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那时西陵那时我们 (M站)

那时西陵那时我们

分类:散文随笔  时间:2021-05-12  编辑:pp958

  西陵,好熟悉的一个名字,却不知道为何,似乎已经在记忆了消失了好久一样!

  若不是别人的一场聚会,也许我不会想起它,若不是红底白色的几个大字,也许并不能闪亮我的眼睛,但这一切就发生在我身边,我空间里充斥着一幅幅图片,我似乎想起点什么,我知道我沉睡很久的神经似乎就要在此刻复活。我离开西陵已经整整八年了,过去的八年很难用一两个字能够描述的那么清楚,很多东西,可能自己还是不小心遗忘了,而回忆,我觉得是一件特别煎熬的事情。

  记忆中的西陵已随我们的离去慢慢沉寂,辉煌的教育成果里不会再出现这样的一个名字,他在那一小块盆地里继续屹立着,伴随着第一抹阳光苏醒,在鸟语花香的氛围里坚守着,那里还有很多孩子的梦,就像当初单纯的我们一样,我们从那里出去的,却很少再有人回那里去,而我,也唯有我每年都会回去,每年都会在宽敞的操场上漫步几许,只是,我都没太在意,没去仔细端详我曾经战斗过的土地。

  我想我们是幸运的,我们没有见证西陵的崛起,但我们却真实的和他别离,而那一次,不会再有人忆起西陵,那是的我们不知道什么是毕业季,那时候手机对我们而言是一个极度奢侈的玩意。没有相机,我们走的彻底,轻轻挥一挥衣袖,没留下任何合影,以至于在我们的相册里,从来不会出现西陵的背景。若不是昨晚一群同学兴致勃勃的聊起,很可能再不会有人把这作为一个话题。

  那时的西陵让我们从孩童慢慢变得叛逆,我们伪装成一个成人,做一些我们至今都未必能懂得事情,我们是80后的尾巴,因而我们变得异常怪异,还记得宋文银老师的通报写得那么苍劲有力,还记得周校长那慈祥的微笑处处显露杀机,也还有永远不想早起的自习,也还有课堂上纸条里的秘密,那时候,我们对于学习其实根本没有清楚的定义,只知道能成为一中学子才会让老师家长觉得有意义。繁琐的数学公式总让我们索然无趣,拗口的单词甚至让我们怀疑中国五千年文化的实力。八年后的今天坐在这里,似乎那时的我们确实不够争气,我用父母的血汗挤进一中,却也没能创造奇迹,然后毕业,然后大家各奔东西..............

  那时的我们聚集在一个被叫做幻雪的圈子里,很多人那时候并不理解我们可以将友情阐述的那么清晰。我们早早的从家里出发,然后一个接一个到最后聚集在一起,其实那时候我们并没有主题,一起开心,一起聊一些不找边际的话题。我说:六月的天不会飘起雪花,但会飘在我心里,那时候说这话,从不会有人怀疑,而现在自己却不再有当初的那番勇气,或者说,友情被我们写在骨子里,是龙王身上的那股霸气,是凌峰的沉默寡语,是藏在冰恒细腻的图画里,是秀才所独有的义气,是松林腼腆的笑语,是飞雪眼神里的坚毅,是那时候傻傻的自己。那时候没有流行“在一起”,也不知道桃园结义,我们只知道,没有人可以让我们受委屈,冰冷的夜里,我们用拳头诠释什么叫齐心,东窗事发,我们用沉默告诉他们什么叫守口如瓶。我们猜中了故事的开头,却没有猜中故事的结局。

  那时候西陵却怎么也没教会我们爱情,现在回想,那时候的爱情也许就是小石子敲打在玻璃上所发出的声音,因为清脆一声,没留下任何光影。那时候约会纯粹就是在寒冷的夜里折磨自己,然后还一个劲的说:“你看,天上的星星多美丽”!回头发现,牙齿酸掉一地。现在想想是多么的不可思议,而事实证明,西陵并不是一个称职的红娘,因为那时候的那些所谓“情侣”,到现在没有一对已经在一起,似乎也有一个意外,据说松林用真心感动了天地,鬼使神差就跟桂香拥抱在了一起,他小子或许才将爱刻到了骨子里,当然我也不会想到我奔跑了五年,却发现我妻子早好多年就跟我并排坐在一起。缘分就是这么个凑巧的东西,往往都会在不经意就悄悄为你写好一个结局。

  那时候的我们都没好脾气,最值钱的就是义气,我一度怀疑汉林跟我的约定事实上就是一个骗局,他的出现才让我学会了放弃,但现在我依然是他的好兄弟,我们依然联系,只是我们都不会再触及那个敏感的话题,他发福了,而我一直就没瘦下去,他把部队生活估计忘得一干二净,而我有时候拼了命想挤进去,但我知道,也许我根本就不适合待在那里,我只是感觉,那里的感情真切,就好像我们所拥有过的西陵。

  那时的雨淅淅沥沥;那时的风柔和甜蜜;那时的我们,天真的面孔带着丝丝傻气。我们走过的是一段美好回忆,走过的是一段成长的经历……

  悄然中,懵懂的岁月已逝去,纯真无邪已定格在过去,我们的青春如霓虹灯般绚烂,却逃不过那繁华背后的落寂,属于我们的花季雨季,属于我们的年纪留在了西陵,留下了值得珍藏一生的回忆!会不会有一天,我们接头偶遇,双面对视时,才发现满腹的话语根本已无从言起。但愿我们不会擦肩而过,只是还能握手聊聊那时的西陵,那时傻傻的自己、、、、、、、、

  快十年了,在八年的节骨眼上我们许诺一个约定:十年,我们西陵人也该找个地方好好聚聚,我们不用伪装成另一个自己,也不用背负很大的压力,平常心带着一点童心,聚聚,联络联络感情,找找丢失的自己,

  如果可以,我想我们都会兴奋不已,就好像昨晚打了鸡血似的自己。

您正在浏览: 那时西陵那时我们
网友评论
那时西陵那时我们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