联系.俊离开我的那天,说,我们什么都没有的,想开点吧.我知道这话是在安慰我,也是在宽慰她自己

  我选择以第三天为背景,写了第一封情书,因为这是个转折,我们第一次开诚布公的把心交给对方……

  给俊的第一封情书之相信感觉

  ———我说不吃这一套,你大晚上的不睡觉干嘛那?快12点了还发个短信来,你要天天睡这么晚会老的很快的,知道不?到时候就再也没有姑娘会看上你了!

  ———那小XX呢

  对俊表明心迹的时候已经是2009年7月29日,多年以来,她是唯一一个让我想,并且非常想带回家的女孩,虽然我们不是情人,但在听她说话的时候,我心里非常有感觉,是那种强烈的地呵护一个女人的感觉,今天,明天,一辈子.

  那天早上和俊打了个招呼,我就跟着老总还有书记就到厂里去,我们的制造厂和设计部是独立的,和俊所在的不一样,设计所也叫设计院,听着让人觉得是高等学府,我们老总也美其名曰“院长”,因此我们院里的同志每次去厂里,都比较受尊敬,设计院在镇上的闹市区,工厂在稍偏一点的工业园里.我们吃喝拉撒都在这个三层楼的院子里,靠近菜场不过十米的路程,每天清晨天蒙蒙亮的时候,依稀能听见菜贩们的吆和,这声音我并不陌生,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我曾跟着妈妈上街卖冰棒,还有甘蔗.尽管我听不出他们卖的什么,但还是当年的味道,毕竟都是一个师傅带出来的,影响我最深当属勤勤恳恳的武大郎.

  扯着扯着,就跑偏了,倘若俊现在还在我身边的话,她肯定会静静的听我讲,还会不时的发来“哈哈”,或是“哈哈哈哈哈哈。。。。。。”,同时,我也会和她一起笑,是那种发自内心的笑

  我们走进厂里会议室的时候, 小鬼子已经在那里了,两个中年男性斜着身子坐着,嘴里叼着烟,还踮着脚尖,一闪一闪的.造型很奇特,乍一看,还真以为是电影中的汉奸.还有一个年纪大的,戴一只黑色鸭舌帽,两鬓斑白,我估计十有八九是秃顶,还戴一副眼镜,微低着头,闭着眼睛,不知道是在那里假装沉思还是公开忏悔,不过那时候,《南京,南京》刚公映不久,不排除老一辈的知识分子以这样的好奇心去赎罪,但这丝毫不能宽我的心,我本不是一个记仇的人,但是一想到刘胡兰,赵一曼…以及千千万万离我而去的同胞,就对他们没有什么好感.

  说着说着,又跑偏了,倘若俊现在还在我身边的话,,她肯定会说,“你太狭隘了”.我比较喜欢狭隘两个字,以前在学校门口摆地摊的时候,有些同学说我是奸商,狡猾……,狭隘比那些要善良多了,尤其是从俊嘴里说出来,特亲近.

  会议进行得很顺利,走的时候鬼子们都笑了,老总和书记也笑了,当然还有我,因为我在想我心上的俊,他们都没有打扰我.

  傍晚十分,我一回来就立即赶到电脑前,果然,有俊的信息,我知道她也在那里想着我,就如同我一直想着她一样.晚上的时候,.我们聊了很多

  她说, 坐摩天轮是抓到幸福 就像找到四片叶子的三叶草就找到幸福一样

  我说, 要是你不介意的话,我愿意带上你

  她说, 这可不能瞎来啊

  我说, 你不要幸福了

  她说, 要要要, 谁说不要的啊

  我说, 那幸福到来的时候还犹豫什么啊

  她说, 太早 太突然 太容易 像假的。。。

  如果告诉你这是我认识俊第三天的对白你肯定不相信,网络就是这样奇妙,把两个原本毫无关联的人牵扯到一起,其实我不怎么相信网络,我对俊说过,我是因为那天没有事情做才去那里消磨时光,在嫁我网上我只会浏览无锡,常州境内的女孩子,再远的话,我对自己都没有什么信心,更何况是别人呢

  很想和俊一起去坐摩天轮,那是她第一次告诉我有关幸福的定义,至于四片叶子的三叶草,我估计今生是无缘相见了,这辈子能遇到俊已经是我修来的福气了.我别无所求

  现在,看着那天的对白我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我想带俊回家.我不喜欢现在的某些善男信女动不动就把男(女)朋友往家里带,一个接一个,换得比妆卸的还快.我把婚姻看得很重, 我坚持“宁吃仙桃一口,不啃烂梨一筐”,宁可不结婚,也不愿被婚姻埋葬

  我对俊说,我对你的感觉很好

  俊回复我,你也是,给我的感觉蛮好

  那一刻,我们把彼此放到心里

  我唱着情歌,跳跃着步子冲到街上,一阵暖风吹来,我分明闻到了似乎熟悉的香味,路边的树叶微微抖动, 我冲上前,伸出手,望着她多情的眼眸,对她说: “俊,我们一起” .

  今天是我们见面一个月的时间,我希望她看到了,依然能开心

  不知道这能不能算是第一封情书,合格的情书

  俊,如果你不感到厌烦的话,请允许我爱你

  2009.9.2

您正在浏览: 2009.9.2(请作者将文章命题)
网友评论
2009.9.2(请作者将文章命题)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