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生活随笔 > 余晖·烟 (M站)

余晖·烟

分类:生活随笔  时间:2021-04-21  编辑:得得9

  光将不复,称之余晖。

  ——题记

  空旷的球场上,一个人由远而进缓缓走来。低着头,在想着什么。他走到草地中央,抬头看了看漆黑的夜空,然后素面朝天的躺在了草地上。

  深深地吸了口气,伸手从外套中拿出那盒20支的烟。撕开包装,抽出一支叼在嘴上。从另外一边拿出ZIPPO。

  叮——噗——滋——

  美美地吸一口,却不吞下让尼古丁完成从口到肺再到脑的使命,而是直接吐出。

  烟从嘴里急急的喷出,既是被迫也是期待。烟散在空中并没有转眼不见,而是如同到了太空——慵懒的停留在空中,肆意的散开,倦了就随意的动一下。或上下,或左右。

  几分钟后,那支烟完成了自己的使命。静静的躺在地上,等待那一刻的来临。没过多久,忽闪忽闪几下,烟灭了。可烟的余晖却留在了视网膜上。

  看着冰冷、没有余晖的烟头,想起了一小时或两小时前那洒满大地的余晖。余晖开始于略抬眼眸就被太阳晃眼的时候,当太阳消失在地平线之后达到完美。

  刚刚开始的余晖,灿烂且惨烈。无人可以直面其锋芒,但终归沉入黑暗。如壮烈赴死的勇士。完美的余晖,人人可以目不转睛般看个不停。平静的外表下有着直射人心的力量。如年逾古稀之人,平凡却睿智。

  余晖最美。美的不是消逝前的轰轰烈烈而是坦然面对死亡淡定接受。

  余晖最美。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诗云: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既然消逝是必然,何不最美的离开?

  调整一下呼吸,平复了稍稍紊乱的心。刚刚思绪一接触这份记忆,就如打开了泄洪闸。记忆就像呼啸而来的洪水,冲击着每一根神经。

  再次掏出烟,点上。美美的吸一口,还是毫不保留的吐出。一阵风吹过,刚刚来到空气中的烟就与那若隐若现的忧郁一道消失在夜色中。

  弹掉掉落在外套上的烟灰,从地上爬起来。抖抖外套,潇洒的弹飞了那根只抽了一口的烟。借着香烟在空中划过的光亮,看见一抹明亮闪过他的眼睛。香烟落地熄灭的瞬间,一阵淡淡的味道铺散开来。闻一闻,有股味道名叫淡然。

您正在浏览: 余晖·烟
网友评论
余晖·烟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