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情感随笔 > 那一种纯粹—爱 (M站)

那一种纯粹—爱

分类:情感随笔  时间:2021-05-13  编辑:得得9

  那个深秋,当爷爷被拉回来时,我就知道:一切快要结束了。下午,我如往常一样,在上学与放学之间徘徊。当我放学,去看爷爷,他虚弱地躺在床单上,觉得他像个无辜而无助的孩子。记得当时我不敢哭,只是呆呆的站立着,脑子里嗡嗡响,一片空白,两只手虚弱的合拢,是空虚的感觉。之后,恐惧排山倒海一样压下来,压迫着心脏,钝钝地疼。而我,却很虚伪地冲着大家强颜欢笑,或许,那时的我,能做的也只有用微笑去让每个人少那么一点悲哀吧!我走到爷爷的面前,他像一艘搁浅的小船,孤零零地躺在那儿。我明白:一个生病的人,多希望有人靠近他啊,哪怕不说话。可我不敢,生怕打扰到他的梦,只是轻唤了声:“爷爷”!我知道爷爷是爱我的,当他竭尽全力地睁开了眼睛的那一刻,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痛,努力强制住了淌在眼眶中的泪。后来,我匆匆回家了。

  可怜的爷爷,看着他在生死线上痛苦地挣扎,像个溺水的人,而我却无能为力。我不敢碰爷爷一下,不知道把手放在他的哪个位置,能让他舒服一点,也不知道该怎样轻手轻脚,才能帮他做好需要我做的事情。后来,我上了晚自习……

  趁着上晚自习的时刻,我躲在空旷的操场上号啕大哭,眼泪就像自来水打开了闸门,没有办法关上,我的好友,在一旁劝,她说泪水解决不了问题。但,怎么想,还是想不通。

  当我下晚自习,去看爷爷时,屋内灯光昏暗,让人顿时有种阴森森的感觉,可我,欲言又止,现在,让我说过多的话, 只会让我感觉恶心……

  这一切似乎都注定了,上帝一定要收回爷爷的生命,不可忤逆与违背。我知道,为爷爷做些小事是有尽头的,不知哪一天,为他做些什么的权利就不再属于我。而呢一天,真的来了……

  那天中午,当我走到那个院子时,大大小小的花圈让我感到莫名其妙的恐怖,那是给爷爷的吗?我想克制住自己的眼泪,但,没有作用,我哭的头疼,哭的让人不知所措。这事似乎在情理之中,又好象在意料之外。坐在灵棚里,用食指指尖刺了爷爷一下,是骨头。我隔开一点距离,非常冷静地注视着他的脸—是虚无的苍黄,皮肤像遥远岁月的一张纸,被时光滤掉了所有的水分。整张脸像是假面,一点都不像我鲜活的爷爷。他没有意识,灵魂从微温的身体中起身而走。我知道这次是真的了,爷爷,我再喊,他也不会在回答我了,哪怕只是睁开眼睛。

  一切似乎都准备好了,瓜果、点心、寿蜡微亮着,它能够照亮爷爷走向另一个世界的路吗?我在努力想象着另一个世界的样子。我想知道,这个给了我父亲生命的男人,去的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那里好不好?如果不好,那爷爷为什么又要去呢?又是谁,一定要他离开我们?从我们的心头,硬生生地把他剜去?难以抑制的疼痛,使我软棉无力。我不知道具体该做些什么,怎么做,也没有人告诉我。

  很多时候,我愿意忽略这个世界的肮脏与猥琐,因为这个漫天尘埃的地方,有我爱的人在。

  而我的爷爷离开了—从一个世界走向另一个世界。一个人抛弃另一个就是这么干脆吗?我的眼睛看不到他的去路,我以怎样的方式和怎样的温度,才不会让他在黑暗中感到孤单与寒冷?在爷爷生病的日子里,我甚至没有勇气和他坦诚地交谈。我无法想象爷爷一个人,在一步步走向死亡的那些日子里,如何抗拒恐惧,遏止那种即将消失在这个世界的想象。一连几天,所有人都在连续的想和哭之间度过。

  爷爷走了,真的走了。那一刻,我竟然平静了下来,不哭,也不疼了。这样也是好的。我相信,爷爷去了天堂,并且就是高处俯视着我们和我们的生活。

  只希望,一路走好!

您正在浏览: 那一种纯粹—爱
网友评论
那一种纯粹—爱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