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乱弹八卦 > 赵廷虎:兼职背后的思考——大学生兼职是和社会的一场博弈 (M站)

赵廷虎:兼职背后的思考——大学生兼职是和社会的一场博弈

分类:乱弹八卦  时间:2021-06-20  编辑:小景

赵廷虎:兼职背后的思考——大学生兼职是和社会的一场博弈 标签:大学生入党 大学四年 学生干部 和谐社会 社会主义法治理念

  曾记得读高中时,老师对我们说过最多的一句话,便是努力学习,以期之后能在更广阔的大学天地里得到进一步的深造,为自己以后的人生道路谋篇布局。或许是为了让我们有所憧憬,或许是他们心目中的原型在现,在老师们的描述里,大学是一个摆脱了中学阶段那种无聊的学习模式,不用再被烦躁的课业负担所捆缚,可以追求个人喜好的神圣殿堂。似乎我们进了大学,就驶进了人生成功的港湾。但事实跟描述总是有差距的,大学是殿堂不假,但把它比作社会的原型倒显得更为贴切。我们在这个微型社会中,正在经历或者即将经历的一些事情,只是在为以后真正的融入社会而奠基。

  同时,如今的大学也在随着经济的发展而发生着一些变化,社会对大学生的需求已与从前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并不再单纯的看重学生的文化知识,反正对学生的实践经验更为看重,这也迫使部分大学生走出校门,寻求锻炼自己的机会。而这也刚好契合了社会现实,如今每年都有接近九百万学子跨出大学校门,而其中仅有大约一半的学生能从社会获取到工作岗位,很多原本以为只要在学校专心学习四年就能得到工作的同学往往为什会的现实所感伤,所得非所想,而那些提前走出校门的同学则得到更多用人者的垂青。这可能就是大学与高中最大的不同之所在:高中接受的是纯粹的文化,大学则更像一个试炼之地,提供的只是一个场所,如何寻求锻炼,则还要看学生自己。

  当然,有需求的地方就会有市场,大学生可以通过多条途径获取到锻炼的机会,他们通常愿意做的就是在空闲时间到校外去找一些商家,为他们做一些简单的劳力工作,并获得一定的报酬,即通常所谓的兼职。大学生做兼职不仅可以获取社会经验,而且还能赚得一些报酬,按道理来说,应该是很好的一个选择,但如今的兼职也不比以往,似龙潭虎穴一般,充满悬念和未知数。

  自兼职肇始以来,便长期与中介机构捆绑在一起。一方面,用人单位可以付很少的费用从中介机构招聘到满意的人,省下大量用于宣传的物力财力;另一方面,中介机构可以从用人单位和兼职者身上获取金钱利益,而不需要支付太多成本。于是乎在双方都获益的情况下,二者便进行“媾和”,兼职者便成了待宰的羔羊。也许有少部分人能够通过其他渠道获取为数不多的兼职机会,但大部分兼职信息都捏在中介机构手中,因此兼职的分化就十分严重,要不单独去找,一无所获;要不加入中介,满盘皆收,这里留给兼职者自己选择的余地就微乎其微了。

  对于刚步入大学校门的年轻学子来说,能委身去做兼职已经非常令人欣慰了,更不要谈亲自去找兼职的信息,也许正是这种心理因素的作用,才让本已弱势的大学生在兼职的道路上更添剥削。作为大学生最好的选择本应该是学校的勤工助学岗位,工资与工时都相对合理,而且能得到一定的锻炼,接触的也都是同校的学生或老师,完全能够打开交际面。但蛋糕只有一块,能分到的人只是一小部分,其他一部分愿意兼职的同学必然要由社会来提供岗位,由于学生主要时间都在学习,兼职只是空余时间的历练,他们不可能分太多心思发在找工作这方面,他们就顺理成章的向中介机构靠拢,于是这条利益链便搭建起来,中介机构自然处于核心地位。

  于是乎就出现了如下情景。学生在双修日打电话到中介机构要求工作,中介机构便罗列一长串他们一个学期都找不到的兼职信息出来,让求职者自己挑选,然后发布具体工作详情,包括地点、工作时间、报酬之类的信息。学生便按照上面的信息出去工作,做完后给予回复,中介结构再回访用人单位满意程度,并告知兼职者用人单位的评价。粗略一看,似乎没有问题,但做过的人便会发觉里面文章很深。

  首先,是信息源垄断的问题。中介机构作为一个社会型单位,利益是其追求的终极目标,他们往往会从自身利益出发,广泛的和各用人单位签订各类协议,收集招聘信息,封锁兼职信息源头,让求职者无职可求,被迫向其靠拢。

  接着,又立马向兼职者抛橄榄枝,以各种好处为由头,劝说兼职者加入其组织,并通过初期提供的一些工作博取兼职者信任,借由兼职者之口,扩散其影响力。

  然后,当兼职者成为不可脱离的会员时,剥削就展开了。先是工作的变质,不会再是原先那些工作轻松,工资又高的工作,而多半是酒店服务员,餐馆工作员之类的忙活累活。单更主要的是,在很多时候,你会发现自己和别人一样忙碌,但最后领到的工资缺少于其他非中介机构的人,更有甚者,即使在同一中介机构内部,不同人获得的工资都是不同的。这就相当于自己用超出别人的劳动力在用人单位遭受一次剥削,最后还要被中介机构盘剥一次,剩下的就是学生自己的工作报酬,而自己又是交过中介费用的人。看似三方受益,实则损在兼职者本身,而还得乐此不疲的为他工作,因为会员费用不能白交,中介机构就这样巧妙的完成了三方的捆绑,从中获利颇丰。

  大学生做兼职其实就是在跟社会规则打交道,能打破这规则的人实在少之又少,大部分学生还是在规则下谋取生存之道,这就像是学生跟社会的一场博弈。在这场博弈中,学生得不到来自其他群体的帮助,不幸沦为了被剥削者,身受三重压迫。但幸运的是,学生从其中获得了更多的社会经验,为以后的人生增添了获取机遇的可能性;而社会在剥削这批人的同时,也在为这批人筹谋未来,因此这场博弈各有所获,这大概也是其存在下去的缘由所在!

您正在浏览: 赵廷虎:兼职背后的思考——大学生兼职是和社会的一场博弈
网友评论
赵廷虎:兼职背后的思考——大学生兼职是和社会的一场博弈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