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文随笔 > 读书随笔 > 有关宋词张元干《贺新郎》的一则轶事 (M站)

有关宋词张元干《贺新郎》的一则轶事

分类:读书随笔  时间:2021-04-29  编辑:pp958

  张元干是南宋爱国词人,一生反对南宋朝廷苟安江南,力主抗金,其著名词作《贺新郎 送胡(铨)邦衡待制赴新州》,词风沉郁豪放,词意悲壮苍凉,为送别诗词中之翘楚之作,历来为人所称道激赏:

  “梦绕神州路。怅秋风、连营画角,故宫离黍。底事昆仑倾砥柱。九地黄流乱注。聚万落千村狐兔。天意从来高难问,况人情、老易悲如许,更南浦,送君去。 凉生岸柳催残暑。耿斜河、疏星淡月,断云微度。万里江山知何处。回首对床夜语。雁不到、书成谁与。目尽青天怀今古,肯儿曹、恩怨相尔汝,举大白,听金缕。”

  词的上阕写中原沦陷,故宫荒疏,金人狐兔横行,故园百姓流离, 而天意难问(南宋皇帝高宗之圣意让人捉摸不透),而今,我和你都已垂垂老矣,今天又送你远别,此时此刻让人难禁悲伤。

  下阕写残暑已尽,秋风渐凉,岸柳依依,孤帆将发,我和你经此一别,天各一方,此后再难对语,唯有目尽青天,默默怀念,但我们都是以国事为重,而不是那种看重个人恩怨,儿女情长的世俗之辈,值此分别之际,让我们在听唱一首金缕曲的古乐旋律中,举杯痛饮吧!

  有趣的是,就是这样的一首表达朋友之间依依惜别的词作,却成了毛泽东在听到蒋介石逝世后,用来抒发内心隐秘情感的载体。

  据叶永烈所著《毛泽东和蒋介石》一书中载,1975年春,毛泽东正下榻于杭州西湖之畔,4月5日,蒋介石在台湾官邸逝世,临终留下遗言:棺柩不落土,待日后归葬大陆。工作人员听到这个消息后,高兴地把这个消息报告给了毛泽东,他们本想毛泽东听到这一消息后,会很高兴,不料毛泽东得知这个消息后,却神色凝重,只轻轻说了三个字:“知道了。”

  接下来,毛泽东显得异于寻常,整天进食甚少,还让工作人员找出了张元干《贺新郎》的演唱录音,在房间里反复播放,这首词的演唱只有几分钟时间,反复播放便形成一种庄重肃穆的氛围,毛泽东静静地听着录音,不时以手拍床,击节慨叹,神色黯然悲怆。

  几天后,毛泽东又让人把词的最后两句“举大白,听金缕”改成“君且去,不须顾”,重新录音听唱,如此,词的送别意味更加明显而浓郁。

  此事听来,颇让人匪夷所思,毛泽东和蒋介石这一对国共老对手,势同水火,相互争斗几十年,何以此时毛泽东竟对老对手的撒手离世显露如此郁郁寡欢情怀?

  正所谓,“天意从来高难问”,毛泽东本人对此未作说明,世人当然不便妄加推测,但词中那句“肯儿曹恩怨相尔汝”——我毛泽东和你蒋介石都是以国事为重,而不是那种执着于卿卿我我,个人恩怨,儿女情长的庸碌之辈啊——或可让世人窥见毛泽东内心情感独白。

  是的,人间万象,世事如棋,是非功过,转瞬成空,大人物更看重的是安邦治国的政治 大事,而对中华民族来说,最重要的头等大事就是国家统一,在这点上,毛泽东和蒋介石可谓是心照不宣,灵犀相通,那就是,大陆和台湾或迟或早必须统一,世界上不能有两个中国,也不能有一中一台。

  而蒋介石逝世后的台湾,却难免充满不确定的变数,日后中华统一大业会不会受到影响?

  但斯人已逝,莫之奈何,更何况,自己此时也已垂垂老矣,且沉疴在身,不久于世,身后之事,难以逆料,由此,毛泽东对蒋介石辞世便难免由生惺惺相惜之情,发出:“君且去,不须顾”,的沉重送别之语,便不足怪了。

您正在浏览: 有关宋词张元干《贺新郎》的一则轶事
网友评论
有关宋词张元干《贺新郎》的一则轶事 暂无评论