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生活随笔 > 奇谈怪论之我的眼泪 (M站)

奇谈怪论之我的眼泪

分类:生活随笔  时间:2021-04-19  编辑:得得9

奇谈怪论之我的眼泪 标签:我的中国梦

  说我的眼泪是无理取闹的,是严厉的奶奶,虽然我很喜欢她,可她又瞎说了。

  说我的眼泪是一种武器的,多半跟砖家有关。我讨厌他们,这次他们是对的。

  这里的眼泪表达着一种别样的意境。先不说每个人从出生那天都以哭声作为开场白,一个既不哭又不闹的小孩,大人们视其为乖巧,大加褒扬。这本身就不公平。

  我的哭自有道理,就算无理取闹也是。它表达着更为饱满的情感不是吗。有时我不舒服了,却又表达不来;有时我想个玩具,断定你不会买给我;当然,有时我也碰到尴尬之事,没法也还愿向你们澄清原委......令人气愤的是,你们大人总是下意识地扮演一个简单、说教、粗暴的角色,这并不鲜见,自然也谈不上冤枉吧。

  打小爹妈告诫要我坚强,说什么在一个弱肉强食的社会没人会相信眼泪,遇到特定的人和事必须摒弃怯懦。我好怕。可我觉得,我的眼泪还是被你们看扁。它彰显着智慧。试想,如果缺少了眼泪的润滑,事事都理性、生硬、甚至粗野这些冷冰冰的的玩意儿,该出多大的麻烦呀。没准正是有了它,人与人之间芥蒂才变成温宛的倾诉,委屈的宣泄,含笑的嗔怪。

  再声明一次,我的哭不是胡闹。它只是被强加的“罪名”,你们无视自己的无知,老是掩饰在崩紧的肌肉和长辈的光环后面。

  哭泣不是无用的代名词,坚强未必一定道貌凛然,面容漆青。男儿有泪不轻弹说的也只是不"轻"。

  还有,个体的差异不光体现在小孩,也体现在许多大人身上。比如失恋的情人,破产的商户,丢钱的农夫,卧榻的病人,绝望的散户......芸芸众生,不乏另一种情怀。若干悲泣,或刻意曲解,或一笑付之。有的是理解,有的是陌生。

  人悲伤的情绪是相似的,原因却各不相同。少小的方式有时任性和矫情,年青人不乏激情与冲动,中年人彰显理智和稳重,老年人则透着厚重及城府。凡此种种,只要不是泼皮悍妇之类,都应得到起码的在意,而非不经意的轻视。

  哭泣是一种途径,一门技巧,乃至一种情感的巅峰。《战争与和平》中库图佐夫是统领一国军队的元帅,这个沙皇末代贵族成为通篇打动人心的一个“魂”,非尸横遍野的撕杀、独步天下的奇思谋略,而是握着千万人命运与生死权柄的风云人物,每每面对腥风血雨那令人回肠荡气的叹息与悲鸣,他的眼泪,他的哭泣。

  我的眼泪不是懦弱,它折射着人性中的至真至美至善至性。

  你可能很坚强,不需要这个,仍不能超脱人类的局限。面对含辛茹苦把自个儿拉扯成才而又对你一无所求的爹妈,你除了深深的感激,无以回报,你落泪了;当面对年迈体衰,奄奄一息,行将离你而去的那份对亲人的依恋、无奈与不舍,你又落泪了。这时候没人指责你是懦弱的,胆怯的,无能的,因为你的“能力”根本派不上用场。

  人不是神也不可以是神,你们顶礼膜拜的那个圣者也许是万能的,但是没有谁能亲眼看见或是确切地知道。除了人你们感动不了任何别的东西。也许你会说一条狗,一匹猫,或一种别的什么动物,但它肯定不是一个柜子,一只胳膊什么的。冥冥中一切有定数,不以人意志为转移。尽管有时你的喜怒哀乐在你的同类看来根本无关痛痒,你仍抱着这希望,别无选择。

  作者:郝军

您正在浏览: 奇谈怪论之我的眼泪
网友评论
奇谈怪论之我的眼泪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