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

分类:乱弹八卦  时间:2021-08-27  编辑:小景

  听说时间很傻,不懂得变通,害世人嗟叹蹉跎,在怨尤中渐渐消逝,又在湮灭之前期盼所谓的轮回,之后的故事,要么成为佳谈,要么沦为笑柄,要么无人问津,所谓凄美怕也是经不起时间地侵蚀,在你我感叹之后,枯留几分空虚。

  这世上有太多的道听途说,再在有心人添油加醋地述说下,愣是成为了所谓的听说。听说绯闻和炒作是出名的一大捷径,一些人煞费苦心地努力着,欲图一举成名,抑或借此名利双收。听说如今的行乞大都被人漠视:是他们不够可怜?曾见过残肢的沿路行乞。是他们不够弱小?曾见过老幼同行。是他们不够专业?曾见过小孩子紧抱路人行乞。还是我们太过无情?曾见过好心人的述苦。那到底是何缘故,害得你我如此小心翼翼?原是现实的黑暗,流行性的欺骗,在如今的社会得到了完美的诠释。那是不是说,所有的人都是如此呢?答案在周边的生活中,如若你我还未麻木,想来会选择善意的相信,不要轻易地揣测别人的好坏,也不要轻易地相信别人,是故很难,很难,只望莫要就此迷失了本心。如何抉择?静下心,好好地问下自己,即使错了,后悔的时候只会埋怨自己,至少会少很多事端。

  听说你我变了很多,在人前人后慢慢学会了伪装,不是想要故意如此,而是想让关心自己的人放心,至少看起来我很好,无需过多担心。听说家乡的变化很大,在我离开的那些年,渐渐变了模样,至于好坏,现在看不出来,或许对于怀旧的人来说,少了几分亲切,或许对于时下的人们来说,多了几分喜庆,或许对于家乡来说,乡的滋味依然如故,只是你我这些孩子,还是看不透。听说谁家又盖了新房,听说谁家又迎喜送丧,听说谁家的孩子有了出息,听说那棵老树依旧还在桥边守卫。听说,听说我有些想念,终于明白了所谓的乡愁,原是离家久了的孩子,开始学会恋家了。

  过几天又要落雪了,南方的冬终于有了诗文中的味道,不似过去那般无雪的冷意。最开心的怕是那些小孩子,在寒冷的冬季,可以打打雪仗,堆堆雪人,你我这些老大不小的孩子,只能偶尔疯上一会,多了怕是影响不好,至于那些中年人、老年人,要么站在旁边观看,要么拿把椅子出来晒晒太阳,顺便看看那些孩子的活力,感慨下年轻真好!听说文中的描述与现实有很大的出路,不是文人想要故意显摆自己的文笔,而是想要将美的事物尽力美化,只因为有些美一生都不可能再见了,是故你我沉醉了,又在现实中受骗了。听说一些平常的事物只有在特定的场景才能显现美的绝伦,于是你我相信了,可等了很久还是没有发现美的瞬间,是故对自己失望了,开始学会了模仿,想要从中寻找美好,只不知迷失的本心还在何处哭泣?

  听说文字的世界需要有颗耐得住孤独的心,一个人静静地前行。在文友善意地鼓励下,千万不要自鸣得意,这是一场磨炼,文友给你我的是一种希望,一种不使你我就此绝望的希望,而不是一种让你我飘飘然的毒品。读者期待的,不是那些文笔,而是作者的心态,病态的文学终究是会过去,唯有那些激励人心的好文章才是永恒,或许你我一时不能接受,但随着时间地流逝,早晚会知道哪些是对我们真正有用的。

  文墨心,风影无迹,苦涩连连,笑无力,待来年问无悔!听水,梦谁,忘忘忘,可叹朦朦,只话当年。我本佚尘,静待落尘,挥手封尘,何问浮沉?

  2010-12-2412:44静待封尘

您正在浏览: 听说
网友评论
听说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