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乱弹八卦 > 春上人间,不谓何去 (M站)

春上人间,不谓何去

分类:乱弹八卦  时间:2021-07-25  编辑:得得9

  近来莫名了许多烦恼,也许不能如此称谓,只作忧虑合适。

  一次回来,他们嘻嘻闹闹,脸上带着阳光久照后的褐红。他们说桃花开了,漫山如画,他们说春光正好,芳草碧芽。说起朝气的青年在路上含羞,河边的花草间人影来来去去,或相依,或依依不去……叫我出去听听。

  前几日还晨如旧冬晚似围冰,不想这天也就这么暖和了下来。闷闷的,心猿也开始暴躁不安,闲不住,坐不静。减去衣服,人人都开始了短袖薄衣,女子好美,覆纱而裙。出门阳光正好,愿贪图,又心有恐惧,便撑花伞而去,美名踏春而行。

  大学如天堂,来时兴高采烈,后又如围牢,离去时茫茫无措。在这里,娇丽人儿处处可寻,人间俊杰也不泛从流。或三五一群相拥而去,或两人如胶似漆,或捧书低头默行。也有说梦者,总把未来于嘴边咀嚼,又淡淡不知其滋味;或有记书人,觉知百万文字而知尽天下,亦无处不立。此乃人间趣事,合乐而知。

  他们来去一日间便往回几次,长在衣冠周齐,笑于颜,语不停。又不知倦为几时,神又去魂外几千里。

  夜来长凝,本在乎树欲静而风不停,人或安眠,总有冷清,又不缺偶来几句喧闹。

  有时郊野,依草青,耳里几回把音。柳茫茫垂千叶,河道不失,有秋鱼虾细,几里外青山,近处楼亭,几排椅。也就不适光阴,夜里星,菊月山坳沉,还去,背人梦去

您正在浏览: 春上人间,不谓何去
网友评论
春上人间,不谓何去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