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情感随笔 > 过了一山又一山 (M站)

过了一山又一山

分类:情感随笔  时间:2021-09-13  编辑:得得9

  过了一山又一山

  程国宏

  2012年因为一个传说而神秘,同年的11月11日也因此添了几分说不清道路不明的色彩,想在这个被称为“光棍节”的日子里祈福,因为灵魂深处,所有的人都无法摆脱孤独,千百年来,夸父追日般追寻的终极关怀,应该就是“让灵魂不再流浪”。

  出发,让心灵起飞。那一天的向往之地,是千年古刹红螺寺。红螺寺坐北朝南,背倚红螺山,南照红螺湖,山环水绕,古树参天,放眼一幅“碧波藏古刹”的优美画卷。

  初冬时节,湖光山色像卸了妆的素颜,少了妩媚多了沉稳。进寺门,竹径通幽,按常理“北地严寒不宜竹”,清知县吴景果却说,“红螺闻有千琅竿,岁夕圆匀森似束。结根灵谷喜幽邃,藏风聚气喜蕃滋。”

  “御竹”、“雌雄银杏”、“紫藤寄松”为红螺寺三绝,自是逐一领略,渐行渐高。红螺山南麓平缓,有修砌的登山步道直达山顶。这藏风聚气、祥云笼罩之地,当日天气预报所说的五至七级大风,刮至此处竟闲庭信步,一路游来,丝毫不扫游人雅兴。

  清张若吕曾有诗云:“秋云片片出峰头,落叶疏林一望收。”不错,初冬类秋,振衣直上碧峰头,绕寺竹荫消永昼,背山昨夜的残雪成冰,让同行姐姐一个“软着陆”,善意的笑声荡漾着传向四野。

  攀山越岭,定在峰回路转时回首来时路,看看那些你虽然留不下脚印却真实走过的石阶,于百折不回时照见一颗向上的心。行走于山水间,似经佛俗两界生活的磨砺,让人对社会和人生有了更为深邃的理解和认识。

  心在飞,身体也跟着轻快了,一个时辰,已站在红螺山之巅,百丈峰头近北斗。举目望:南有苍茫无际的平原;西有绵延无际的军都山脉;东有雁栖之湖、青龙出没之峡,横看成岭侧成峰,千奇百态画难成。王维曾感慨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他一人,如今我在峰巅知音少,权当残缺之美吧。

  名为“光棍节祈福”,实为让心灵超脱孤独。听了红螺寺的传说,倒是真应了景。“红螺寺”乃是明正统年间“护国资福禅寺”的俗称,来源于一个民间故事。流传到现在,故事有几个版本,不过是说玉皇大帝的两个女儿来到这里,化成两个巨大的红螺栖身红螺湖。不同版本在于两个仙女下界原因的区别:贪恋人间风景、爱慕人间感情或者肩负拯救黎民于水火的重任。红螺寺的原名被人们遗忘了,反倒是这个带着风情故事的俗名被佛界与人界共同接受,或许这也暗示着红螺寺一度会成为一片绚烂红尘,陷进无尽的人间烟火中去。是呀,佛度苍生,陷入人间烟火去超脱心灵的孤独吧。

  几声长啸碧峰头,好景还宜句里收,告别红螺寺,慕田峪在招手。一天之内连攀二峰,走过了一山又一山。慕田峪长城从正关台左侧起,随山势翻转,奔向远方,由山腰直伸山顶,在山顶立一敌楼后,又突然下降,翻身向下返回山腰,又骤然升起,直到海拔940多米的地方,绕了一个大弯,有昨夜的残雪点缀,真乃山舞银蛇。偶尔有旋风在山谷中肆虐,一时落英缤纷,红、黄狂舞,如蜂似蝶,似历史风烟的插笔回放。

  登上长城,很容易呤出“万里长城今尤在,不见当年秦始皇”的诗句,很容易想起孟姜女万里寻夫,哭倒长城八百里的传说,其实慕田峪是明长城,单纯的军事工程,只是被历代的文人墨客想像的翅膀扇了风,一切都变得会飞一般,飞入梦,飞入理想。从此,梦里便有铁马金戈,理想深处则“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

  下得山来,才知凡间风大。钻进车里,家在招唤。万家灯火时,必有一盏是属于我的温暖。回眸这一日,走过了一山又一山,过瘾!

您正在浏览: 过了一山又一山
网友评论
过了一山又一山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